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营救余小美
    金疙瘩!

     满地的金疙瘩!

     胡小乐简直欣喜若狂了,差点儿就捡起一块咬上一口,辨别一下真伪。

     不过一想到这满地的金疙瘩,都是从金蟾蜍身上搓下来的代谢物,他还是忍住了冲动,目光热切的望着金蟾蜍:“金兄,以后常来啊。”

     金蟾蜍翘着二郎腿,眼皮子一耷拉:“那是必然,其实兄弟我失眠有因,最近疯狂地爱上了寿星老儿的坐骑白鹤仙子,可是白鹤仙子她总说我身上的钱臭味太重,故此来搓上一搓。”

     叮当!

     和来时一样,悬挂在门口的风铃无风自动,响了几声,金蟾蜍便消失在胡小乐面前,仿佛男澡堂里有一扇通往三界的大门,每当深夜降临那扇大门就会缓缓打开。

     送走了财神的坐骑金蟾蜍之后,胡小乐连忙收起了满地的金疙瘩,用手轻轻一掂,乖乖,足有四、五斤重,于是心想:“嘿嘿,有了这些金子,就能还清狗熊欠下的巨额债务了吧?”

     关了店门,胡小乐并没有立即回到学校,而是骑着自行车一路飞驰,来到余小美家楼下,却意外的发现她家没有开灯。

     胡小乐看了眼时间,才十一点钟,余小美是不可能睡这么早的,可是这么晚了,她们一家人去了哪里?

     正胡思乱想呢,远传两道灯光照亮幽暗的街道,在引擎的轰鸣声中呼啸而至,一辆白色宝马一个急刹停在了余小美家楼前。

     车门打开,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下了车。

     “小孙啊,回去和你们宋总说,对我们小美好点儿,她最喜欢钻石啊翡翠啊这些小玩意儿了。”浓妆艳抹的妇人陪笑道。

     “行了行了,都啰嗦了一路了,你烦不烦啊?”车里传出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不行,我得去把小美接回来,那姓宋的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中年男子一直愁眉不展,总感觉把小美自己留在酒店有些不妥。

     “我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人家宋总看上你闺女那是你的福气,再说了,聘礼我都收了,你反悔也没用了。”余小美的后妈打了个酒嗝,转身朝楼道走去,却被一个穿着连帽卫衣,头发凌乱,目光深邃的少年拦了下来。

     “小美,在哪?”胡小乐冷冷的问。

     余小美的后妈被胡小乐吓了一跳,不过听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认识小美,她顿时放松了警惕,上下打量了胡小乐几眼,撇嘴问道:“你又是谁?打听我们小美干什么?”

     “我是她的朋友。”胡小乐不想跟眼前这个不讲理的女人废话,随手从书包里逃出来一个核桃大小的金疙瘩扔给对方,“既然你那么爱钱,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余小美的后妈微微一怔,捧着沉甸甸的金疙瘩,没想到那个死丫头居然还有个土豪朋友,于是谄笑着道:“哟,原来是我们家小美的朋友啊,快到楼上喝杯热茶。”

     余爸曾从搂上见过胡小乐一面,在胡小乐说出他是余小美的朋友时,顿时就认出了他就是那晚接走小美的少年。

     “孩子,小美她……她在亚天大酒店,666号包间。”余爸的声音有些颤抖,浑浊的双眼中荡起了层层涟漪,胡小乐看得出,余爸那不安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胡小乐骑着自行车疯狂赶往亚天大酒店,然而当他喘着粗气出现在666包间时,还是来晚了一步,服务员正在清理桌上的残羹。

     听服务员描述,余小美似乎被灌醉了,那个王八蛋带着她刚离开不久,胡小乐匆匆忙忙地追回大厅,门口的保安却告诉他,那对青年男女并未离开,应该在楼上开了房间。

     然而当服务员问前台余小美住在哪一间客房时,却被告知为了保护客人隐私,不能随便透漏给他人。

     胡小乐无奈之下,只好乘电梯来到贵宾区,开启月光感知,透视客房内部,逐个排查,终于在某个总统套房里,找到了躺在床上沉醉不醒的余小美。

     让人气愤的是,房间里除了余小美和那个正在洗澡的混蛋,居然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正披着浴巾,吞云吐雾的搓着麻将。

     胡小乐顿时目呲欲裂,不用想也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胡小乐敲了敲门,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一记手刀将对方砍晕,不等那人身体倒地,他便一个豹冲出现在另外三人面前,并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中,闪电般挥出三拳,三人发出三声闷哼,几乎同时倒了下去。

     大概过了几分钟,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当他看到倒在门口的兄弟时,顿时变得警惕了起来,随手抄起藏在浴室里的麻醉枪,然而不等他将枪口指向那个戴着卫衣连帽的少年,就被一个飞旋而来的麻将击中左膝,单膝跪在了地上。

     “你就是宋武德?”胡小乐翘着二郎腿坐在中年男子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

     宋武德疼的咧了咧嘴,冷汗涔涔而落,他抬起头怒视着胡小乐:“码的,不管你是谁,我劝你都不要多管闲事。”

     “是吗?”胡小乐猛地一甩脚,抽了对方一个大嘴巴子。

     这一脚不轻不重,在保留对方头骨完好无损的情况下,踢肿了对方的脸颊。

     宋武德吐掉一颗带血的牙齿,恶狠狠地扭过头来:“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有俩破钱儿的衣冠禽兽嘛?”胡小乐微微一笑。

     宋武德冷哼,咬牙切齿道:“得罪我的下场,你会死的很惨的,不,连同你的家人,都会死的很惨。”

     胡小乐起身,在宋武德面前蹲了下来,狠狠地拍了拍对方高高肿起的脸颊:“你还是先请个好点儿的律师,从牢里出来再说吧。”

     宋武德的瞳孔骤然收缩,这才想起他西装的口袋里还有几包见不得光的东西,可是不等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几名警察便破门而入,将几人牢牢控制住。

     “喂喂喂,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犯了什么事儿啊?”宋武德抱着一丝侥幸,只要警察不翻找出来那几包东西,铁定没理由拒捕自己,床上昏睡了个少女怎么了?那可是自己的女朋友,有她父母可以作证。至于屋里为什么会有四五个男人,打牌不行吗?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啊?有人举报你们聚众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全部带走。”其中一名警察与胡小乐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胡小乐觉得这事儿有蹊跷,于是在来时的路上给高中同学刘远峰打了个电话,虽然那小子警校毕业后一直比较忙,但两人的关系却从未淡化,只要胡小乐这边有事,刘远峰绝对随叫随到。

     胡小乐开启月光感知迅速扫描整个房间,果然在一件白色西装的内衣口袋里发现了几包白色粉末,并用眼神告知了刘远峰。

     “不是,警察同志,你们凭什么啊?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抓我?我要给你们局长打个电话。”宋武德捂着肿胀的脸颊,一脸的郁闷,好不容易找到个干净的女孩,让几个兄弟一起来开心开心的,没想到会招来警察。

     “就凭这个,今天谁也保不了你们。”刘远峰从白色西装的内衣口袋里迅速翻找出来几包东西,一脸严肃的大声喝道。

     看到那几包白色粉面被翻找出来,宋武德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

     ……

     (书已签约,大家可以放心收藏,另外收藏已破三百,感谢大家的默默支持,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