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叶依依觉得自己不适合撕逼这种事。

     她还是适合当个安安静静的吃瓜群众,所以对于渡天下内部的复杂情报没什么心思。不过花碑跟她科普渡天下如今的人员情况时,她还是认真听了。因为花碑告诉她,就算她不去招惹别人,也有人会因为她是麟修情缘的身份而找她的麻烦。

     淡如茶的事情被花时爆去了贴吧818,帖子盖起了高楼,楼中更是各种硬锤实料满天飞。围观群众皆表示十分心疼苍爹,猜出区服的小伙伴并开始自发的加了淡如茶和花时那帮人的仇杀表示野外见。

     也有人心疼之余并表示:苍爹还缺情缘吗?主动进你亲友圈子那种!

     这事过去的第七天,燕飞没有上线。

     叶依依和叽萝浮生月这些天沉寂22和各种成就无法自拔。

     因为麟修的话,她不去参与帮会的事情,除了跟帮会每周一的阴山商路,还有偶尔的阵营战,她几乎不跟帮会活动。

     就连战场也是麟修带完帮会的人后,单独带她去拿首胜。

     加入渡天下后,叶依依发现麟修更加忙了。

     每天带战场,攻防时间还要带帮会攻防团,周四的时候有指挥因为急事来不及,麟修被几乎是如今恶人谷领头的千里点名帮忙,于是当晚他去指挥了枫华谷。

     很多时候,攻防指挥到某个点或者激动时刻,都会嘶吼出声,那声嘶力竭的样子,完全毁坏平日里的男神风。

     可麟修这人,语调慵懒散漫惯了,除开这个,就是毒舌的嘲讽,叶依依是怎么也无法想象他声嘶力竭的模样。

     开场对面指挥嘲讽麟修,说什么辣鸡新手指挥,恶人谷也是没人才让这种人来。

     后来被麟修的战术突袭一波打灭并且被数次埋复活点后,对面的指挥开始声嘶力竭的嘶吼草泥马,而麟修还在漫不经心道:“还有谁没有刷满分的近聊敲1。都刷满了是吧?那继续压上去拿人头,让他们没分可刷。”

     还有什么比打完一场攻防却连50分都没有刷满更恐怖的?

     叶依依只知道当天在枫华谷图里的恶人小伙伴都打的十分开心,地图频道全在刷自在逍遥,恶人士气高涨,最后半个小时更是夺回一个枫华据点。

     攻防总结的时候,公屏上许多人都在刷今天枫华的指挥是谁下次还会不会来指挥,因为麟修而加入渡天下的人也不少,当然这也是麟修愿意看见的,下麦的时候特意说了句帮会收人,接着就真的有好多人点他申请。

     那天的叶依依才意识到麟修在游戏里是多么的受欢迎。

     后来渡天下二会就被当晚枫华谷浩气指挥的帮会开了帮战,结果被麟修带着一团的明教在野外被截杀的不要不要的,帮战因此告败。

     渡天下开始高度活跃在恶人谷玩家的视线里。

     千江月明想要重新拿会帮会的控制权,那就要先从人员替换开始做起。

     如今帮会的人,百分之七十都是夜阑那边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和围观中立的吃瓜群众,还有百分之十是他叫来的麟修等帮手。

     所以最近他们开始大量收人入帮,直到渡天下都开了五六个分会。千江月明开始亲自带新入帮的新人们,那热心的模样看的很多帮众都十分受宠若惊。

     只不过上线不勤日常不勤智商不够那种,也会被千江月明分分钟踢出帮会。

     他如今有麟修等人帮忙,所以求精不求多,能够培养的人,他都用心在培养着。

     战场指挥,攻防指挥,竞技场上段,或者交一些简单的副本指挥等等,好几次麟修正陪叶依依跑商,挂小房间跟叶依依讲解技能手法的时候,千江月明会叮咚一声跳进来喊道:“大王救命!还有十六个小号战场没打等首胜!”

     然后麟修就被他拖走去带小号开战场。

     叶依依看着千江月明那认真劲,不由叹道,这人是真心想要怼夜阑啊。

     虽然对千江月明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她还是挺不爽这人跟她抢麟修。

     战场战场,他都指挥了一天的战场你丫就不能让他休息会?

     她怎么觉得,自从加入渡天下后,麟修过的比当初在工作室时还要忙碌了?

     至少他是工作室代打那会,还能下单让他只陪自己,这会却不行了,麟修整个人都是帮会的了。

     自己一个人孤独的跑完商后,秀姐孤独的站在昆仑看着满天飞雪,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时候浮生月密聊她道:“一一,打战场吗?”

     叶依依想了想麟修,回道:“我跟我家猫一起打。”

     浮生月很震惊:“你家的猫都会玩剑三?什么品种的?”

     叶依依:“……”

     她深沉地回道:“大漠的招财猫。”

     浮生月:“……”

     后来她还是跟浮生月一起去打战场了。

     因为麟修那边带的小号太多了,花的时间也多,她也不想麟修完后还得带她又打一次战场。

     只不过今天的战场是丝绸之路,又名坑爹之路,她和浮生月两人散排,恶人散排又是公认的有毒,于是他们输了。

     出来后,秀姐和叽萝面面相觑几秒后,同时道:“再来!”

     第二把,队友有毒,只知道抢人头,不抢旗子,跪。

     “难道是我排队有毒?一一你来排!”浮生月说完,愤怒的将队长交给叶依依。

     得到队长的叶依依去排,小号几乎占了一半,打起来后还有四五个在挂机。

     出来后,叶依依胆颤心惊的去排了第二把。

     对面yy队,我方队友依旧如疯狗一般抢人头,没人抢旗子。

     连跪五把后,秀姐和叽萝面面相觑几秒,同时道:“太虐不打了!”

     但是沉默几秒后,又同时道:“排!再来!”

     叶依依很少遇见跟自己这么有默契的人,很多时候和浮生月在一起玩总会不由自主的笑着,玩得十分开心。

     麟修不在,师傅师娘纠结于帮战,师兄师姐各自忙碌,她最近的玩伴就只有浮生月一个人。

     除了浮生月,就是跟麟修一起跑商战场,偶尔她会把从浮生月那里学来的成就知识跟麟修说,然后带他一起去做成就。

     麟修从来没拒绝过,跟着她满地图的跑,虽然时间短,却也玩的很开心。

     今天战场连跪后,叶依依实在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动力,然后就在两人决定再排最后一把时,却完全碾压的胜利了。

     出了战场后,浮生月就迫不及待的吐槽道:“恶人的散排真的是有毒,简直是迫使我转浩气的最大诱惑!”

     叶依依表示十分赞同,喂浮生月吃了好几根糖葫芦,浮生月便道了晚安下线了。

     就在叶依依正琢磨着是不是也下线滚去睡时,就见麟修点她组队回来了。

     她忙问道:“你要不要休息会?混账帮主一点也不考虑你累不累!”

     “没事。”麟修漫声道。

     叶依依听着皱眉,这人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身体健康的感觉。

     她没说话,麟修又道:“走,去打战场。”

     叶依依只好开口说:“我刚才已经和浮生打完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连跪十三把了!”说到战场,叶依依没有忍住开启了吐槽之魂,“哪天我要是去了浩气,一定是因为被战场逼的!”

     麟修听完她的吐槽后,啧了一声,语气有几分遗憾,“看来今天唯一的乐趣没了。”

     叶依依不解,“什么乐趣?”

     麟修懒声回道:“带你打战场。”

     叶依依之前那点小郁闷,顿时被麟修一句话治愈了。

     不过第二天后,麟修继续为帮会献身,被千江月明压榨,气得叶依依几次想加帮主仇杀切冰心把人砍翻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她开始觉得不甘心,为什么我不能加入帮会活动,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刷战场嘛!

     这么想着,叶依依摸索进了战场频道,发现每一次战场,苏牧浅都在,战场广告也是她在喊,显然苏牧浅是麟修战场固定帮手之一。

     刚巧苏牧浅和她一样都是秀秀,让她难免起了对比之心,可苏牧浅的号已经毕业,是一万八以上的大奶,相比她目前一万六左右的装分,叶依依默默退走了。

     她站在扬州城的河边城边的树下思考人生。

     一会后,打完战场的麟修过来了。

     叶依依想了想最近与麟修的相处时间,委屈地撇了撇嘴,表示不想去打战场。

     沈曜听人声音有点闷,觉得多半是生气了,于是点了游戏里的秀姐抱抱。

     叶依依气归气,倒是点了接受。

     游戏里喵哥抱着秀姐,动作似在轻抚她的长发。

     叶依依看着,觉得十分顺眼,于是截了好几张图。

     估摸了会时间后,沈曜不紧不慢地问道:“还生气?”

     叶依依截完最后一张图,哼了一声。

     其实她也只是有些郁闷为什么自己不能帮麟修的忙,而是要被排除在外,不过转念一想,她这个装分带人战场,实在是勉强。

     本来就有些疲惫的麟修到她这里还得哄生气的她,那就更加累了,叶依依不想麟修这样,于是哼了一声后就道:“生完气了,你还不放开我?”

     “不放。”沈曜轻笑道:“生气了就一定要表现出来,这样我才能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