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回
    纤瘦的女孩指向远处的宫殿,“进去吧,我们族长想要见你呢.”

     他走了进去,隙中狭长的过道,寂静无声.彩色的墙壁和画纹地板辉煌如炎光,但...还是有一丝迥异的感觉.他一抬头,顶端则是一张张静默闭目的石脸.往前走,只看到一个幽丽的背影在宫殿中默默静待.

     云渺上前一步,“请问召见我的人是……?”

     那个女人走了出来,她微笑着回答,“是我.”她身盈天蓝长袍,穿戴整齐,黑发披在裸露的肩头,胸口的黑宝石链晶莹剔透.深邃的眼影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毋庸置疑,她很美丽.但脸上还是留下了稍许岁月的痕迹.

     “见过...伯母.”

     美丽的女人先是愣了半响,接着微笑点头,“你很有趣……没错,就是这样保持礼仪,年轻人.你的确应当尊我为长者.”

     ——有趣?

     云渺刚想回话,却见从远空的轻雾中无端飘来缕缕暗色烟丝.流淌着无比腥臭,溢进了云渺的口耳眼鼻,他正惊慌着,身体随即发生某种变化了——胸口剧烈疼痛,胃像拧成了一股绳一样.他看着自己的身体,手掌和衣物表层似乎笼罩着一层无形的暗影.

     ——怎么回事!?奇怪的感觉充斥全身……莫不是……是它!?它要出来了!

     妈的,对!云渺意识到了,自己的肉体仅仅属于人间,但是这种灵魂的交界处,即使是在术法的牢笼之内,它也可能将短暂得重获自由.

     瞬间,暗影覆了满面,云渺颤颤得歪着头,换了个截然不同的阴暗姿态,「呜哈哈哈!!小丫头……」它吐吐舌头,「在我面前还敢自称为长者?」

     “……”女人顿了顿,厌恶地蹙了一下眉头.“居然是你!缺根筋的先辈……或者说……蠢货!你怎么会附在他身上?!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来宰掉你啊……」

     女人忽然咧嘴笑,“你可以试试看啊!这并非你的躯体,若我猜得不错,你最多也只能勉强控制这幅躯体,能赢我吗?”

     宫殿猛地震了一下,那婀娜美丽的姿态消失眼前.

     顷刻之间,周遭空无一物,荡然静谧.却还是被它捕捉到了细微的气息.

     它转过头,乌邃的瞳孔流露野性.「那老子便要试试看!」这家伙在用人的嗓音示威咆哮.语调中尽显冷酷,

     背后,那个女人全身比之前扭曲胀大了足足三倍,连衣物都被涨破,四肢延长、蠕动,肌肤与血管则是混合在一起袒露出来,卷曲的头发也在那一刻仿佛有了生命,生出了蜈蚣足那般细小的丝绒,连同她的身形一同悦动,温柔的面目再无笑容,青筋浮现,充满敌意的俯视着他,不时喘出嘶哑的、尖锐的喉音.

     「让你尝尝缚妖师的封印术.」它舔舔嘴唇,手臂一扬,「四方粘星阵!」

     八方皆静,唯有古老的咒语呤念不停.与此同时,真正黑暗忽隐忽现,一片漆黑之中筑起了幽影,白雾涌进勾勒出黑夜美妙的纹路.雾气变线,一根一根,逐渐穿插,向中央聚拢,将其包围.

     然而,一阵剧动!

     她的手掐住了云渺的喉咙.

     幽影退散,回归原型.

     “想不到,这位年轻人就是我们一族曾经的死敌——缚妖师!?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强悍如你居然也会被人所「牢猎」.”丑陋的怪物将脸朝下,缓缓贴近年轻人的脸,“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想逼我出手毁了这幅躯体?你想的简单!我告诉你.我跟你不同,我对现世的了解比你想象的多上几倍,若是解不开这个年轻人对你施加的封印,他死了,你的灵魂也回不去……只会和他的灵魂一同堕入亡者的归宿——『无间地狱』.他迟早会离开得到安息,而你永远回不去.”

     它磕上眼,“咳!”在闷咳几声之后,暗影退散.年轻人睁开眼有些吃惊,“伯母...您...您...变丑了呢...”

     “……”仓促间,女人似乎是感到了惊愕.她扬天大笑,变回人形,“你们人常抱有无尽的幻想和欲望,却难以合理的把握住自身.容我赞扬你一句,你的自制力不错!它……回去了?”

     “它!?”云渺瞟了瞟四周,才沮丧地总结.“哦!毫无疑问,是那家伙!大概吧.我有点失控,它做了什么?该死的,用我的身体惹麻烦.”

     “怎么说呢...虚惊一场...顺带一提,它还毁了我的衣衫.”她全身赤裸,胸乳袒露,苗条的身材散发着无比的诱惑,“若是不介意,小兄弟能否容许我去换件衣服?”

     “哼,是的.请快一点.”云渺焦虑不安地说,“闲聊还是下次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等待解决.在这片摇摇欲坠的海域所度过的每一呼吸都足以让我眩晕.”

     她问非所问,“你倒是冷静.”

     于是答非所答,“我分得清真实和虚幻.”

     “有意思.”女人冷笑道,“你竟比「你的影子」还要成熟得多.”

     等待有些漫长,期间似乎传来了一些声响,当然,他没有兴趣注意听.待她再次出现时,除了换了一身白袍,手上还多带了一本书.顺带一提,她身后跟随着那个纤瘦典雅的女孩.

     ——是她!那个细瘦如小鹿的女孩.

     女人将手指云渺,问女孩,“琴,你怎么看?”

     “我...没什么……”女孩摇摇头.

     女人看了看云渺,“看你似乎很累了.”女人说.“坐吧.”

     “坐哪里?”云渺问.

     女孩则坐在他身边,抬头看着他,“当然是地上啊!”

     “你知道我们……”白袍女人说.

     “——外域妖族!”

     “不错!你、我心知肚明,看来我也无需再诉说悠长无趣的历史了.”女人冷淡地宣布,“在争夺『无尽大地』一役中失利后,为求生存,我们在『域外极地』边际和某个人签订了契约,宣誓终生不再前往现世.”

     “某个人……?奇怪,无论是书上、还是传言中都没有记载这段历史.”

     “书?不过是将世界的一小部分纪录下来罢了”她带着冷淡的礼貌说.“……无论如何,这个契约的关键是「我们」!可不是「我们」的后代.”

     “怎么?想挑起战乱吗?”云渺从未怀疑过自己理智是否清醒.他试着镇定,但聊到这个话题还是不由的紧张了.“生命可贵……千年战争,你们可是输得连大地都丢失了.而今,人间的繁盛,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

     她摸了摸他的脸,“哼……幼稚的孩子,世间孕育的文明,不过是匆匆岁月的一笔而已.你所了解里的世界,相对于浩瀚的大海,只不过是浅滩而已.轮回之道的混沌汪洋,你、我皆是难于参与.天如此,地如此.兴许世上根本就没有神话中所谓的绝丽天宫和丑恶地狱,有的只是生者的造作,死者的宁静,轮回不息.万物、制衡皆是如此.未来的种子即是过去的影子.”当云渺打了个哈欠后,她总算聊到了正题,“暂时的,我们还不需要战争.不过我和『幽界』其余五支首领已经决定与现世的妖族取得联系.”女人嘴角扬起,“商论我妖族大计!”

     云渺无言,坐在那里,聆听着她的言语.

     女人忽然问,“你可清楚轮回?”

     “「均衡.」”云渺作答,“我曾听我的两位老师说过,轮回之内共有十界,为虚障所隔离,由重影界作为通道.除人间界·现世之外,还有灵界、幽界、梦界、重影界、地狱界、孽坑、混渊、本源、虚荒.其中灵界游荡不定,偶尔会穿透虚障与人间界重叠…地狱界和人间界又分称阴阳二界,幽界与地狱界无需重影界作为媒介通道便已相连互通,故轮回之内,时而又共称九界.”

     “虽有差异.”女人点头,“但说得不错.”

     “伯母识知渊博.”话语至此,云渺有了兴致.“那我想知道,轮回之外究竟是什么?”

     女人轻巧的回答,“还是轮回.”

     云渺若有所思.这种认真思考的神情在片刻后便转换成了慵懒.

     “三百年前,我曾派出了一位出使人间.然而时至今日都未再有她的消息.”

     “庞大现世的充满许许多多的未知,并不是我们熟悉的领域.谎言,妄想,排斥,对我们而言实在太过危险.”她看着女孩,眼眸中带着温柔,自然地流露出了母性,“她需要一个指引者,而你便是我们灼影部挑选的第一位『引导者』.这样一来,对我们也更加有利,按照制约,她便不再是『前往』……而是被『带走』!”

     “我...合适吗?卑躬屈膝的胆小鬼又有什么资格指引别人.”

     她莞尔一笑,“何故自卑?你跪的是上苍,贡献的是诚意,留名便是承诺.更何况你以为这是随随便便的挑选?不,一切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三百年前为限,倘若她失去了踪迹,我们会再派使者.”

     就在那一刻,云渺敏锐地移开了目光,他凭靠自己的直觉嗅到了一丝——诡谲!这让他意识到,他面前的女人——有阴谋,她在下一盘棋.而他自己,可能就是棋子之一.

     ——然而,不管她是何目的.很不幸,我可是一个会捣乱局面的棋子.

     女人反手,那一册案卷漂浮了起来,“这上面有你的血,你的名字.”她柔声而道,双目却如火一般发亮,“让我们一起对这本古簿立誓,”

     不知为何,云渺转过头,无由的对这着那个矛一样细瘦的女孩问了一句,“何必呢?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向往的是...家人、伙伴.可不是孤独的旅途.”他一声哀叹,“也许……珍贵的东西会因为破碎而倍显珍贵.”

     “你在我这个年纪?按照常理,人老化的速度是我们的五倍.”女孩瞪大眼睛,“你不是人吗?”

     “你...大多.”

     “七十二岁.”

     “啊……不管怎么说,”云渺别过眼,“后悔还来得及.”

     她摇摇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不,我不会后悔!”

     女人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在女孩的面颊上轻轻一吻.“该发生的事情始终都会发生,能改善的只是微不足道的过程而已.这一切正如同你的到来,她的离去.”她眼光晶莹,温柔的说.“我爱你,琴.”

     女孩郑重的点头,“我走了,族长.”

     云渺则静静的望着他们,恍惚间还有点羡慕.

     ——至少!看起来,她并不孤单.

     女孩深呼吸,“我以苍天和厚土之名起誓.”她单膝下跪,伸出手放在古簿之上.

     云渺伸出手:“我拥先祖和子嗣之名起誓.”

     女人伸手,真诚的说.“我凭尊严和生命之名起誓.”

     “我将尽心尽力,助她完成使命.”

     “在此期间,凡我妖族灼影部之人,绝不踏进现世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