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回
    简日.

     摆兵布阵,炫耀武力.

     那一刻,这个国家...毋庸置疑,正值强盛!

     先是帝君,兵卒们以喝声作为应和.气势高涨.他的声音明明清澈,但此刻却显得那么无力.

     之后是巡道将军.他的嗓音沉稳而内敛.他只是说了几句,台下的兵卒的热情便达到了高潮,如发情的野兽一样嘶声呐喊.给了极其轰烈兴奋的反应.

     帝君坐在远处,对南宫伤苦笑着.『我恨演讲!』

     南宫伤作为常侍郎,给事左右.大多时刻都是跟随者帝君.眼前总会见到平时见不到的.耳边总会得到一些半听懂,或不懂的讯息.比如,那位宫廷之中的魅影.象征着宫廷侍卫中的『阴』.那个女侍卫...她曾一度是他心中的一道谜题.而今,在某个时间,他有幸总算是见到了那个女人...当然,还有刽子手·晨铎...这等代表死亡的神秘人物...

     “巡道此人,久居高位,深得民心,广受爱戴.其人善战谦和,喜怒难测,与通常北方将领不同,对他只要注意以礼相待,即便心中不悦,但说服应是轻而易举.由他鼓舞士气理所应然.既能将烫手山芋递给他,又借此能获得更多支持.”这是那位清秀沉郁的闻星对此所做的评价.

     “殿下若是想要战斗,他几句话就可以给你一场战争.”

     帝君一听,若有所思.

     侍卫统领·那日走了进来,他是个矫健的男人,慢慢半跪下身,低头抱拳.“殿上,据回报,洛薛亲王失踪了.”

     坐在一旁极为壮硕且白发的男人,皱着眉头.摸着自己的脖子问,“隼足风呢?”南宫伤因为其诡异的容貌不由的望向对方,对方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转头对着他做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这令他全身发麻,几近呼吸不得.

     还好,那日救了他,“失踪.”

     朝仪御使·风羽皱起眉头,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这下麻烦了.”

     谈到自己的亲弟,帝君似乎有所感触,一声叹息.问了南宫伤一句,“你觉得,他如何?”

     南宫伤惊慌,“属下不知.”

     “但说无妨.”

     他管得住自己的舌头,“我不了解那位大人.”他补充,“至少,我知道.他很聪明.”

     帝君转移目光,问那位清秀沉郁的男人,“闻星,你怎看?”

     “的确!”闻星道,“亲王他不缺才智.招人喜欢,没有一点架子,连对待贫奴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能逗得宫廷之中任何一个人的笑容.但他仍缺乏的是判断力和耐心.甚至不懂隐忍.”他瞥了帝君一眼,“耐心的等待.很快,他就会做出响应.即便故事的内容各不相同.”

     于此同时,远方的北域,寒封城!

     在一处住宅中,也举行了一个的议会.

     尹虚真双手负后,“根基不稳,若是一个不稳当,所有的努力都会坍塌跌倒.我认为我们第一步便是要获得贵族们的支持.但要小心,若是他们对旧主忠心,随意而行只会招来祸端.”

     “扶持我们的势力亦可能会遭到反抗和排挤.需谨慎的提高部分向我们靠拢官僚的地位.”

     “可以的话,就挑选拜悲的余脉入殿吧.他们是古老高傲的一族,但作为拜氏的分家——他们空有血脉却没有实力.曾因和白柳的矛盾而愤然出走.即使群臣挽留相劝都不曾妥协.而今他们显然没落,却因为其祖先『残酷奴主』·拜呈寸一度威震红河两岸,北方一带无人不知晓其威名,连粗野的巨人都屈服膝下.他们名望仍在.只要稍加相劝,其一族的回归对我们大为有利.”

     “接下来就是平民,他们显然不关心政治,只是寻求食物的猫,并无绝对的忠诚可言.北域地势辽阔,部落野人流寇对村落商旅抢劫频繁.而旧主白桦对此似乎并未有什么动作.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树立平民对我们的信心.”

     隼足风感叹,

     ——尹虚真...这家伙的确有些才略,将计划布略的有板有眼.但很明显,他犯了所有读书人都有的毛病——自说自话.

     于是乎,

     白雪皑皑,冷芒一片,只留寒风在森林里冷语.前沿的村落,哨塔全部成了残檐,只因为蛮族部落将那片土地洗劫一空.火和狼烟便是那些满足胜利时无声的宣言.目前掠掳延伸至此,大部分的村民因为害怕?或者说是厌倦了这种恐惧度日的生活.数日前都已迁徙.只留下冷风吹过空房时留下的叹息.

     灯笼于风中吱嘎作响.

     他已在这边镇驻留了几日了,偶尔朝远方看去还会有几个稀疏的人影晃荡.那肥猫更是辛苦,来来往往于各个地点.

     北域地势宽广,气候寒冷,千年来一直由历代疆北国主白氏所统治,三百年前的国主白瑜乃是不世之材,铁腕手段,排除异己,歼灭西北花蒙古国,势成北方一国.在形势大好之时却意外于城楼摔死.然而一直有传言声称其死于星辰帝国的暗杀.其子白亮亦是野心旺盛,意欲南下,疆北一国六次南侵终下中洲,初始纵横北方一带,势如破竹,可惜最终遭阻于昔流城之物,昔流城主·拜燕亦是天下奇才,统四城之军共成联盟,反击北上,百战百克,连下二十余城,直达古城·寒封.自此之后便依为附属国,并立下誓词白氏一脉只效忠洛氏.

     这个荒芜边镇只有他一人镇守,

     刺客独往,

     能与杀手结伴的也注定是杀手.

     隼足风想起了他的“朋友”.

     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是他的“同类”.

     那天,他回到珍珠客栈,那里已经被毁了大半,围满了指指点点的镇民.他走了进去,看见独尊身首分离,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胸口插着一把剑——帝君赐予姚段的传奇宝剑——夜鸦,他叹了口气,为其惋惜,甚至懊悔,以为那男人的终究还是死了.

     但他错了,

     剑刃的光,留藏红韵,映着微光,是异乎犀利的锋影.

     前朝·『玄』繁盛之时,神庭因为内战莫名消亡.留下一小部分权贵遗民居于陆地.不过尽管权力犹然,可那昔日睥睨天下的威严却不复存在.名存实亡的神使末裔明明与常人无异,但因为某种原因比他们的祖先更加愚蠢、腐败、暴虐.他曾无意间听帝君说:“权力腐化人心.无人可以抗拒.”不错,古往今来一直如此.

     无道的神族后裔终于招惹来了反抗,而这反抗持续到神族权力的灭亡.

     夜鸦剑的主人则是反抗浪潮中一枝独秀的剑客——猎神者.他为好友、伴侣、骨肉复仇踏上旅程.如今那坚毅的身躯已成悠悠历史的土灰.

     而他的配剑经过多次的重铸和易手,始终独特.无愧弑神之刃一称.

     当他把拔出那把剑,剑身轻盈,血液低落,剑刃虹影亮丽.却令人敬畏.

     紧接着,

     独尊的身体再次潺动,那身躯迟钝的摸索了许久,终于拿起自己的脑袋,歪歪的放在颈上,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朝隼足风笑.“我还以为你小子死了呢!”那丑陋的笑容,散发着对生死的嘲弄.

     ...

     他是个可靠的朋友.

     更是个可怕的对手!

     以后,他可能就是自己需要面对的强劲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