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沈婳随着老夫人等进来,就见萧静妤身上披着鲜艳的大红嫁衣,跽坐在雕花的铜镜前,一个老嬷嬷正跪在她的对面手里握着棉线,追着萧静妤的脸好生劝着,“大小姐,您的开脸才行,开了脸才算是媳妇,一会儿还得描眉,画唇,上胭脂,吉时耽误不得。”

     萧静妤却明确拒绝道,“我怕疼,开脸就算了,直接上妆吧。”

     “胡闹,不开脸怎么嫁人?”陈氏进来就听到萧静妤这般说道,她最注重规矩了,侯府的嫡长女十八,熬成大姑娘都没嫁人,她和侯爷让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风言风语不知怎的就越来越旺,压都压不下去,堪堪的成了陈氏的一块心病。

     陈氏只好拉着大女儿说道,这其中不仅仅牵扯她个人,也是整个侯府的脸面,她是萧氏侯府的长女,她若都不嫁人,底下的嫡妹,庶女又要如何议婚,就算定下来,长姐一日不嫁,排在后面的又有哪敢嫁人?

     眼见萧静敏已然到了议婚的年纪,陈氏一方面担忧萧静妤的终身大事,毕竟是自个儿身上的一块肉,说不疼爱也是血浓于水,总归是希望她好的。

     但着实也有自个儿的几分私心,她心里是偏疼萧静敏的,想多为二女儿操点心,她是不指望大女儿能如何了,但求小女儿能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萧静妤嫁人就迫在眉睫,要是这般的拖着,哪家王孙贵族敢踏进来侯府的门槛求亲。

     萧静妤却对这点极为执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分外坚定,便是陈氏在那唬着脸色,她也不要那棉线绞面开脸,“恕女儿不能应了您的要求。”她再次拒绝。

     陈氏不知大女儿心事,沈婳却隐隐约约明白萧静妤为何这般做了,想到他瞧魏家主倾慕的黯然神色,一个已经娶妻,一个却要嫁人,只能感叹造化弄人,彼此错过了。

     萧静敏也不知姐姐心事,二人平日打嘴的时候居多,但血亲的胞姐感情是如何也切不断的,她拉着墨兰一块来劝说,“姐姐就忍忍吧。”

     “是啊,妤姐姐,吉时很快就到了。”墨兰不痛不痒的附和,说的是毫无差错的体面话,既不去招惹萧静妤,又轻轻点着些。

     一直没发话的萧老夫人突然慢慢走过去,瞧着此时上了倔脾气的萧静妤,老夫人是活了多少年的人,又怎么会没一丝感觉,这婚静妤是不愿结的,她了解自个儿的孙女,她的心性是何等的宽阔,便是有些男儿都比不上她的好,绞面又算的什么,除非是静妤心里有人了罢,只是不知她心里藏着个什么人,竟是半点不听她提起过,但凡是可以的,她就算舍下老面也要去帮她说亲才是。

     老夫人清明的眸子蓄满了水雾,不舍是真的,更多的也是对孙女的愧疚,她又怎么不知孙女是为何突然答应嫁人了,只是侯爷的脸面她要顾得,侯府的脸面她更要顾的,便也和陈氏一起劝过,握着她的手,老夫人沉声对他们道:“我的孙女不愿绞面就算了。”

     “祖母。”萧静妤喃喃了一声,满是感激。

     “好孩子,以后的路还长着呢,靠你自个儿走了,若是受了委屈尽管来祖母这里,祖母还能活几年,便还能护你几年。”

     萧静妤抽了抽鼻子,窝在老夫人的怀里,暖暖的。

     待萧静妤上了妆,众人都瞧完新娘子,纷纷要回去了,萧静妤却忙是叫住沈婳,她停了步子,陈氏瞧了一眼,叮嘱沈婳别在这里呆太长时间,领着人出去。

     沈婳不知为何妤姐姐忽而叫住她,不过今日她大婚,她虽然明白她的心思,也知萧静妤此刻内心定是不一般的滋味,但也只能装作不知,笑盈盈的细声道:“妤姐姐要嫁人了,妹妹真有些不舍。”

     萧静妤也笑笑,“过了今年,妹妹也是要嫁人的。”

     “明明是说姐姐的事,怎么又说到我,不知姐姐叫我留下是有什么体己话要说么?”

     萧静妤向来知道这个新来的妹妹眼睛毒辣,心思细腻,什么都瞧的明白清楚,但独独有一件事,她却是不知。

     萧静妤眸光隐隐闪烁了几下,最后像是又一番挣扎,才缓缓的启了红唇,她时间不多了,直接开门见山,“煜哥儿,他不是我大哥的亲生儿子。”

     萧静妤知晓也是很巧合的事情,她答应大哥要保密的,可是昨日回来时,萧静妤也同样担心沈婳未归侯府,便叫来随行的侍卫询问,却听的那侍卫说沈婳也刚刚才回来,按理说她早该回了侯府,萧静妤怕是沈婳中间受了委屈,便仔仔细细问了一番,才知晓沈婳与今年的新科状元郎熟识,那侍卫也是个大嘴巴,偷听到二人谈话,尤其是那句提亲。

     萧静妤虽然不想左右沈婳的选择,可她更偏向自个儿的大哥,大哥难得对女孩子动心,她想帮他一把。

     沈婳被这一句震惊的几乎耳朵都不敢相信,煜哥儿若不是萧绎的亲生儿子,那又是谁的?他又何必要隐瞒?

     “妤姐姐可否能说的明白一些?”

     萧静妤神色极为严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煜哥儿刚出生那会儿,我便知道了,可我不知大哥为何要这般做,定是有自己的理由,所以我希望妹妹可以多了解下大哥,再做任何决定。”

     沈婳点点头,却是无意识的,她突然很想见到萧绎,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清月口中谢家的事情,她总觉得这其中定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吉时一到,太傅家的新郎官终于来侯府接人了,鞭炮齐鸣,可高马上的人一来,在外等候的侯府众人都傻眼了。

     来的竟是裴琰的魏家舅舅,裴琰的大哥无法赶回京城帮衬,魏羡渊只能歉意道:“裴琰身子不好,不宜在烈日下骑马,我替他接新娘子。”

     裴琰身子骨那是众所周知的,萧景舟的脸瞬间黑下来,可这新女婿他又说不得半分怨言,只的甩袖放大女儿出来。

     萧静妤红鞋步步跨出来,刚才声音她早就听到了,没有人知晓萧静妤原本平淡的嘴角在喜娘将红绸送到魏羡渊手里时,她是挂着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