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很多人都反应过来麟修的意思后开始劝说两边,叶依依也不想闹大,正准备戳麟修私聊,就看见夜阑和千江月明他们都来了。

     帮会的众位管理全部到场,场面一时间变得比较复杂。

     “你们瞎闹腾啥啊?”千江月明语气暴躁,“这么多人跟我说出事了吓得我以为是浩气打到了老王门口把老王的笛子给砍断了!”

     叶依依弱弱地接话说:“那样的话谷主会暴怒的把那帮浩气杀回谢渊脚下吧?”

     千江月明沉声说:“虽然我很感动你竟然会接我的槽,但是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啊秀姐姐!”

     “帮主你别管!”如雪涟漪也很暴躁,对千江月明十分不客气,“我没想涉及帮会,但是我不可能再跟浮生月在同一个帮,从今天开始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千江月明顿感一个头两个大,“到底怎么回事有人给我解释下不?”

     麟修不咸不淡地说:“我也没想涉及帮会,但是我不可能跟背地里诋毁我情缘散播谣言离间我和副帮关系的人在同一个帮。”

     “谁?!谁在恶意散播谣言离间我们与副帮感情!”千江月明怒道:“自觉点自己说!”

     夜阑的反应听起来很惊讶,“有这种事吗?难道你们不是在说涟漪和轩辕的事吗?”

     叶依依:“……”为什么她感觉麟修和千江月明是在故意歪题。

     “帮主,这件事我跟涟漪解决,你们不用管。”沉默了许久的轩辕魔殇终于开口了,“涟漪,我不想跟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吵,还有,你刚才也对其他人说了很多过分的话,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如雪涟漪怒声说:“你现在还指责我过分了是吗?”

     轩辕魔殇也带着点怒气说:“我不想和你死情缘,你知道的。”

     这话一出,倒是如雪涟漪沉默了。

     叶依依从以前就发现了,轩辕魔殇很宠如雪涟漪,而在轩辕魔殇的宠溺下,如雪涟漪显得高高在上,也有着骄纵的性子,很多人都会让着她忍着她,毕竟谁让她情缘是帮会的大金主之一,没人会想要得罪。

     但话说回来,如雪涟漪对其他人敢肆无忌惮的发脾气毒舌骄纵,但轩辕魔殇始终是她的致命点,只要轩辕魔殇不再宠她而是拿出强硬的那一面,如雪涟漪也只能妥协屈服。

     因为她不想死情缘。

     叶依依觉得这一点如雪涟漪倒是跟淡如茶一模一样。

     “如果你想我们好好谈一谈,那就下跳下边的挂机频道,我跟你谈。”轩辕魔殇提议。

     几秒后,众人发现如雪涟漪二话不说地下跳了频道。

     这时候浮生月开麦语带歉意地说:“轩辕,对不起啊,你跟浮生说我会退帮,你们俩就不要再吵架了。”

     “你不用退帮。”轩辕魔殇却是沉声道:“不用因为这事退帮,也不用过意不去,你没做错什么,是涟漪任性了。”

     渡天下帮会几十号人,在此时见证了轩辕魔殇对如雪涟漪的威慑力,也见证了轩辕魔殇对浮生月谜之态度。

     有如雪涟漪的亲友忍不住骂道:“涟漪刚走你俩就开始勾搭了,轩辕你别欺人太甚!”

     “涟漪和你们怎么说我都行,但是我不希望她牵连一一,一一是我叫来一起打33的,跟她没关系。”浮生月强调道。

     “好了好了,轩辕你先下去跟涟漪好好谈谈,小吵怡情嘛,但是别闹大了啊。”千江月明打断了其他人,催促着轩辕魔殇离开。

     等轩辕魔殇走了后,叶依依又收到浮生月的消息:“一一,今天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些人竟然敢这么说你和麟修!”

     “没事。”虽然有些郁闷,但是她肯定不会表现给浮生月知道,想了想,叶依依还是选择问道:“轩辕不会是喜欢你吧?”

     她不认为是如雪涟漪说的那样,是浮生月缠着轩辕魔殇,因为今天的33她看见的是轩辕魔殇不肯离开浮生月,再加上以前种种,便越发觉得轩辕魔殇不对劲。

     所以就算现在,她也觉得是轩辕魔殇有问题,而不是怀疑浮生月。

     “不可能的吧。”浮生月回复说:“轩辕拿我当朋友,我也是。”

     叶依依双手放在键盘上,迟疑半晌,没有继续回复。

     她不喜欢过多干涉别人的感情的事情,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既然浮生都这么说了,那她应该相信她才对。

     转而一想,浮生以前不是说过她有喜欢的人了吗?叶玉衡还因为这事伤心了好久。

     谁不知道轩辕魔殇和如雪涟漪两个人谈了些什么,叶依依下线时都没有看见这两人出来。

     *******

     第二天晚上,与轻烟雨开战之前,她去了沈曜那边蹭饭吃。

     谭俊回来了,所以晚饭这种事叶依依十分爽快地交给了他,谭俊泪流满面的接过,心中愤怒道我不仅要给你们做饭吃还要看你们当着我的面秀恩爱,这是什么道理?我为什么要这么虐自己?!

     隔壁窜门过来蹭饭的听风一副哥俩好地拍了拍谭俊的肩膀,同情地表示没关系,还有我,忍着单身狗的痛苦就为了过来蹭一顿饭吃,也很不容易啊。

     谭俊一脚把他踹开,凶神恶煞的表示那两位我喊不动,你这个吃白食的还不过来厨房打杂帮忙!

     听风在厨房捣鼓着,越发开始怀念自己叫外卖吃的日子了。

     “真好。”

     沈曜听着耳边的感叹,侧头看过去:“嗯?”

     叶依依指着在厨房里差点打起来的谭俊和听风说:“你命真好,大家争着抢着给你做吃的,看他俩激动的,都打起来了。”

     沈曜:“…………”

     发觉叶依依最近越来越会吐槽的沈曜抬手揉了揉她的头。

     叶依依侧头看他,没了整日整夜的代打工作,睡眠充足的沈曜虽然还是一副懒洋洋地样子,却比以前那份颓废中带着点阴郁要好了许多。

     她伸手捏了捏沈曜的脸,在对方无声地质问下,讨好地笑道:“为什么你经常熬夜皮肤却比我还好?”

     沈曜:“天生的。”

     “命真好。”叶依依再次感叹。

     沈曜听了后只是懒懒地笑了一声,看不出喜怒。

     厨房里的两人闹腾起来,大有砸锅打铁的意思,叶依依上去阻止,沈曜则被千江月明叫住讨论帮会的事情。

     屋子里闹哄哄的,千江月明听见了些许厨房里的声音,纳闷道:“今天你那里怎么这么吵?”

     沈曜不动声色道:“不知道。”

     在你家你跟我说不知道?千江月明干笑,心说你冷笑话的功夫又增进了。

     “感觉今天荒漠要输啊,要打他们的不止恶人谷,还有浩气盟,甚至还有几个中立帮会的,能得罪这么多人帝溪也是不容易。”千江月明说:“亲友带亲友,论连带关系荒漠比不过轻烟雨这边。”

     “帝溪这次自己作死了。”沈曜漫声说:“不过荒漠掌握的也不比他们少,要是轻烟雨过分了,那就把当初找荒漠下单的名单公布出去,轻烟雨短暂的联盟也就结束了。”

     荒漠之所以被这么多人讨厌,更多的还是他们的战斗力强大。原本在野外明教就不好打,可荒漠的明教每一个手法都不差,被下单的人单挑的话大部分都打不过,群殴也别想了,一有机会隐身之后你就别想找到对方。

     所以荒漠能借很多仇杀挑事的单子,那些找荒漠下单的人也很有意思。

     有的是下单仇杀自己情缘或者帮主,或者下单摇摆敌对帮会借机挑事导致内乱,总之如果将这些名单公布出去,那些虚情假意会被粉碎撕裂。

     “这招狠,不过帝溪肯吗?”千江月明兴奋道:“这样公布后对荒漠以后的信誉有问题吧?”

     沈曜想起上一次叶依依走后门从荒漠花高价买走的下单消息,嗤笑道:“帝溪打的是删号战,听说还要退游,荒漠的信誉就等于价高者得,有什么问题?昨天我已经跟他讨论过了,如果到时候打起来一面倒,那他就会公布了。”

     何况这次跟轻烟雨联盟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在荒漠被下过单或者下单过,到时候公布出去引起的骚动,他也想看看。

     “虽然我就想看夜阑拉拢轻烟雨失败,但是我也挺想看到时候一群人懵逼内讧,公布下单名单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千江月明说完,顿了会又道:“不过麟修,你还是叫你家情缘少跟那个叽萝在一起。”

     沈曜看着密聊频道与浮生月的对话,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千江月明语重心长地说:“我是很乐意夜阑那边的人翻车,但是我也知道你宝贝你家情缘,到时候把她牵扯进去也不好,浮生月做的那些事我也很佩服,要不是我们有卧底刚好知道,那简直……”

     “我知道了。”沈曜说。

     “得,你知道就行,那我就先回去帮会那边了。”

     沈曜挂断电话,密聊声响起。

     【密聊】浮生月:“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沈曜冷笑一声,敲了敲键盘,回复她:“离她远点。”

     【密聊】浮生月:“你是谁?”

     沈曜没回,下线了。他已经用小号给浮生月发密聊提醒警告了她,浮生月想做的事情他没兴趣去干涉,但是她不该利用叶依依。

     他回头看去,叶依依正一脸微笑地监督着厨房二人组,之前吵闹的两人在她的监督下乖乖地该干嘛干嘛,就连嘴炮都免了。

     沈曜笑了笑,难得,这么多年后他也会有这种名为温馨热闹的经历。

     在短暂的安静之中,传来开门声。

     沈瑜开门后笑眯眯地说:“嗨亲爱的老弟,有没有想你哥哥我啊?”

     一室寂静。

     谭俊和听风目光复杂地看着瞬间抱头墩地躲在冰箱后去的叶依依,无声询问你在干什么,叶依依捂脸,因为她看见了跟在沈瑜旁边的叶伏。

     被叶伏看见在沈曜家那简直是不想活了!

     “秀……”听风刚开口,就被叶依依狠狠地瞪了一眼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听风眨了眨眼,朝客厅的沈曜看去,无声询问你情缘怎么回事。

     沈曜看着笑眯眯地走来的沈瑜,又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叶伏,冷着脸没说话。

     “哎,别摆着张脸嘛,见到哥哥不开心咩?”沈瑜伸手揽过他的肩膀,被沈曜抬起手肘撞开,“说人话。”

     沈瑜捂着被撞的胸口,转头对厨房那边的谭俊说:“亏你平时受得了他!”

     谭俊一脸复杂,旁边的听风心思转动着,他听出了这人进门用哥哥自称,那就是沈曜的哥哥了,虽然他从来不知道沈曜还有个哥哥。

     “你们还没吃饭啊?闻着好香,在煮什么好吃的?”沈瑜一边说一边朝厨房里走去。

     冰箱就在门口,而沈瑜已经走到了冰箱身前,谭俊和听风连连上前拦住对方,嘿嘿笑道:“在熬鸡汤给沈曜补脑!独家秘方不外传,学长你别想偷看!”

     听风心说你个蠢货哪有人煮鸡汤是拿来补脑的!我看你才需要补脑啊喂!

     冰箱后面蹲着的叶依依也是一脸沉痛,你丫说得这么猎奇那沈瑜不是更加好奇了吗?

     “补脑?”沈瑜的好奇指数果然增加了,越过两人就要往里面走,“我这个弟弟的确需要多补脑才好,不过我闻着不像是鸡汤啊。”

     “学长,这是我老家的秘方,与众不同,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的。”谭俊拦着人不让进。

     沈瑜斜了他一眼,“不就一锅鸡汤嘛,干嘛掖着藏着不让看。”

     谭俊嘿嘿笑着,没说话,好在沈曜这会发现了叶依依不见,猜出了大概,便开口说:“你来干嘛的。”

     “大哥要你回去一趟,解决点事情。”沈瑜回头看向沈曜,一脸苦恼,“我一个人说不过大哥啊,所以找了个靠山给你,看,叶阿姨的侄子叶伏,叶大哥。”

     叶依依捂脸:“…………”这个人真是神特么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