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回
    云渺一愣儿,脑海里唯一的感觉就是觉得这人毫无礼仪,相比起她的外貌还要难以亲近许多.惹得他一时无话可说.

     “我说,你叫什么!”

     “我...我叫了什么?”

     “我是问,你叫什么.”她皱起眉头,貌似有些不耐烦了.

     “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叫啊.”

     她嘴唇下卷,“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摸摸脑勺:“云渺.”

     “云鸟?”纱璃坐落在他的身旁,傻傻的重复.“是个好名字啦.”她这话说得特别有趣,连同那高大女人眼神一碰,一起窃笑.

     “呵,或许吧,”他冷笑一声,抚摸额头.勉强道,“但我叫云渺……天上之云,渺小的渺.”

     “我叫纱璃.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啦.”

     “嗯,我不知道.”

     高大的女人短暂的自我介绍,“覃素馨.”空气虽寒,但她还是摘下风帽,选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幸会!”

     众人寒暄了一会.纱璃他们便为了点燃木堆而忙活起来.比起他,很老练,云渺这样总结.打着呵欠,指头已被冻得厉害.他眯眼从包袱里摸索出一朵艳丽、没有根部的银色鲜花.并且望着那火光的余晖下的银色蔓姿.在各路神嗣残骸的凝视下,一声不响.

     同时,篝火生起.

     “纱璃.”覃素馨轻声叫唤.

     “嗯?”

     “那人的触感如同狼犬一般的警觉,他的来历肯定不简单.”她皱紧眉头,

     纱璃摇摇头,低语着“这并不重要,姐姐.他是我的朋友.别再说啦.”

     “随你的便,傻姑娘.但提防着点总是不会有错的.”

     她转头,看着那身影.“他手上的东西...是花?”

     “是.”覃素馨宣布.“我认得那东西...近年来再次流行的快乐植物——情爱死之花.它的气味能让人忘却痛苦和恐惧,也能使人的生命在麻醉中枯萎,在迷幻中毁灭.在远西的传说中,当这种死之花被连根挖起时,就会惊声尖叫,而听到尖叫声的人非死即疯.”她顿了顿,“银色的花瓣,银色的意寓...生生不息的爱.而花语则是……”

     “无与伦比的寂慰.”云渺注视着手上的那朵奇花,下了结论.“喂!是我的耳朵太灵?还是你们的悄悄话说的实在不怎么样?”

     “小鸟,你什么意思啦?”纱璃似乎未曾感到尬尴.

     他苦笑,摇摇手上的花朵,“花性平等,那是银黎陀罗花的寄语.”

     “这花...”纱璃走近,在他身边审视了一番.“真漂亮.”

     她让云渺想起了,某个女孩,一样年轻,一样美丽,一样阳光.“可惜啦.就算你和这朵花美的相匹配,我不能把它送给你.”

     “为什么?”

     “它们曾见证了我的过往.就如同我的过往.”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那你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啦?”

     “怎么说呢...”云渺想了想,“当我还是少年的时候,觉得家乡的生活无聊透了.而现在,我只希望能够再看一眼故乡.”

     她不明白,“你少年的时光可能就像现在一样糟糕啦.”

     “希望如此.但有时候,你不觉得无聊可算是一件好事?”

     “从来都不会这样想过啦.”纱璃双眉轻蹙,“姐姐,你呢?”

     “我也是.”覃素馨同意.“至少现在是.”

     “但我不是.”云渺抚过额头的发丝,只觉得耳际仍余一点微肿.“我本来已经坚心戒除了.”他放松身躯,一脸平静的诉说着某种卑微地疯癫.“但...还是太疼...太疼了...每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这感觉难受...太痛苦了.”对,就是这样!云渺这才意识到…我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选择了放弃!在哭喊中放弃!

     “疼?”她不懂.

     却看见云渺说了一句“让开”后便放开手,将手上的那朵绚烂鲜花丢入火堆.因为他面朝门口,故此风吹向他.

     一阵眩晕.

     纱璃看到火中盈起红色的蔷薇.如同风中的风筝.诱发出诡异的冲动.美得憔悴,引得她醉.

     好美...又魅.

     她被疼痛刺激.“哎呀.”也看到了覃素馨.

     “你看到了什么?”覃素馨拉着她的面颊.生怕她着了魔.

     “看到?我能看见什么啦?”

     “不好说...难以形容...是某种场景?还是某个人?...总而言之会让人留恋忘返,抑制短暂的痛苦.但更要命和可怕的是它──触动心弦.”她看着云渺,但云渺似乎出神,完全不在乎那种质疑的眼光.“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今为此疯狂的人也不在少数.最好,还是离这种东西远一点.纱璃.”

     “怕什么?姐姐,就算这容易成瘾,我们也只是第一次啦.”她不在乎的重申,“第一次而已啦.”

     覃素馨看着那男人脸上神志不清的满足,清楚他已痴迷于平静的幻境了.“凡事都是从“第一次”开始.接二连三.”她拉着纱璃的手,“你该出去透透风.”

     几日后,

     拂晓,迷蒙的浓雾笼罩在静谧的槐树上.

     清晨还沉迷在朦胧的雾霭之中.云渺在寒意中睁开眼,却见身上裹着一件外衫.他愣了愣,却见纱璃取来外衫穿上.

     他傻眼了,“你…”

     纱璃倒不以为然,“昨晚见你睡姿似乎很冷,自作主张就给你披上啦.”

     “可…”

     “哈哈!我出生在远北的寒冷国家,你们中洲这点冷对我而言其实算不了什么啦!”

     “这…”

     “你是不是又在嫌我话多啦?!”

     他的心软了,“怎么会呢.”

     他们起行,

     不知走了多久没有目标的路程,只知道这附近大多被林木所覆盖.

     覃素馨才停下脚步.看着前方浓浓湿露的雾气,“看起来,我们迷路了.”

     云渺一下就没了笑容.“糟糕.”

     纱璃露出微妙的神情“糟糕?人家还以为你认得路啦!”

     云渺一声冷呵,“...我怎会认得路啊...我可是一直跟着你们啊.”

     “雾气越来越重了.”覃素馨说,她注视四周.“高山地带稀薄的空气不会影响你吧?贵公子.”

     “嘿嘿嘿...你是在讽刺我?呼吸的确是有些困难,不过还不至于那么夸张.但话说回来,贵公子?我还真配不上这称谓.”

     “既然你的身体不是那么好,为什么雇台轿子呢?或者单骑一只驴绕远路前进?”覃素馨冷冷道.

     “这里地势不好,也没人愿意抬轿子.再者说,我家境穷困...”云渺顿了顿,开始补充,“驴...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它停下来...”

     “穷光蛋!”纱璃笑了.

     “一个人的价值可不是该用钱去衡量,世界上难道没有第二种标准?”

     “哈哈!连骑驴都不会!我越来越欣赏你啦.”她俩都笑了.那笑容,逗得云渺也笑了.

     但同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装的高深一点,来推开点距离.“但你并不了解我.”

     正聊着,

     “你觉得,我们怎么样.”纱璃忽然问.

     这个问题让云渺由实错愕,“她很聪慧,”嗯,她如此点评覃素馨,赞颂总是对的,他想.无论对错.

     “我呢?”纱琉喃喃道“你感觉我怎么样?聪明吗?”

     “你确定要问一个充满智慧的人,你自己聪明或者不聪明?”

     “当然.”

     “问你一个问题,金钱和智慧.你选择哪一个?”

     纱璃反问,“你选哪个啦?”

     “金钱.”

     她思索着,“我选智慧.”

     云渺微笑,“人总是对得不到的东西情有独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