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沈婳并没有刻意装扮,她穿了一身木兰青的淡雅袄裙,头上随意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支梅花白玉簪,显出几分随意来,虽然不施粉黛,朱唇却不点而红,肤白胜雪,鬓发如云,那三千青丝如锦缎一般披散在肩头,一对黛眉似月牙,眉目间却染着一抹与世无争的恬淡。

     湘云公主笑着坐下,“今日本宫请你们来小聚,总得尽兴才好,这琼山行宫里温泉池不少,最为有名的便是杨贵妃用过的芙蓉池,原是只许皇家女眷入的,本宫却不能独享,一会儿我们来个击鼓传花的游戏,那花落在谁的手里,谁就可以入芙蓉池泡温泉。”湘云说话时眸光有意无意从沈婳身上隐隐扫过,满是妒火烧灼的冷意。

     平南郡主优雅的端坐在旁边的案几,执起茶杯慢慢饮下,很是满意现在的结果,宋郎中意这布衣女子,。

     底下众位贵女们听了公主之言皆是一喜,听说那芙蓉池的水是很是神奇,只泡一回肌肤就能白嫩上三日,所以私下暗里的都打算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唯独沈婳极为不上心,还被旁的萧静敏不悦的指责,嫂嫂是扶不起的阿斗。

     沈婳对于萧三的控诉哭笑不得,神情却依然清淡,她本就不想来,还指望她能兴致多高,所以当击鼓传花游戏开始的时候,沈婳拿到花球也是很迅速的丢给下一个人,但那鼓声响了又响,就是不停,咚咚咚的直扰的人心烦,待的一圈下来,又轮到沈婳手里时,鼓声终于戛然而止。

     平南郡主立刻收回示意敲鼓宫娥停下的眼神,随即望向湘云公主,二人目光碰撞,暗暗笑了。

     沈婳拿着花球还有些愕然,她垂眸盯着鲜花扎成的圆物,眸底升腾气一丝隐隐的警觉,这也太巧合了,去行宫的名单中有她,击鼓传花胜者是她,她的运气未免显的太好了。

     不过,沈婳还是起身谢过湘云公主,正待张嘴拒绝将机会礼让给其他贵女,平南郡主却是打断沈婳的话,直接与公主称有要事要离席,倒像是因为沈婳未来将军夫人的身份极其敏感,公主不愿多说才离席的。

     沈婳这下子被赶鸭子上架,不去也得去了,只见众人的眼神有羡慕的,有恭喜的,也有满是不屑的。

     宴会一散,回了住所,木葵递上来汗巾帕子,却见她神情有些不对,便急急的询问,“表小姐,您怎么了?”

     沈婳摆摆手,讲了击鼓传花她得了花球的事,木葵可是高兴,“表小姐您运气真好,我也听过那贵妃用过的芙蓉池堪比瑶池,就算的枯败的花枝丢进去都能重换新生,绿意盎然呢。”

     沈婳暗暗抽动嘴角,这传说也太夸张了,不知是真的运气好,还是别人为她制造的运气,一会儿便的处处小心,若是执意不去倒有些说不过去,岂不是让那些白白丢了机会的贵女们更燃起八卦之心,还要落下不敬的说辞。

     湘云公主想的周到,还专门派了宫娥接她去芙蓉池泡温泉,宫娥只道那芙蓉池是金贵之地,不许沈婳身边的丫鬟跟着,免的污了圣地,木葵被将军叮嘱过,来了行宫定当要寸步不离的保护表小姐,自然是不肯,还与那宫娥吵了几句嘴。

     “好啦,木葵,你暂且先留这里!”沈婳最后吩咐,并低声对其小声叮嘱,“我若是去了一个时辰还不回来,你就去通知萧三小姐来寻我。”

     木葵一向机灵,瞬间就明白了表小姐的意思,但当沈婳离开后不久,木葵还是坐不住了,她有些身手,打算偷偷的去保护着点表小姐,可外面却来了侍卫,愣是拦住了她的去路,刚才还替表小姐能去芙蓉池高兴,现在木葵的面上已然蔓延上了惊心的担忧,只有公主能调动侍卫,为何要圈禁她一个小丫鬟,只可能是怕她报信。

     莫非表小姐有……危险!

     ……

     离芙蓉池不远隔壁的一个白玉砌成的精致池子里,湘云公主和平南郡主惬意的靠在玉雕的池边,汤水很热,里面撒了各色香气撩人的花瓣,将二人原本白皙的面色熏染,泛起来潮红。

     湘云公主一直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平南郡主眯起的眸子慢慢睁开,脸上起了笑意,“公主放心,一会儿那事必然传的众人皆知,她清白没了,萧将军还会娶这样一个不干净的女人?萧氏侯府的嫡孙媳妇被侍卫玷污身子,萧老太君恐怕也没法接受吧。”

     她一个翻身,轻薄的身子摇曳到湘云公主身边,周围水纹波动,花瓣散开,一股子香气更是浓郁,平南郡主扶住湘云的肩膀,“公主只管安安心心的等着,萧将军是你的。”她的话语轻柔,就像带着一种蛊惑之音。

     湘云公主昂起高傲的下颚,似是对平南郡主,也像对自个儿坚定道,“萧将军只能是本宫的。”

     平南郡主那日让张御医给公主开的药方实则是一道前朝宫廷情-欲秘药,前朝后宫曾有受冷落的妃子为了得到圣上的恩宠,便使用了此秘药,只需在身子上涂抹一种特制的熏香,再给皇上下了这秘药,便能引的皇上忍不住血脉喷张的被熏香吸引,得来恩宠,且不易被人发现。只是人总是贪心,那妃子自觉恩宠不够,给其下了重药,皇上癫狂的跑来,弄了一天一夜,两人皆是因此丧命的,这桩前朝宫廷丑闻自然不会载入史册,而这秘药也被封存了起来,差点失传,幸而被她找出。

     而现在那芙蓉池子里正是撒了特制的熏香,只有沾着人身子才会散发出独特的香味,而在外墙守门的御林军侍卫,昨个儿皆是被下了那重药,沈婳一会儿入了池子必定会引的他们癫狂而来,到时候他们一众女眷谁也拦不住的。

     这里僻静,等听到响动的时候,恐怕人已经被按在地上失了清白,她们再叫人一起好好欣赏这狐媚子的媚相,那些个侍卫定然趴伏在未来大将军夫人白花花的身上,像蠕虫一样疯狂的爬动,还是不止一只蠕虫。

     想想这样的画面,平南郡主就忍不住激动起来,只可惜她的宋郎是看不到了,没关系,她会一字一句的描述给他听,直到他听得厌恶起来,再念不起这个同窗才好。

     至于这湘云公主,不过是她利用的棋子,是宋子郡为她制造了传闻,她相貌平平,又已三十好几的年岁,如何能引的男人念念不忘,皆不过是为了迷惑湘云公主,再买通宫里的一位嬷嬷引荐。

     湘云公主便上钩了,忍不住找上来寻求她的帮助,她接近她本身就是为了替宋郎给皇上下毒,只是初时这湘云公主自恃清高,不喜用这种见不人的手段去争取男人,平南郡主就投其所好,与她出些高雅的点子,这公主竟真的老老实实的听话。

     她嗤笑,现在不是也用了?还总装什么高雅的公主。

     行宫本就带的御林侍卫不多,守在池子外面几个皆是精兵,果然那药效起来,几个御林侍卫开始额头冒汗,脸色潮红,忍不住胡乱的扒着衣领,有那药劲儿全起的,裤子下已经肿成了大帐篷,早就失了理智朝着那诱人的特殊香味奔过去,其他侍卫也正被药劲折磨,哪里还能管的了其他人,一个个癫狂起来不管不顾朝着池子中内涌入。

     不远处的芙蓉池里陡然传出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