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寻芳苑的一处荫凉的角落,捧着血盆和毛巾的丫鬟脚步匆匆的走过廊子,刚拐了角落,就被几个外院的丫鬟从身后拉住,捧着血盆的小丫鬟一愣,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世子夫人那是怎么回事?听说是落胎了?”一个丫鬟八卦的打听着。

     端着血盆的小丫鬟一脸凄凄点头,下巴努了努手里的,还往外挪开了点,“这不,一盆子血水都是世子夫人的。”

     “听说世子根本没和夫人圆过房,哪里来的孩子?”另一个丫鬟挑着眉眼一副瞧热闹的询问。

     “莫非,孩子根本不是世子的?”

     “呸呸,这话可不能乱说。”

     “那还让她说,她是寻芳苑伺候夫人的最清楚不过。”有丫鬟攒说。

     端盆子的丫鬟瞧了瞧四周,看没人注意这个角儿,又耐不住交好的打听,只压低了声音道,“咳,这事恐怕是真的。刚才我进去端水的时候,老夫人,侯府夫人,还有世子都在,脸色难看极了。我出去的时候就听的老夫人动气的让玲儿姐姐去国公府叫人来将世子夫人接走呢,说侯府要不得这样不守妇道的儿媳。”

     “呦,这么说事情可能是真的了?”

     “可不是,咱们世子这回的绿帽子真是带的发亮了,要不是昨个儿那事,恐怕都没人知道呢!”

     丫鬟们年轻,甚至有的还有几分姿色,难保不存着什么别的心思,此时你一句,我一句的背后编排着主子的是非,心底却是盘算开了。

     沈婳和木葵昨个儿留宿寻芳苑偏房,今个早上出了这档子事,院子里跟炸开窝似得。沈婳尚在洗漱就被老夫人身边的海妈妈请回麒麟居,沈婳惯是顺从,听着前头动静只问了一句出事了,像是知道不该多她探听似的收了口,免了海妈妈为难,更觉得姑娘识大体。

     二人慢悠悠的收拾了一番,路过廊子,就站在不远处,木葵耳朵伶俐,将她们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在耳朵里。

     “咎由自取。”木葵讪讪自言自语道。

     沈婳听了这话,一卷唇角,看向木葵道:“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回去且让暗卫撤了吧。”

     “可是……”

     沈婳知道木葵要说什么,她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莫不是我的话都不要听了。”

     木葵猜不透表小姐想法,只好作罢,反正他们只要安安心心的等少将军回来就好。

     木葵瞧不明白,其实沈婳的心思却很简单,有人心怀叵测,欲行恶事,她也不会心软的放过。不过那一瞬间她却觉得这侯府真是极为无聊,处理完黄氏的事,她也没有留在侯府的必要了,只等八月,宋子郡上门求娶,只是不知他若知晓将要求娶的是萧氏侯府,还有没有勇气来寻她?

     侯府定不会轻易放她离开,沈婳也想瞧瞧,宋子郡求娶自个儿的心思到底有几分韧劲?

     过了两三日,黄氏果然悄悄的被国公府接走了,拿走的还有一纸休书,可黄氏偷情的消息就如同秋天的芒草被野火点燃,无需风势助长,就已经传的府中上上下下皆是知晓,而且听说侯府一个叫做江徒的侍卫昨个儿因为夜里口喝,去井边打水喝,不小心落井而死了。

     还有侯府夫人陈氏,最近夜夜没有睡好,侯爷竟让人抱了铺褥去了书房分睡,还有人说侯爷第一次打了夫人一耳光,这其中一件件,一桩桩,都成了侯府私下津津乐道的八卦趣闻。

     老夫人自然是不会让此等事情传的太过厉害,吩咐了海妈妈一一去各个苑耳提面命,逐一敲打,渐渐这事情才平静下来。

     一直到八月,炎热的天气愈发缓和了几分,也如同萧绎的书信,竟是半月都不曾送来麒麟居了,这日,沈婳身着浅绯的襦裙正躺在榻子上午睡,红玉靠在床边,手中一把美人团扇,时不时的轻轻摇动,驱赶着蚊蝇,八月倒是不愁蝴蝶来扰人清净了。

     木葵却急色匆匆的走进来,红玉见她脚步生风,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木葵一瞧表小姐还在小憩,才将步子放轻了几分,红玉见木葵这般的急事,放下团扇,二人悄悄的一起离开。

     来了门口,红玉笑着问:“什么事?木葵,瞧你急得一头汗。”

     木葵嬉笑惯了的,能急成这样,那是真的着急了,“大小姐带着姑爷回门了。”

     红玉不解的问,“这是好事,姑娘前两日还惦念着说想见一见大小姐呢。”

     因为新姑爷身子骨不好,原本三天就该领着姑爷回门的,一直拖到八月才过来,沈婳又无法出府,只能等着萧静妤来侯府找她。

     如今来了,可得等姑娘醒来,告诉她才是,姑娘一定会高兴的。

     木葵却心里急,想了想这事还是不能跟红玉说,若是说了,怕红玉又成了热锅的蚂蚁在那干着急,身子才刚刚养好,只再问,“表小姐睡了多久了?是不是该唤醒小姐了?”

     “你不是也知,安家那边大半夜来了人,说是安老太太得了急症,快不行了,要接煜哥儿去安家瞧瞧老太太,姑娘和小公子大半夜的起来,帮着一起收拾煜哥儿的衣物东西,折腾了大半宿才睡下,今日午睡就比往常沉了些。”

     “那等表小姐醒了,红玉姐姐来喊我一声。”

     两人就站在门口,将说话的声音放的极低,沈婳还是被这轻轻的声音扰到了,眉心浅浅的跳了几下,睁开了一双乌眸,坐起来唤了一声。

     红玉和木葵双双进来,沈婳揉揉依然困顿的眼角,吩咐道:“红玉你去打些水来吧,我想擦擦面。”

     红玉一走,沈婳眸子便瞬间清明了几分,“有什么事你说吧。”

     原来表小姐瞧出来了,故意支走红玉。

     木葵抿了抿唇,干脆道:“表小姐,可如何是好,今日有人来侯府向您提亲了?”

     “可知道是谁?”沈婳倾着身子急急的询问。

     木葵一脸的替自家将军嫌弃的神色,“是今年状元郎,宋子郡,表小姐,这人怎么好端端的来侯府跟您提亲,真是不自量力,幸好被老夫人和侯府夫人打发走了。”

     沈婳微微蹙了眉梢,紧着声问:“被打发走了?”

     “可不是,说明日会再来拜访,还不要脸的说要见一见您呢,我们表小姐哪里是他说见就见的。”

     沈婳也不打断喋喋不休说道的木葵,心里是毫无惊诧,宋子郡真的来提亲了,当初她说的那般含糊,留给他的地址,沈婳相信依着宋子郡的作风,定会提前打听做准备,只消稍稍打探,她便能知那是京城一品侯萧氏侯府,如此疑问重重下,若是一般人,定然不会按着她说的日子来提亲的,也就只有那呆头鹅宋子郡敢做。

     既然木葵不屑宋子郡,那刚才急急忙忙的又为了什么,不等沈婳问她,木葵继续给沈婳说,“侯府夫人真是更……过分,今日大小姐领着姑爷回门,侯府夫人竟然让大小姐来当说客?”

     “哦?要说什么?”

     “竟然不要脸的让表小姐您给世子当妾室呢!”这般仙女的人只能是他们少将军的,谁也别想肖想,都是癞□□想吃天鹅肉。

     “婳儿妹妹,若我是来当说客的,可还欢迎我?”木葵刚刚说完,沈婳就听到萧静妤清清亮亮的声音,满是坦坦荡荡。

     “姐姐可来了,当然是欢迎,木葵你快去沏茶。”沈婳眼光一亮,赶忙起身,“姐姐且去外面等一会儿,我穿戴好与姐姐出去走走。”

     “不碍事的,夫君还在客厅坐着,他身子不好,我与妹妹简单说两句先送他回房休息,我还要会在家里小住两三日,之后有的是时间。”

     沈婳点点头,“妤姐姐在裴家过的可好,我听人说裴夫人并不是个好相处的。”

     “妹妹放心,我一切都好。”

     沈婳上下打量萧静妤,只怕她是强颜欢笑,最后却发现自个儿是想多了,瞧着眼前的人依然是未施粉黛的模样,只不过是盘起头发,做了妇人的装扮,可就是这般妇人的打扮依然掩盖不住她身上潇洒肆意气韵。

     “那妹妹便放心了。”

     萧静妤也瞧着沈婳奕奕神采的眸子,浅浅一笑,这是二人彼此的信任,她接起来木葵刚刚的话题,“我虽然不是来当说客的,却是来替我母亲向你道歉的,我母亲除了在陈家做姑娘时不太顺意,自从嫁给父亲,是被父亲万分疼爱的,竟让她生了些肆意而为的心思。”

     “她确实有意让你许了二哥做妾室,可头一个我就不同意,我的好妹妹值得更好的人,我已经给母亲撂下狠话,已然绝了她的念头,无论你是想出府,还是要给大哥一个机会,我都会尊重妹妹的选择。”

     “妤姐姐……”沈婳这一声中不无感动,带了几分哽咽。

     二人再说了几句体己话,萧静妤便道:“今日就不与妹妹多聊了,我先回了。”

     沈婳也已经穿戴好,“我送你。”

     “嗯。”

     沈婳与萧静妤来到客厅,客厅中一个男子正在把玩手里的玉杯,穿着一身玉袍,乌发高束,却并未挽成髻,却是身姿挺拔,唯独有些瘦弱,如此君雅的谪仙般的男子,正是裴琰。

     一见到自个儿的妻子出来,他立刻笑着上前挽住她的手,宠溺的护妻模样,“累了罢,夫人歇会儿。”

     说着还帮萧静妤整理下衣衫,沈婳旁的瞧着,只觉得惊诧二人的感情。

     萧静妤笑笑,“妹妹留步。”

     二人出了麒麟居,萧静妤斜斜的瞧了裴琰一眼,赶紧抽开身子,懒懒的道:“都说了,我这个妹妹眼尖,不用在她面前演。”

     裴琰掩唇咳嗽了两声,“答应做你一年的夫君,总要对你好些才是。”

     萧静妤一点也不信,赶紧催促他,“别嘴贫。”俩人起源是争一幅画,后来不打不相识,成了臭味相投的挚友,临了还被她拉上贼船。

     裴琰嘴角一弯,并不反驳她的,只是忽而记起一事,睨着萧静妤背光的面庞看不清神色,“这般嫌弃我,亏得我还想将小舅舅最近闹和离的消息告诉你。”那轻快尾音中隐含的除了戏谑还有一丝其他,只是很快就教他悉数敛去,竟也无人察觉。

     而听到这消息的萧静妤却是彻底愣怔住了,喃喃道:“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