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回
    这是个非常特别的时刻,

     一个精瘦的身子在地上不断的颤抖.接着渐渐僵直的起身.及其愤怒的他表情正式而冷静,额脸上更是着蒙上一层黑黑的泞.“哼!我已经耐着性子听你们这些人啰嗦很久了.少扯一些大义、圣者!世间的一切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我辈直上青云,汝等永坠黄泉!”

     竹中直假装听不见,“谁叫你听了.你可以直接走啊.”

     “不知天高地厚的胖子!”隼足风指骨延伸.身后血腥暴虐之气恢宏.

     “是大言不惭的胖子.”竹中直嬉笑.

     “……”易准冷淡旁观.

     隼足风望向远在门口观望的独尊:“看戏看够了么?”

     独尊用充满恶意的笑容回答:“还没有呢.”

     隼足风点头:“很好.”他伸出修长手指凝重地指向竹中直:“那他就是我的了.”

     “呼,我对你可提不起性趣.”竹中直满不在乎地摆起架式,祭拳.

     “啰嗦!”隼足风气沉左脚,右脚往前轻轻一步,左脚跟着重重一踏,身子登时高高腾起

     数丈.

     居高临下.爪光配血日.裂空斩袭!

     竹中直抬头向上,健壮的臂膀闪烁着莹莹微光.

     轰!

     那拳风顺光一闪,

     云渺抬头.

     碧岚诧异.

     “嘿.”独尊冷笑.

     好快的一拳.

     隼足风被无言的震飞.他的身体扭曲就如植物细茎一样脆弱.往后斜飞,飞出门外.在地上在

     翻滚.

     隼足风惊叹.从一开以为的意外到现在的惊叹.他发现,这家伙...比他更快.只是一瞬间他的拳头就可以快得无法捕捉...这种强悍惊人的爆发...就好像天上落下的雨滴.看似简单,实则快而紧密,毫无破绽.

     想起刚刚的嘲弄,坚硬的自尊就犹如墨汁般迅速扩染.

     ——这家伙...绝不简单.单论这种随心所欲而爆发的拳力甚至已经不下独尊.

     另一方面,竹中直看着自己冉起白烟的拳头:“起先我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过了一会他皱眉抬头:“直至刚才的那一拳才让我真正的确信,你的身体的确有着特别的柔韧.”

     “……”隼足风无言的摊在地上,思量着应对之策.

     “放过他们俩.现在就滚回去做你们的忠犬!”竹中直漠然而行,走过门槛.“不要迫我杀你!”

     “很明显,只是单凭你的拳头还不够.”隼足风擦擦嘴唇,狼狈的站起.

     门外的二人的战斗,越打越远,早已消失在视线之外.

     “你觉得怎么样?”碧岚温柔的问.此刻的她,有一种令云渺非常奇怪的淡然.她的一举一动都仿佛已经将生生死死置之于度外了.究竟她是对这两位见义勇为的武侠充满信心还是对自己生死漠不关心?他不得而知.

     “包扎的真不怎么样.”云渺看着面前战况.无力的笑.

     “你的要求还真多.”碧岚对着他的额头冷冷挥拳.

     “其实吧.”易准在一旁笑着抚摸云渺的兔子头:“我觉得包得还不错!哈哈.”

     云渺捂头,想不通:“为什么是会这种气氛?”

     接着他便感觉自己周围的气息变得拥挤.

     “……”气氛不对.

     “岚.”

     “嗯?”碧岚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

     “照顾自己.”云渺袖口蠕动,一条青蛇从中偷偷爬出.接着它抽搐几下,由口腔渐渐吐出一把剑.此剑颜色为墨,剑柄倾斜,喙状,眼部的圆球则是一枚红石,剑身有一道深深的血槽.

     “我想作为战利品它总是有点用处的,你拿着这剑吧.”

     “玩够了么?”独尊嘴角咧笑,骑下的巨兽燃起屡屡白烟.“我等了很久了.”

     “够了.”云渺咬着牙,想起之前耳旁的那刺痛的一箭.

     “感觉如何?是想活下去么?”独尊一跃踏下地面.脚下闷响蹦出一股巨大的冲击.原本的坐骑居然化作尘烟!

     “是.”云渺如是.

     易准听着,看似淡泊的凝光不由偷偷得望向碧岚,嘴边泛起浅浅的一笑.纤弱的白裙流袖,脸庞秀美.一瞬间,他出神的凝视着,仿佛从未见过那么纯美的眼睛.

     “那你唯一可以做得就打倒我们!用我的鲜血换取你们所谓的自由!只有战胜恐惧的人,才有机会等待希望的到来!”独尊招手,蠢蠢欲动.

     “一起见证死亡的气氛吧!”独尊越步,聚集起让人窒息的压力.像一头野豹子低身狂奔,并在同时放声咆哮,犹如魔鬼的呼唤.然而迎接他的却不是云渺的术式.

     是一个佝偻的身影.

     这让云渺心中不禁百感交集,难以道言.

     易准踏上几步,挡在云渺面前,凝聚气息,双指默默朝向独尊.漠然的面对独尊如虎的气势,散鬓轻飘.

     他直视独尊.“指剑,领教.”

     云渺仔细注视着他的手指,很快,无尽的剑气竟从易准的尾指、食指、拇指喷出!

     指气形态如弯柳,锋利悬弧.在独尊面前旋起无数!封锁一切角度.

     独尊冷哼.毫无畏惧对着面前无数的利刃强行硬闯.

     毫无疑问,积聚的疼痛直彻独尊面颊、贯穿其肩膀、撕裂着他的胸口.却让他的动作更快、更加疯狂.

     二人差距仅距一步,

     独尊当即拍出一击生猛重掌.

     易准未动,全身的气流瞬间散尽,又续而再次凝聚.凌乱的指气在右手的指间集聚为剑势.

     他晃动手臂迎向独尊生猛的重掌,用中指、食指化成的指剑刺向独尊,径直贯穿了独尊的手掌.

     但是,

     “太天真!”独尊无惧!下腹被贯穿.疼痛只是愈发的刺激着他的身体,硬身着挺近.面对猛烈的攻势,壮硕的身形更快.被剑气贯穿的掌间扩起一个巨大的血肉裂痕,而后剑息划穿面颊.鲜红的血液如池水洪流般在脸上轰泻而出.

     但稳占上分的易准表情首次露出意料之外的一丝骇然.

     那一瞬间,他忽然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

     最为恐怖的一击!

     “厉害!”他坦然称赞,甚至不闪躲.

     突然一声沉闷的巨响,

     啪!

     光已目视便能感觉剧疼.易准的手指就被独尊那强劲的掌劲排得弯折.他身体倒退.手腕的皮肤露出骨裂和筋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