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如雪涟漪不满了,直接战场频道说:“我没看见所以没奶到她怪我咯?”

     其他人纷纷发问怎么了,叶依依也战场频道回复:“哦。”

     却不想夜阑直接yy发问:“一一那边怎么了?”

     叶依依没说,而是浮生月开麦道:“不好意思卡下麦,这边没事,指挥你继续。”

     浮生月也跟叶依依密聊:“没关系的,反正首胜能拿不在乎死几次啦。”

     叶依依也没想跟如雪涟漪怼,她回复哦就表示明白了交谈结束的意思,当然别人肯定不那么想。

     轩辕魔殇也在战场频道发话道:“没事,涟漪闹脾气而已。”

     如雪涟漪直接卡麦委屈道:“我哪里闹脾气,我是真的没看见嘛!”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夜阑还在指挥呢。”

     听了轩辕魔殇的话,如雪涟漪就沉默了,叶依依就见游戏里军爷正喂着身边的花萝糖葫芦。

     叽萝沉默地站在两人旁边,十分尴尬。

     轻松拿到首胜出图后,叶依依就见浮生月退出了团队,她忙密聊过去问:“怎么退了?”

     “打完了啊,朋友叫我去大战,一一一起呗?”浮生月回道。

     叶依依看着消息无言,她还以为浮生月生气了,看来是她想多了。

     正想一起离开时,又被夜阑叫住,因为还有帮会成员加入队伍拿首胜,为了避免喊人浪费时间,就让她留下来继续帮忙。

     叶依依不好拒绝,加之又是给帮众带战场,她也想要帮忙。

     于是她留下来一起刷了五六把战场,第七把时还差一个奶妈,夜阑就叫大家刷阵营频道喊人,轩辕魔殇开口道:“夫人不是秀奶吗?我看见她在成都挂机应该没事,不然去问她一声?”

     如火红莲笑道:“夫人是麟修战场的固定成员,不轻易打其他战场。”

     叶依依:“……”

     这话太微妙了,她都不忍再听下去。

     而这还没完。

     轩辕魔殇惊讶道:“叶一一还是麟修情缘都没让她去战场固定啊。”

     叶依依慢吞吞地开麦道:“我装分不够。”

     “帮会成员不限装分啊。”轩辕魔殇又道。

     你还真要追问到底是吧?她瞥了眼团队里轩辕魔殇的名字,“你说的不是固定吗?既然是要喊散人连刷战场,我打一次就行,固定还是拿装分说话。”

     轩辕魔殇没说话了,几秒后,yy里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娃娃音:“哎,不是战场差奶吗?我点了组队,队长同意一下嘛。”

     顿了顿,叶依依看见一只兔加入队伍。

     叶依依之前没有注意好友列表,看见一只兔后再去点开好友列表一看,才发现熟人们几乎都上线了,麟修也不知何时上线了。

     她忙密聊过去:“你什么时候上的?”

     麟修没回。

     战场排队却到了,她只好先进了战场。

     过完图后才收到回复:“我是谭俊,曜哥在别的区打单子,我上线帮他邮寄一些东西。”

     叶依依愣了愣,没想到是这种情况,当下没说什么,只是想快点结束这次的战场。

     打完出去之后,她就退队离开了,歪歪里夜阑疑惑道:“一一不打了?”

     “不了,我师姐找我切磋。”

     她也没说谎,出图后的确收到了唐苓问她是否切磋的密聊。

     想了想,她切换yy看好友列表,发现沈曜的确在线,并显示他正在一个叫做不白竞技的频道里。

     叶依依叹了口气,想去找他,又怕自己冒然过去会惹麻烦,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去找麟修,转而去了师门频道,游戏里飞去扬州河边跟唐苓切磋。

     跟唐苓打了几把后,她想起之前的冰心,于是说:“师姐等一下,我切冰心跟你打。”

     唐苓:“嗯。”

     四把之后,她看着残血的秀姐默默打坐思考人生。

     “师姐,”她轻声问道:“四师姐她是不是也是一个秀姐啊?”

     唐苓怔了怔,问:“嗯?”

     “而且冰心超厉害。”

     “……”

     “比我厉害很多那种,感觉可以跟师姐你一较高下。”

     “呵。”唐苓冷笑道:“她差远了。”

     叶依依看着眼前的秀姐,脑子里又一次浮现白棠的模样,继续问道:“四师姐是叫白棠吗?”

     “她找你了?”唐苓淡声问,语气依旧没什么起伏。

     “嗯,她找我切磋了几把,把我虐成狗了。”叶依依惆怅道:“压迫感真强。”

     “下次再见到她就叫我。”唐苓道。

     “可是师姐,为什么师傅说四师姐叛出师门了?”

     唐苓沉默了一会,叶依依等了等,见没人说话后,忙道:“没关系,不想说的话也没事,下次再见到她我一定立马告诉师姐。”

     “不是不告诉你,而是没什么好说的,具体的还要去问无声。”唐苓淡声道:“白棠和无声关系最好,两人算是互相喜欢但是又没有点破,后来白棠有了情缘,无声就跟她保持了距离。出事那段时间我因为工作不常在,把号交给白棠给她黑精力。某天晚上突然接到师娘电话要我上线,我上线后顶号了,那会白棠正用我的号跟她情缘一起仇杀无声。”

     叶依依听的一脸懵逼,“为什么仇杀三师兄?”

     “无声打了她情缘的徒弟,白棠为了情缘仇杀师门的人,我所知道的是这样,不过陆琰说在这之前白棠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麟修应该知道全部过程,你可以去问问他。”

     唐苓说到最后的时候顿了顿,语气有些犹豫,“不过,白棠要是回来了,她第一个要找的人可能是麟修。”

     叶依依眼皮一跳,茫然道:“为什么?”

     师姐从头到尾都没说白棠跟麟修关系亲密,可为什么她回来后第一个要找的却是麟修?

     “因为是麟修带人打散了她的帮会和亲友,最后把她逼退服了。”唐苓轻声道:“我和她一起玩了三年多,就算最后变成仇人当时也下不去手,再加上师傅和师娘还有无声都闭口不谈一些重要的事情,陆琰跟我一样知道的不多。那会恶人谷内战,他每天带着燕飞去浪野外,很多事情也没有亲眼看见。”

     那这么说白棠应该是很讨厌麟修了,这次回来的目的难不成是想要报仇?想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白棠跟师门决裂的理由有些牵强。

     就像唐苓说的,白棠和他们在一起玩了三年多,甚至还暗恋过三师兄,就算后来喜欢上了别人,也不会就为了一个情缘叛出师门吧?

     但反过来一想,如果白棠真的肯为了情缘叛出师门跟三师兄他们决裂,那么肯定也恨将情缘亲友打退服的麟修。

     细究下去,她又对麟修竟然会把白棠打退服的原因十分好奇,猜测应该是为了维护赵奇和伶仃,可具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依依一脑子问号谜题,恍恍惚惚的问唐苓:“师姐从来没问过师傅和师娘他们怎么回事吗?”

     “师傅他们不想再提,白棠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道伤口,现在好不容易愈合了,没必要再去补一刀。”

     叶依依顿感心脏中了一枪,师姐好像是在暗示她别冒然去问师父师娘。

     “我明白了。”她低声,唐苓语气难得有些软,“下次她再找你就告诉我,也提醒麟修最近小心点。”

     叶依依答应了,接着又和唐苓切磋了几把,最后因为唐苓帮战被叫走,她便一个人在河边挂机。

     她在河边一边后跳一边沉思着。

     刚才忘记问师姐白棠消失的时间了,可是想起白棠秀姐的模样,她就觉得不对劲。

     再看着自己的秀姐,她产生了一种白棠特意按照自己的装扮买外观的想法。

     可是她买的外观都是最近三个月内的,搭配纯粹看自己顺眼,回想细节时,白棠的腰间挂件也跟她一样,是长安城做任务得到的凤翼云箫。

     这有点巧合过头了,如果说白棠是故意这么搭配的,那么她回来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又或者说,她从未离开过。

     不管怎么说,白棠回来并且主动出现在她面前,目的肯定不是为了看看小师妹手法水平那么简单。

     恍然间,组队邀请的音效将她唤醒。

     麟修邀请你加入队伍。

     叶依依点了同意,一边问:“本人?”

     “嗯。”麟修说,“听夜阑说你之前被人仇杀了?”

     “听夜阑说”这个开头很耐人寻味啊。

     叶依依去了两人的小房间频道,笑眯眯地说道:“你怎么听他说的?”

     麟修声音有点沙哑,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慵懒,“我情缘被人打了我却没帮忙的嘲讽。”

     “他竟然敢嘲讽你?”叶依依怒。

     麟修笑了一声,“下次遇上这种事直接打我电话。”

     “那是不是太矫情了?”叶依依犹豫,“被杀几次而已,大不了我下线。”

     关一下电源扯一下网线的事情,多简单。

     “我倒是想看你对我矫情。”麟修说,“他们会堵的你没法玩游戏,所以不想逞强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或者看见一只猫他们在线就叫他们。”

     叶依依依旧犹豫道:“是不是因为夜阑帮忙所以有问题?”

     麟修淡然道:“你是这么想的?”

     叶依依叹气,“好吧,看来你不是在吃醋。”

     “夜阑还没能力给我危机感。”麟修对夜阑不以为意,只要这个人别太过分。

     叶依依笑道:“那看来他还得努力了。”

     说着她又想起白棠的事情,于是转移了话题,“你打完单子了吗?”

     “休息半个小时还有一单。”

     “今天我遇见四师姐了。”叶依依说。

     麟修那边明显顿了顿,“她找你了?”

     叶依依反问:“她找你了吗?”

     “找了,没理。”

     麟修的回答在意料之中,师姐说的没错,白棠回来第一个找的果然是麟修,并且被麟修无视了。

     “为什么没理?”叶依依好奇道。

     这人说不定是回来找你报仇的啊!

     “没工夫陪她闹。”麟修嗤笑道:“她要是找你麻烦就告诉我,或者跟赵奇说,想要收拾她的人多得是。”

     叶依依因此越发好奇,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

     这些人的江湖过往,她好像一点也插不进去。

     另一边,唐苓跟陆琰说了白棠去见叶依依的事情,陆琰表示会叫人帮忙盯梢白棠是否上线,同时也问了跟叶依依一样的问题:“她去找麟修了?”

     “应该找了。”唐苓冷声道:“我一直觉得,她和麟修有些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