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回
    他妈的.

     “干!他妈的.居然射中了一只畜生,没射中人...”独尊把弓箭往地上一扔.背后是绯红的夕阳.

     隼足风双手插胸,在一旁嗤之以鼻.“承认吧,独尊.”他轻蔑的说,“你压根没有射准过一次.”

     独尊听闻,没有理会.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指着云渺地道:“足风...面前的小子瞳孔中散发着一股微弱的气味.它非常特别!他似乎具有不错的实力...合你我二人之力也许可以强行击杀他.但性格使然,你我都不愿意这样做.”

     “是你来还是我来?”独尊恶笑.

     冷汗溢出.云渺维持着蹲伏捂耳的动作.出奇的谨慎.

     “自然是我.”隼足风漫不在意.忽然走近独尊.抚摸那只巨熊脑袋.巨熊呼应,舔舔爪子.

     云渺紧盯.手上沾满的鲜血已落到了地板上.

     瞬步!

     “拼劲你的力气吧!不然这里便是你的葬骨之地.”隼足风化身风束,朝着云渺飞冲.毫不困惑、没有怜悯.他的骨指发生着某种微微的变化.指尖凝聚愈长.

     “...”云渺无言的祭起术式.

     碰!

     隼足风像是猎物附在蜘蛛网上一样,一时难堪.整个脸、身子,被置身于一道奇异的透明墙壁之外.但双手的指尖却刺进了看似无坚不摧的墙壁.

     “奇妙!即使我身经百战,也从未见过这种术式.”独尊莞尔.

     隼足风愈动,连动起瘫软的墙.他怒喝,“破!”

     墙裂.

     隼足风俯身续奔.血脉互动.他的身上隐约又传来细微的惨嗥.

     云渺瞳孔凝聚.

     白色的挂布出现在他视线之内,轻轻飞飘.

     “哈哈哈!这么精彩的戏份老子这么能错过!!?”竹中直大喊.

     只是瞬间,飞奔中隼足风像是风筝般瘫软.精瘦的肩膀努力的挣扎着,却轻易的就被强制压倒.竹中直压坐在隼足风身上.徒手就足矣给隼足风的脑袋一股强烈的重击!

     隼足风毫无挣扎.接触着冰冷、脏乱不堪的地面.一动不动.

     独尊做出一副略略吃惊:“哇哦.”

     “由身体的指骨中延长化成利刃锐刺...并非武器,而是身体的一部分.能有如此神效.一定是远西印加塔万延的绝密之术·『血器』.”易准没有看谁一眼.负手背对着众人,把玩着墙壁上的那具诡异妖尸.

     “传闻数十年前,为对付南鸦的那支可怕的“三无”军队,洛仰皇帝潜派亲信从峡海民间重金贿得如此无道之术.不过我很好奇,如此可怕的远北禁忌之术为什么没有在军队中实践起来?”易准转身,风度形若行云.

     独尊看了他一眼,苦笑回答.“说来好笑...那禁术对人的伤害极大.试验时造成的撕心裂肺的剧烈疼痛并非常人所能忍受.时至今日能完全的作用于的这种禁忌之术放眼整个中洲也仅就只有一人.”

     云渺一直不语.他发现那瘦子语言上的陷阱.仅仅只是猜测的几句话就让来者暴露了东太皇朝派遣而来的身份.毫无疑问,自己对碧岚所述的推测已被证实,甚至……完全正确.

     独尊扬起张狂地笑容,“你们是什么人?”

     “见义勇为的侠士罢了!自古降妖伏魔、行侠仗义便是我辈武人的职责.”竹中直毫无笑意,“而我们这类人总是能敏锐分辨善恶对错!”

     “自以为是的志者!?”独尊大笑,“吼吼!莫不是赤者行会!?”

     咚!咚!咚!

     阁梯上传来脚步声,烦躁和恐惧云渺让小心的盯看这那个巨熊上的猎人,没有理会.

     接着他感觉到一阵温柔.和心酸.

     “啊岚...”他回头.是碧岚.

     “你的伤...很严重.真的...”碧岚看着云渺耳边粘稠露骨的血迹.

     “死不了的.”云渺无力的笑.

     那个女人却只觉得——够了.

     无论如何,真得够了.

     她抛弃尊严,暗下了一个决定.

     碧岚转身,看向骑在巨兽上气宇乖张的独尊:“究竟要怎么样你们才可以放过他?”

     云渺一时无言,

     碧岚一声叹息,“让他走吧.”

     “闭嘴...”云渺气若游丝.

     “他...他是无辜的.”碧岚咬牙.

     “闭嘴.”云渺细声.缓缓起身.

     “我知道.”独尊冷嘲,朝着碧岚点点头:“你也是.无辜的”

     “这是我唯一的祈求~只是放过他.放过他…”碧岚连声音都疲软了.

     “我叫你闭嘴!!!!”云渺那瘦弱的身子忽然发出猛烈的咆哮.

     碧岚回头望着云渺,双眼血丝隐隐,红肿不堪.也就在那一刻,云渺见得她脸上虚弱的疲惫.心中刚刚爆发的烈怒火山就仿佛遇到了极北凛冬的寒息令其顿时息然.也令他陷入很久的沉默.

     碧岚又看了看独尊.

     独尊顿愕,接着像是理解了什么.换上一副惆怅的神情.不断着摇头.

     ——拒绝么?

     “这样做只是为了拯救这个腐朽的国家!”独尊不容质疑的肃穆.“你们死得其所.”

     “恩,真是值得赞赏.一旦扯到远大虚无的利益...无论多么残忍多么愚昧、卑劣的事.一瞬间就会显得高尚许多!”云渺的虚笑之中满是嫌恶,“拯救?真是完美无瑕的冠冕堂皇之词.”

     碧岚愤怒呛声.“凭什么?就因为一些对我们来说莫名其妙的理由就轻易的就夺走属于别人的一生?”

     独尊无动于衷,转瞬变了一副邪恶面孔.“抗议又如何?挣扎有何用?几千年来,当权者仍旧会把年轻的士卒送进偶发的战火之中.死亡是命中注定的一部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份狂笑另其他人静默了很久,其中包括隼足风.他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豪言笑语,犹如在思索什么一般.!!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在享受其中的另一个过程而已.”

     这份狂笑另其他人静默了很久,其中包括隼足风.他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豪言笑语,犹如在思索什么一般.

     “...那个...小妮子,能听我讲几句么?”竹中直突然举手说.

     “说!”碧岚微微震动.

     “虽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你有一份对于自己生命的尊重.我认为,光是这样就值得竭尽全力了!”竹中直走到碧岚面前.“或许我们并非从天而降正义的使者,却是世间平凡的流浪志士.听清楚,这并非奇迹.我问你,愿意活下去么?”

     碧岚愕然.痴痴点头.

     “用不着感激我,虽然我还是看到了你眼中感激的泪光.”竹中直温柔的笑着,延续着千万年来前人秉承的气宇.“接下来的一切只是出于偶然...但是你们俩无论是谁都不会死.”

     易准看着竹中直默默一笑.真希望能见识到他不凡的人生.

     独尊脸上则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似乎完全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云渺低头,心口泛起一阵酸楚.

     “要玩?我奉陪到底!”独尊倘然,高举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