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回
    今年的冬天,好冷.

     济世圣手.

     面前的医馆·回春堂便是高挂着四字的金色牌匾,

     云渺忽然对碧岚说,“对不起.”

     “?”碧岚宛若迷途.

     云渺叹了口气,他有些说不出口.“没什么.你迟早会懂的.”

     ——血腥!死亡!那就是诅咒!如今你和我一样触摸到了它,而它改变了我.夜夜惶恐.虚度光阴,一生为梦魇所困扰.每天醒来都在莫名的悲叹.而...我...我本该保护...你.

     他很想把话嘶喊出来,可现实真实冰冷还是堵住了他的嘴.

     碧岚踌躇着.尘雪落在了她柔顺的发丝上.耳边的垂饰正散发着光.

     她抬起头:“好嚣张的招牌.”

     “嗯.的确有些嚣张.不过里面的那位巫医的确很厉害拉!”她的背后响起一个娇美的低吟.

     “哦?”碧岚回头,背后站着的原是一个异国少女,她方当韶龄,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很是清纯.干练的栗色短发,身材有些娇小.容色清秀,浑身逸洋着无止境的阳光笑容.予人一种无邪之感.

     只是,碧岚无意撇见那少女的颈脖上纹着一只黑色牛角?

     少女吐吐舌头,她的中洲语说得相当不错.“额...我也只是听说他的名声很高,外科手法、巫咒之术好像都可以和宫廷巫医比拟了.连帝君都曾面召过他几次.但我也只是听说,其实那些我也不知道啦.”

     “是这样啊...”

     少女走近云渺,看着那张苍白憔悴的脸:“他看来伤得很严重啊.而且面目流露出一股黑色的败血之象.我也想帮忙,不过真的有点力不从心了呢.我不懂医术拉.”

     云渺点点头,心里念叨,「那你还唧唧歪歪个半天?」

     接着她望着医馆金色的牌匾,哼了一声:“外表装饰的这么华丽,我想里面的药费肯定很贵拉.”她念叨着,忽然转头“对了!我们这样算是认识了吧?我对这里的气息不太适应啦.这可是我第一次和伙伴们来到中洲呢.也没有什么认识的熟人啦,咱们一起交个朋友好吗?”

     还没等碧岚回话,他又开始和沉默的柳义从打起了招呼.

     柳义从没有说话,只是很勉强的搭理了她.

     云渺眨眼,恢复了病态,头晕目眩,看似平静地朝那少女含蓄一笑,其实心里苦不堪言.他只觉得糟糕,面前这个少女虽然可爱,脾气看来也不错.不过实在是啰嗦.八成是一个话唠.

     “咳咳!!咳!”云渺喘息着,流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是么,原来你来自北方啊!那你是北域的寒封城那里?还是远北的星辰帝国?”碧岚舔舔舌头.

     少女心中一动,在小雪中泛起阳光般的笑容:“咕呵!当然是星辰帝国啦.还有我叫纱璃.我哥哥修曵就是星辰帝国佣兵团·『萤足』的首领啦!”

     “星辰帝国!”碧岚说,“那是个美丽的国家.”

     “你去过?一次?两次啦?”

     碧岚回答,“从来没有.”

     “不过,修曵是谁啊?”云渺摸摸脑袋.

     没人理他.

     被无视了.

     真可怜.

     出于同情,柳义从踮起脚,拍了拍云渺的肩膀.沉重的看着他,表示出了深深的默哀.

     “……扶我进去吧.”云渺竖起被冻得有些发紫的大拇指.

     “……”柳义从.

     俩人进去,

     温暖的内庭似乎没有起火,很阴暗、蔓延着一股草药的奇特味道.

     云渺忽然问.“你带银两了吗?”

     柳义从摇头...

     两人又屁颠屁颠的滚了出去.

     “呵呵,”纱璃轻盈一笑,豪爽的支付了预诊金.“那我先回去啦!”

     “谢谢你.”

     “呵呵,大家都是朋友!客气什么的啦!”她不好意思的招招手.“澳澳,我还有事,先走啦!”

     碧岚惭愧的道歉.

     “哼!不知所谓.难道你就只能这样悠哉悠哉的道歉?我身上的钱已经挥霍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不是游山玩水得!逃亡的路上肉体和精神必须随时保持警惕.”

     “啊?”

     “算了,没什么!”云渺走进半透明的纱帘.

     朦胧的房间,光线不太明亮,桌子上的烟壶中飘出妖娆的烟雾.

     云渺只感觉精神不由的一振!

     这股熟悉又陌生的气味.就跟那段恐怖回忆一样,是永远缠绕着他的诅咒.

     是它.

     银黎华佗.

     数百年之前由绝境山关之外的远西古国·贵息流入,亦曾经种植在温带地区·南鸦古国绚烂华美的迷幻花.享有“快乐植物”、“忘忧药”的美名.善恶一体,原本作用于医药,却因为长期应用容易成瘾,慢性中毒,严重危害身体.而被东太皇朝作为严重禁止产物的植物之一.

     远处坐着一个少年,矮小且稚嫩.穿着一齐绯色的外袍.宛有童真,朦胧之感.

     以前那个瘦小的男孩,如今依旧还是一副锐利、瘦小、年轻甚至童稚的样子.

     “这真是奇怪的偶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云渺...”那个瘦小的家伙用手整理着桌子,背对着云渺.

     云渺挽起了笑容.“后溪...我也没想到自命不凡的你会在这里当起了所谓的医士.我记得这可不是你的宏图志愿.”

     “命运系于己身,云渺.”后溪转身,“我可不想像你一样整日游手好闲,无所建树.”露出一双让人难以忘怀的褐色的瞳孔.

     他一向害怕讨论这些,“只要是活着,这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哦?你总渴望得到.可一旦那东西近在咫尺之时,你却不敢伸手去要!你害怕失败,害怕辜负那充满期待的眼光.”最终,后溪摇摇头.“实际上,你连赌上一把的胆量也没有.”

     “...”云渺抚摸额头.

     “书涡爱笑,自以为掌控一切却反被玩弄.”后溪冷冷地看着,“还有乌庚,以前的他,冷淡的外表下尽是崛强乃至自以为是,仿佛万物皆在手中而不屑一顾.殊不知全是因为瞻仰先辈的光彩.而今,除了血,他和我们一样,他一无所有!”

     “谁会无所不能?我们都是简单的凡人.”那你呢?心高气傲吗?你要多谢我.我总是容忍你的怪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