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震撼全场(求收藏)
    “拜托……有这么扔铅球的吗?麻烦你专业点儿好不好?”

     “就是啊,没有加速助跑也就罢了,居然连腰部力量也给省了,他这是要自暴自弃,从此告别铅球了吗?”

     “唉,算我瞎了眼了,本以为他和丁凯伦旗鼓相当、不分上下呢,没想到他心理素质这么差,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

     胡小乐脑袋上淌下来几道黑线,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简单的一个投球动作,居然引来了那么多争议,甚至在这一瞬之间,还有粉转黑,诅咒胡小乐生儿子没P眼的。

     然而当铅球轰然落地的刹那,喧闹的赛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卧槽?!”黑脸裁判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手中的签字笔“咔吧”一声断成两截。

     “胡小乐,好样的!”陈梦雪从观看台上直接跳了起来,激动的大声喊道,在她身边还有前来助阵的林闯、黎光以及陈冬冬。

     “这球漂亮啊。”、“痛快!”就连之前参加比赛的众选手也发出由衷的赞叹,不知为何之前那种望尘莫及的挫败感,在这一刻突然云消雾散,甚至觉得,胡小乐碾压丁凯伦是给大家出了一口恶气。

     “这不可能!!”丁凯伦双眼赤红,简直无法相信胡小乐居然又超过了自己。

     “13米93。”成绩播报员确认无误后,拖着自己惊呆的下巴,报出了胡小乐的成绩。

     “该死,即便我使出了洪荒之力,也比我多了0.1米吗?”丁凯伦把双手插进火红色的长发中,做出抓狂的举动,不明白站在赛场中央那个明明超越了别人,脸上没有任何波澜的家伙,怎么看上去都有些弱不禁风,却忽然爆发出如此震撼的力量,他甚至有点儿好奇,如果加上助跑和腰力,胡小乐又会投掷出怎样的成绩?他是在让着自己?还是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哗哗哗哗哗!

     短暂的沉默之后,全场一阵哗然,在黑脸裁判的带领下,响起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

     这边的铅球赛场的举动,很快就引起坐在主席台上老校长的注意。

     “嗯?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了?”

     “老领导,您别着急,我这就派小乔过去看看,一定如实向你禀报。”

     “不必了,还是我亲自过去看看吧。”老校长坚持说道。

     “好好好,小乔,还愣着干什么?”校长张庆成给乔跃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搀扶着老校长点儿,老校长退休后,担任了市里的纪委书记,这层关系必须维护好,说不定哪天就能派上用场。

     “老校长,我扶您过去。”乔跃江能当上学生会主席,老爹有钱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很有眼色,立刻上前去搀扶老校长。

     ……

     “压制,赤果果的压制,居然还是远了0.1米。”

     “可是胡小乐没有使出全力耶,你们说如果他全力一投,能投多远?”

     “我猜至少15米。”

     “18米。”

     胡小乐在大家的追捧声中,弯腰朝不同方向各鞠一躬,然后挺直了腰板转身朝一旁的看台走去,他微微皱眉,没想到自己这么低调,还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丁凯伦见胡小乐朝观看台走来,起身迎了上去:“呵,不得不承认,你很强,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别忘了还有第三轮的一分钟限时连投,尽管在力量上,你比我厉害那么一点点,但是比起速度,我一定会把你碾压成渣的。”

     “好啊,随时奉陪!”胡小乐脸上依然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与比自己高出半头的丁凯伦擦肩而过,他和丁凯伦没有任何仇恨,即便在赛场上是对手,胡小乐也不想让他过于难堪,毕竟大家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然而让胡小乐苦恼的是,他随手一投,还是惊艳了全场,甚至老校长杨功正都被他给吸引了过来。

     “这位同学,我听到大家掌声雷鸣,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杨功正被乔跃江搀扶着,在看台上坐了下来,有些好奇的问一旁眼角湿润的女大学生。

     那女学生一惊,连忙站起身来,一脸恭敬的说道:“是这样的,刚才有人投掷出了最远距离,轰动了全场。”

     杨功正“哦?”了一声,心中暗道一枚铅球而已,即便投掷出了最远距离,也不该引起这样的轰动吧?心里这么想着,目光还是沿着女大学生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就是那个男生,如果换做别人投出这样的距离,早就激动的跳起来了,可是他却像屹立在狂风暴雨中的礁石不为所动,平静如初,这才是让同学们惊艳的地方啊。”女大学生激动的说道。

     女大学生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人格魅力,有的人狂傲,目空一切;有的人平和,润物无声;也有的人谦逊,却令人感到惊世骇俗。胡小乐就属于这第三种人,他为人低调,不浮夸,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没有什么事儿能把他激怒。

     “胡小乐?谁让你参加的比赛?”乔跃江也沿着女大学生所指的方向望去,正巧看到陈梦雪给胡小乐递水,这个在运动场上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却让嫉恶如仇的乔跃江心情瞬间糟糕到了极点,丧失理智的扯着嗓子喊道。

     胡小乐微微皱眉,扭过头来,并没有理会那只疯狗。

     “喂,你耳朵聋了吗?我在跟你说话!”乔跃江怒火冲天,自己怎么说也是学生会主席,没想到胡小乐在老校长面前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小乔,你是学生会主席,注意一下你说话的态度。”杨功正提醒道。

     乔跃江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解释道:“老校长,是这样的,胡小乐虽然投掷出了最远距离,可是他没有参赛资格,所以他的成绩是无效的。”

     “他为什么没有参赛资格?”杨功正一脸不解的问道。

     乔跃江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参赛名单递到老校长面前,信心满满的说道:“因为名单上没有他的名字,他是冒名顶替别人来参加比赛的。”

     “姥爷,不是这样的。”陈梦雪激动的站了出来,“胡小乐他不冒名顶替别人,而是一名替补选手,我们班上的魏金山出了点状况,不能参加今天的比赛,所以我只好让替补选手胡小乐上场,这并不违规吧?”

     “姥……姥……姥爷?!”乔跃江顿时有些懵逼,没想到老校长杨功正居然是陈梦雪的姥爷,暗道这下子可闯了大祸了,想到这里,他肚子咕噜咕噜一阵乱叫,又剧烈的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