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征程
    五年来,这几间为自己遮风挡雨草庐木屋,现在就要离开了。

     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闪现,风声雨声、读书声、欢笑声,这里的一竹一树,一草一木自己都那么熟悉亲切。

     菜园里的菜,篱笆上的花,桃树上的果,清风竹林,霜月草垛,一切的一切,留着爹娘的手泽,存着自己和姐姐妹妹的汗水。再怎么不舍,现在也要离开了。

     曹千户现在惹不起,只能躲。就算跑不了庙,也要先跑个和尚。

     搬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家里的很多东西陆慧芝都舍不得扔,舍不得不带走,但还是有许多要忍痛割爱。

     陆敏之在清理爹爹的遗物时,竟在一本书贴中发现了一封爹爹手迹的遗书。

     顾嘉文和顾丫丫也过来帮忙。

     对于自己要搬走的事,陆敏之告诉了他们两人。五年来,自己一直都是射箭打猎,而不是挖陷阱下套打猎,这个秘密顾嘉文一直都很好地为自己保守着。包括自己力气超大这事,顾陆村周围也都还没什么人知道。

     陆敏之又去程家湾和程秀才辞别,告诉他自己要搬走的事。程秀才也没多问什么,只是嘱咐陆敏之要戒骄戒躁,继续发奋努力读书,然后提笔写了一封书信,让他去转交给府城的一个人。

     临行前,陆敏之俯首躬身对程秀才拜了三拜,虽然以前一直未正式拜师,但陆敏之心中程秀才早已是他的老师了。

     本来还要送件小礼物给程小艾,但想了想后,陆敏之决定还是转托顾嘉文送给她。

     待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后,天已快黑了,进城已来不及。陆敏之决定在家里再睡一晚,明天五更天就出发进城。

     顾丫丫今年已十五岁,已刚订了亲,过些时间就要离开娘家嫁过夫家去了。两个童年一起玩大的小伙伴,想到今后再难聚,顾丫丫也舍不得离去,决定在陆家睡一晚和陆慧芝多说些话。

     今夜月微缺,月光从木格窗户照进来,洒在地面床前。那月光也还清澈明亮,只是寒露之月,洒落床头身上已带有些凉意了。

     陆敏之今年虽然才十岁,但已长得和十二岁的顾嘉文一般高,比十二岁的程道生还要高一些。

     少年身已初长成,只是前路有些茫茫。

     对于曹千户,现在只能躲一时算一时。

     要去哪里找个师父好好练一下刀法,过个一年半载或许能与曹千户近身一战。曹千户是个有背景势力的人,或许还要去哪里找个大腿抱抱,才能真正保护姐姐。

     陆敏之正望着月光思绪蔓延时,门吱呀一声开了,陆小琼穿着里衣跑了进来,一下蹦到了床上,钻到了被子里。

     “哥哥,今晚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姐姐和丫丫姐估计要啰嗦到深夜呢!”陆小琼抱着陆敏之的胳膊,仰着小脸道。

     “嗯,睡吧。”陆敏之摸了摸陆小琼的头,“哦,小琼,你睡觉踢不踢被子的啊!”

     “啊,好像我踢被子的,姐姐说的。”陆小琼如实答道。

     “这样啊……踢被子不是个好习惯,哥哥要把你的双脚绑起来行不行?”陆敏之笑问。

     “不行不行!哥哥不许绑人家的脚!小琼乖乖不踢被子就是了,好不好嘛哥哥不要绑我的脚好不好嘛……”陆小琼摇着陆敏之的胳膊可怜兮兮地求情。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睡吧小琼,踢了被子哥哥帮你捡就是了。”陆敏之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不忍再逗她,轻轻刮了她的小脸颊道。

     “嗯,那我就睡了。哥哥你也早点睡哦!”陆小琼说完,就闭上眼睛,没几下就呼吸变得匀细深长,甜甜地睡着了。

     陆小琼那圆圆的小脸蛋映着月光,变得更加玉雪可爱,长长的睫毛时而轻颤两下,让陆敏之恨不得俯身去亲一口。她的双手,还抱着陆敏之的胳膊没有放。陆敏之也没有惊动她,依旧靠在床沿望着窗外的明月想着一些心事。

     明天,将要去城中选一个安静幽僻的地方租住下,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到一个陌生的新环境,一切都要加倍小心,加倍努力才是。

     现在家里的现银还剩下一百五十八两,到城中还能撑一段时间。

     如果没有三年前卖给张大同三首诗换来的三百两银子,现在只怕根本剩不了几两银子,这三年中也不可能花更多时间读书、练字、练箭。

     练字的境界,在去年就已达到第二层“体格端正”,学的是颜体,体格已初成,只是笔画与体势的结合还没有完全把握好,下笔还有些凝滞生涩,气韵出不来。或是写得快气势有了缺乏蓄劲婉转的韵味,或是写得慢注意了转折韵味,却又缺了纵贯一体的气势。

     对于四书五经的攻读,九部书都已达到了第二层“默记背诵”之境,第三层“明晓大义”也快了。

     到明年书法修成第三层“气韵生动”,经书都达到第三层“明晓大义”,就可以下场考童生试了。

     至于诗赋,爹娘留下的那部《唐诗选抄》一千多首诗都已能背诵。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回吟,更何况自己还有可以抄宋朝以后的诗赋这个金手指。所以诗赋这一门不用担心。

     还有算术这一门,考的主要是《新算学》这部书。这书陆敏之也买来看了看,发现里面既包含有古算学《九章算术》、《周髀算经》、《孙子算经》等古算书的一些内容,也包含有近代的一些简单的内容。但基本都是小学和初中的水平。陆敏之觉得以自己以前的基础,考前三天复习一下过关都没问题。

     曹千户现在虽是个麻烦,但自己也不能躲远了,要是出了绍兴府山阴县,考童生都难考了。

     好在山阴县的县城也不小,陆敏之以前去买书时也大概熟悉了一下。山阴县的县城和会稽县的县城连在一起,左边是山阴县,右边是会稽县。两县县城加上绍兴府的府城,三城同共一城。那座城虽然和人口一百三十万的江南第一城苏州城不能相比,但也是人口超四十万的一座大城,曹千户想要找到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

     一百五十八两银子,对那座城的富人来说简直还不够一顿饭,一夜乐,一部精装檀木香墨手抄书的钱,但陆敏之却也感到自己不是那么穷得去要饭,可以在那座城和姐姐妹妹一起生存下来。

     从爹爹留下来的那封遗书中,陆敏之这才知道,原来爹爹生前还有一个未了的心愿,那就是还有一个人的大恩未尝报。

     当年娘从官婢中赎身时,遇到了很多艰难阻力,那个人暗中帮了很多忙,上下打通了很多关系,也襄助了很多银子,爹爹卖自己名下田产为娘出的赎身银子,不过是杯水车薪。

     而那个人,爹爹连姓名都不知道。那个人只说他当年受过沈老爷沈巡抚的大恩,帮助沈小姐赎身是应该之举,让他不必记挂。

     这样看来,那个人应该是知恩图报的有义之人,沈老爷当年帮助这样一个有义之人,难道真的就是犯了大罪惹得人神共愤皇帝要诛他三族的大奸臣?

     十八年前,外公沈巡抚究竟范了什么大罪?

     这个大罪,会不会有什么冤情,遭人陷害?

     沈家现在还有三族人被流放在三千里的荒外戍边,还有男子受宫刑入宫为奴,如果真有冤情,岂不是死者含冤,生者亦含冤?

     ……

     陆敏之在思绪朦胧中和衣睡着了。

     五更天未到,窗外还是星月天,顾嘉文就驾着一辆马车赶来了。

     顾嘉文射箭的水平不如陆敏之,但驾车的水平却比他强多了。那辆马车,也是他从大姐夫家磨蹭着借来的。

     “小琼小琼,快起床,我们要坐马车进城喽。”陆敏之在陆小琼耳边喊了几声,但陆小琼还没醒过来,依旧睡得酣甜。陆敏之也不想吵醒她了,待姐姐陆慧芝收拾好东西上了马车后,就将陆小琼连被子裹着一起抱上了马车,让她在马车中继续酣甜睡着。

     陆敏之最后向着爹娘坟墓的方向跪拜了三拜后,上了马车。

     迎着星月之光,迎着天边升起的一缕晨曦,马车离开陆家木屋,向府城方向悄然驶去,开始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