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班长大人饶命啊
    随着胡小乐凌空旋转了几道,应声倒地,他鼻梁上的黑色镜框也飞了出去,恰好落在猴脸杀手的脚下。

     “哎哟哟,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踢到脸了,一定很疼吧?来来来,快让哥哥给你吹吹。”猴脸杀手甩了甩束在脑后的小马尾,一脚踩碎了那副黑色镜框,狞笑着朝胡小乐走了过来。

     “滚开!”胡小乐怒视着对方,虽然在力量上两人不相上下,但是对方的招式诡异多变,不但拦住了无影刀,还避开了霉运光球,一看就是个柔术高手,看来今晚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啧啧,年龄不大,脾气还不小。只可惜哥哥今天没带小皮鞭,蜡烛也滴完了,只怕满足不了你的好奇心了呢。”猴脸杀手走到胡小乐面前,缓缓蹲下身体,“不如这样好了,把你的刀送给我,哥哥就放你一马!”

     “刀是我借来的,你休想!”胡小乐微微皱眉,没想到对方居然打起了无影刀的主意。

     “没错,要的就是这种feel,如果你乖乖的把刀给我,就没意思了呢!”猴脸杀手阴测测笑了笑,“只有杀人越货,抢来的才是最棒的!”

     “滚开,你这该死的变.态。”胡小乐趁其不备,猛然出拳,却被对方一把捉住手腕,借势转身一个大背摔,重新放倒在了地上。

     更郁闷的是,不等胡小乐反应过来,就被猴脸杀手一个飞跨骑在了身下,他的双手飞快的游走在胡小乐身体的每一个器官上,边摸便道:“让我猜猜看,那么长的一把刀,你会藏到哪里呢?”

     “混蛋,快从我身上滚下去!”胡小乐彻底怒了,他活了二十几年,还是头一次被一个男人骑在身下,屈辱与不甘,瞬间化作愤怒。然而无论他怎么反抗,都像小草难以掀翻巨石一般,很快就被猴脸杀手碾压的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

     “裤子里,对,你一定是把刀藏在了裤筒里!”猴脸杀手单手压制住胡小乐双臂的同时,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去解胡小乐的腰带。

     胡小乐眼角含着泪花,奋力挣扎着,以前都是自己尽情蹂躏别人,这回可好,不但被男人给骑了,还被扒了裤子……

     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一团黑影呼啸而至,锋锐如刀的爪刃在划破猴脸面具的同时,在那杀手的脸上留下了三道血痕。

     “谁?”猴脸杀手心中一惊,闪电般弹身而起,掠到五米开外,定眼一看,这才发现刚才趁机偷袭自己的,居然是一只瘸了腿的大黑猫,于是阴沉着脸,气急败坏地拔出了别在腰上的弯刀:“妈了个巴子,哪来的野猫,找死!”

     “喵呜?”瘸了腿的大黑猫舔了舔爪刃上的鲜血,在猴脸杀手欺身而至的刹那间,化作一道黑色匹练,闪电般迎了上去,电光石火间,又在猴脸杀手身上留下了数道血痕。

     猴脸杀手吃痛,仓惶落地,显然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败给一只瘸了腿的猫。

     然而,就在这一人一猫眈眈相视之际,越来越多的黑猫、白猫、大花猫、卷毛猫、短尾猫、埃及猫从四面八方云集于此,猴脸杀手万分惊骇,不等那猫群靠近,便吓得拾起倒在地上的摩托落荒而逃了。

     “黑叔,你要是再晚会儿出现,恐怕我就没脸再见你了。”胡小乐提着裤子从地上爬起来,有些尴尬的系紧了腰带。

     土地老儿掌管着方圆十里的区域,发现胡小乐遭遇不测之后,他化作黑猫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在赶来的路上迅速召集了附近的山神土地。

     由于走出澡堂,就无法继续保持人形,化身黑猫的土地老儿也无法用语言跟胡小乐进行交流,只见他用爪子挡了挡自己眼睛,表示刚才什么也没看到,然后又用爪子指了指学校的围墙,让他早点回去休息。

     目光扫过闻讯赶来的几十只化身猫型的山神土地,胡小乐满怀感激的朝他们鞠了一躬:“多谢各位大叔大婶,大半夜的前来助阵,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明天每人奉上一瓶上好的老村长。”

     “喵呜……”群猫一听,立刻用胡小乐听不懂的语言欢呼了起来,那声音就像野猫***一般此起彼伏。

     接下来,胡小乐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翻墙回到宿舍,发现黎光和陈冬冬都还没睡,一个躺在床上看书,一个在玩着电脑,见他推门走进宿舍,两人立刻围了上来。

     “小乐,吓死我们了,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呢!”黎光埋怨道。

     “是啊小乐,我们的确很担心你,对了,你见到狗熊了吗?”陈冬冬跟着问道。

     胡小乐叹了口气:“对不起啊,其实我下午回来过的,可是你们不在宿舍,手机又在打斗中不小心给摔坏了,所以就没联系你们,放心吧,狗熊没事,只可惜我还是去晚了一步,并没有见到他本人。”

     尽管两名舍友知道自己去了卧龙小区,但是胡小乐在讲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时,还是忽略了许多细节,并没有告诉他们,在这一天当中,自己几经生死,差点就命丧黄泉。

     这一晚,胡小乐睡的很沉,一觉睡到大天亮。

     起床洗漱后,胡小乐去学校食堂要了一碗豆浆,几根油条外加一个茶叶蛋,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就发现同学们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确切的说,他们正在小声议论着自己。

     “哎,你们快看,坐在那吃油条的那个不就是昨天刷爆朋友圈的那小子吗?”

     “不是吧,朋友圈里的那个男生戴着黑色镜框,可比眼前这只文艺范多了。”

     “没错,就是他,勾引我们家的小田甜,就算他化成灰我都认得。”

     学校食堂里声音嘈杂,再加上胡小乐与那几名同学隔了几张餐桌,并没有听清他们在议论什么,然而就在胡小乐剥开茶叶蛋的蛋壳,刚把鸡蛋松进嘴里的时候,就被人揪起耳朵,一下子从座位上拎了起来:“好你个胡小乐,你还有心情吃早餐呢?”

     “哎哟,疼疼疼,班长大人饶命啊!”胡小乐一阵纳闷,心想自己也没得罪这个小姑奶奶啊?

     陈梦雪在同学们万分惊愕的目光中,拎着胡小乐的走出食堂,把他逼在一个角落里,掏出手机点开朋友圈,指着上面胡小乐跟田甜的亲密合照,单手掐腰,梨花带雨的说道:“胡小乐,今天不跟我解释清楚了,你哪儿都别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