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燕飞顿时就怂了,嘿嘿笑道:“师傅,好久不见啊。”

     赵奇冷笑:“滚。”

     燕飞可怜巴巴地向伶仃求助,“师娘——”

     这世界上能够压制赵奇的人只有伶仃。师门的所有人都知道赵奇的这个弱点,不小心惹毛了燕飞,那绝对转头就跑去找师娘解围,百试百灵。

     伶仃笑了笑,“好了,别嘴硬心软,不知道前天还担心小五会不会受不了自杀的人是谁。”

     “是师傅。”叶依依耿直道。

     “又傲娇不肯打电话。”叶无声补刀。

     赵奇怒:“是这混账小子一直关机了好吗!”

     “这么说你还是打了。”陆琰继续补刀。

     赵奇:“……”

     “师傅你真是太小看我的抗压能力了!”燕飞得意道:“我怎么可能因为死情缘就受不了做出那种事,我就是去酒吧厮混了几天,回家后洗个脸睡一觉第二天重新做人又是一条好汉!”

     频道里安静几秒后,响起了赵奇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把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拖出去乱棍打死,快点!”

     燕飞:“哎师傅你别……”

     你已被管理员踢出该频道。

     燕飞:“……”

     叶依依捂嘴偷笑,燕飞阔别两周回来,她自然是高兴的,大家也知道赵奇只是傲娇,不会真的不理他。

     燕飞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映雪湖这边被双方叫来的人还是一脸懵逼。

     叶无声近聊说:“盾萝号已经换人了,是我师妹。”

     苍南:“沃德发,这么说我们打错人了?!”

     叶无声:“嗯。”

     “卿卿卖号了?这次真卖了?”苍南不敢相信。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卖号也不惊讶吧==”一只苍爹说道。

     落落的亲友也道:“没脸待下去才卖号的吧#鄙视”

     叶依依见了,随口问叶无声:“发生了什么事?原号主跟我说叶清绝是她情缘。”

     “清绝不怎么跟我一起玩,他情缘我也只见过一两次。”叶无声笑了笑,“盾萝给我的感觉还好,但是清绝好像更喜欢他的毒姐师傅,每次见到盾萝都是因为他过来问清绝怎么不跟她玩反而跟毒姐师傅在一起。”

     简而言之,每次见面都不怎么愉快。

     叶依依关注的却不是三角恋的感情,而是感叹,原来不是每一个师门的人都像他们一样,更多的还是只有一个师徒名头,没有感情。

     相比他们热闹的师门,更多的人还是单机党,被叶清绝这么一纠缠,很可能完全毫无还手之力,更不会演变后来的多人混战。

     这场闹剧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叶无声的解释,叶清绝与落落等人很快就神行离开了。

     但愿他们以后不会找我麻烦。叶依依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

     映雪湖来救援的人都走的七七八八,最后只剩下叶依依的盾萝和燕飞的盾娘还在两两相望。

     师兄师姐他们都有事要忙,性格上也不是喜欢煽情的人,知道燕飞没事回来后,也就不再担心了。

     忽然间下雪了。

     叶依依欣赏着映雪湖的风景,手痒准备截图的时候,见对面盾娘坐下,密聊她问:“怎么没看见男神?”

     “你男神打竞技场去了。”

     燕飞大惊,“又回去打单子了?”

     “是啊。”叶依依回复的有点无力,燕飞是唯一一个会跟她谈论麟修事情的人,对于麟修不跟她在一起好像都觉得理所当然似的。至于唐苓他们,是根本就对他人情缘的话题没兴趣而已。

     当燕飞得知她根本没什么时间与麟修在一起玩后,深沉道:“师妹,你这样下去不行。”

     叶依依虚心表示,“师兄有什么高见?”

     “你得跟男神撒撒娇娇闹腾闹腾,像他这种爱情白痴哪里知道该怎么和情缘相处?”燕飞说起情缘相处之道来十分忘我,“一般人第一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男神又是个人头狗,脾气差,一言不合就毒舌,很多萌妹子都受不了因此放弃了,说实话,男神跟你求情缘我简直惊呆了!因为我一直以为萌妹子跟男神无缘,只有御姐才能承受住。”

     叶依依若有所思,“原来师兄觉得我是个萌妹子。”

     “那是,我师妹最萌。”

     叶依依只好道:“师兄你也很帅。”

     “不愧是我师妹,好眼光!”

     “谢谢师兄夸赞,但是你偏题了。”

     “……”燕飞咳了一声,“其实重点就是,想追男神的人很多。”

     叶依依点了点头,不管是游戏里还是现实里,喜欢他的人都很多。

     “你这个正牌情缘又经常不在,小师妹你就不怕男神被人抢了?”

     说到这个,她还真没怕过。

     叶依依活动了一下手指,想起沈曜的模样,忽然笑了笑。

     “怕什么,”她说,“他不可能被除我以外的人抢走。”

     沈曜不是那种人,她也不是。

     燕飞沉默了好一会。

     等他再次回话时,打坐的盾娘站了起来。

     燕飞说:“看到你和男神,我觉得我的爱情观还可以被抢救一下。”

     ******

     麟修知道燕飞回来了,还是晚上的时候,从赵奇那里听来的,顺便也得知了自家情缘买了个盾萝号玩dps的事情。

     赵奇狐疑道:“我怎么觉得你跟一一之间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麟修随口问道。

     “各玩各的,你看她都不粘你,我看你在她那里的地位还不如她师傅我。”说完,赵奇又觉得不行,感觉有点踩某人雷点,于是又补充说道:“不过师傅嘛总是不一样的,不,我是说作为情缘你应该多陪陪她才对。”

     “最近我和伶仃帮战不停都没空理会几个徒弟,另外三个也不是喜欢照顾人的性格,小六性格又好,这样的妹子在游戏里简直不要太招人喜欢,你小心情敌啊。”赵奇幸灾乐祸道。

     麟修没说话,冷漠地退出了频道。

     他看了看叶依依的歪歪频道,点了进去。

     刚进去就听一个软糯的女声怒道:“师兄你有点出息好吗!别舔对面毒姐了我要被长歌粑粑打死了!”

     这话是多么的似曾相识。

     燕飞说:“再撑一会!让我截完这个图!”

     休息的几天看了某漫画的燕飞深深地爱上了毒姐这个体型。

     正准备和敌方妖娆毒姐合影的燕飞突然被自家队友盾萝糊了一脸盾舞,燕飞懵逼:“师妹你打我干啥?”

     叶依依冷漠脸,“我被平沙控了。”

     燕飞:“!!!”

     最终两人死在长歌粑粑的脚下,四十五度角悲伤的仰望天空。

     出了22竞技场后,叶依依严肃道:“师兄,你再这样我真的要打你了。”

     燕飞试图挣扎,“可是咱们遇上的毒姐真的都很漂亮啊!”

     “哪里漂亮?”

     “肤白貌美长发大胸。”

     “……来战!”

     为了尽快熟练苍云技能,叶依依和燕飞在22竞技场里翻滚了一下午。

     麟修沉默地听了会两人的娱乐22,心想既然她正在打22,那就先不打扰。正要离开时,忽然听叶依依说:“师兄,这把打了先不打,我去上秀姐号。”

     “行啊,换奶妈号打我觉得我能多活一分钟!”

     “不打了,我要去找我家招财猫。”叶依依笑道:“平常这个时间点他都会空时间出来陪我玩,我可不要浪费。”

     燕飞语气沉痛,“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会被我师妹和我男神塞一嘴狗粮!”

     叶依依语重心长的说:“世界这么大,师兄你应该多出去看看,别困在过去。”

     “哪有那么容易。”燕飞叹道,“世界这么大,能找对一个人非常不容易。”

     叶依依:“???我是叫你别整天沉溺人头多去打打本做成就满地图飞飞看风景。”

     燕飞:“………………”

     麟修无声笑了笑,退出了频道,等着叶依依上线。

     他站在叶依依总是挂机的扬州河边。

     打了一下午的单子,他多少有些头疼,抬手捏了捏眉心,眸光微沉,望着游戏里悠然宁静的风景默然。

     玩游戏本身是一种放松享受才对。

     当初本也是因为单纯的喜欢这款游戏而玩,可是后来的发展无人得以提前预料,到如今,他对于这个游戏的感情定义从一开始的喜欢到厌烦,再到现在的无感。

     期间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悲欢离散,留下来的所剩无几,大多数都只活在记忆里,仇人亲友抑或游戏里的某位好心人。

     这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游戏,也是一个代入感很强的游戏。

     不可否认,这也是它的魅力之一。

     单机的人在游戏世界默然,他们永远无法体会另一种人的游戏生活。

     辗转忙碌于亲友和帮会,管理帮会事无巨细,每天开团守候玄晶,团本装备拍卖撕逼,不分白天黑夜苦等蹲宠,指挥攻防,守护阵营,阴谋抹黑,仇杀悬赏每天不断,野外巡山,劫镖和反劫镖,人头收割不论大小号——

     这个游戏的玩法很多。

     如果你是因为喜欢这个游戏而玩,那么总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当然也可能惹上许多□□烦。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总有人会对这个游戏感到厌倦和无感。

     麟修就是这样的。

     他本来已经打算好,工作室的事情再过一个月就处理好了,至此他不再欠任何人,也可以毫无负担的卸载该游戏。

     然后,叶依依就来了。

     这个游戏让他和叶依依奇妙的相遇在一起,似乎是最后一根缠绕他指尖的丝线,细长柔软却又坚韧。

     紧接着,许多老熟人出现了。

     他们各自有着游戏里的烦恼和目的,然后找到了他,希望得到帮助。

     因此久违的,勾起了他对这个游戏的热情。

     回忆往事的时间结束后,喵哥转过身子,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秀姐。

     叶依依点了麟修组队,问道:“你打完啦?”

     “嗯。”

     “我们去打战场?”她提议。

     麟修嗯了一声,然后把队伍改成了团队,帮会喊了战场。

     叶依依茫然,“等等,怎么你直接开战场团了?那我要不要先退队,等你们打完……”

     “依依。”麟修开口打断了她。

     一听麟修的声音她就不说话了,眨巴着眼睛看着游戏。

     “之前是我想错了,不该做什么都不带着你,把你和帮会的人区分开。”麟修嗓音暗哑,带着他标志性的低沉慵懒,“因为越是宝贵,越不想让别人有机可乘。”

     叶依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麟修的决定让她很高兴。因为她也想跟着麟修和帮会的人一起玩,而不是每次避的远远的,她不觉得自己会因为一个游戏而脆弱的不堪一击,只是怕自己不知道内情扰乱了麟修的计划。

     就算这样,每次看见苏牧浅他们与麟修一起固定刷战场带帮会成员jjc等活动,她还是有些郁闷。

     可她没说,总觉得如果要是说出来,会显得自己矫情。

     如今麟修主动提起来,她除了意外,就是高兴。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她可以理解成表白吗?

     叶依依沉思着,却没敢开口直说。

     后来当天的战场,她跟着麟修开的帮会战场团打完,团里几乎都是麟修带来的人,一只猫他们三个更是常驻,全程打的十分欢乐。

     之前叶依依并没有时间跟他们混熟,麟修改变主意后,这几个人日常全都跟她绑定在一起了。

     叶依依上线后,就能收到一只猫的组队,然后亲切的问候:“秀姐姐大战吗?你可以躺着过那种!”

     “秀姐姐跑商吗?跟随就行!”

     “秀姐姐等会一起战场呀!大王指挥!”

     叶依依深沉地看着眼前的三个小萝卜头说:“我现在有一种玩游戏还玩不过小孩子的惆怅感。”

     一只狗骄傲道:“我已经初一了,不是小孩子了!”

     一听就有些稚嫩的少年音。

     叶依依语气和善道:“你们作业写完了吗?”

     一只猫和一只兔同时道:“交给一只狗写就好啦!”

     一只狗:“你们俩又虐狗!我要跟大王说你们欺负我!”

     叶依依感叹,果然是小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