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七月流火,正值酷暑,前头淅淅沥沥下起雨点,不多时就有响雷在天边炸开,雨瓢泼而落。

     风从支起的窗子灌入,驱散闷热,木葵过去关窗却叫沈婳阻止,她倒是挺喜欢这股凉爽劲儿。屋子角落摆着的盆儿里冰块化成小碎浮冰,随风漾开,木葵转而又添了大块陈冰进去。

     “不添也没关系。”得亏暴雨的缘故,这屋里没那么热,冰块又是不寻常好物,何况她寄人篱下——而际遇却全部因为那人改变了,不知怎的,沈婳又想到了那人。

     木葵看她说着就走了神,这些时日经常瞧见倒不出声,反而凑到了跟前仔细打量,表小姐生得赏心悦目,叫人打心眼里喜欢,倏然起了一抹坏心思,“也不知咱们将军在淮州怎么样了?不知有没有受伤呐。”

     沈婳尤未回神,下意识点头附和,脸上的担忧挂念一览无遗。然后倏然反应过来,就对上木葵眯着眼笑意晃眼,不禁起了一丝无奈,她最近是经常在想萧绎,但却是关于煜哥儿的和谢家的事情,这些她都不方便跟任何人去打探的,尤其是煜哥儿身世处处透着古怪。

     “嘻嘻,有表小姐挂心,将军一定不敢让自己受伤的。”木葵赶紧补救,怕这玉人儿又出了神的。

     沈婳哭笑不得,便故意装作被戳了心思一般询问,“可有将军的书信?”木葵几个都是随了萧将军的脾性,说来也可能是萧家的劣根性就喜欢糗人,萧绎是,萧静妤是,连他带出来的人也是。反而摒弃些矜持倒能使他们消停。

     木葵摇头,离上一封已经过去小半月,怕表小姐多想只得宽慰,“可能是在路上耽搁了。”

     “什么耽搁了?”从外头进来的黄氏只听了个末尾,声音含笑问道。

     沈婳眼眸掩掩,如今萧静妤的婚礼过去大半个月,黄氏的人来她这儿探得也勤,萧绎不在,恐怕黄氏会趁着时日动手了。沈婳心里冷哼,还怕她畏畏缩缩不肯动呢,她敢于撒网,她的网也没停过,“表嫂怎么来了?”自然地将先前话题揭过,木葵也识趣地去奉茶。

     黄氏不甚在意,听她这么问的,倒是嗔了一眼,“婳儿妹妹这么说岂不显得生分了,你来府上日子不短,合该是一家人时常走动,偏生生了一把懒骨头,倒是躲了起来,瞧这皮肤养得顺润透白的。”说着竟还亲昵地在她脸颊上掐了一把,今日显得尤为高兴。

     沈婳不着痕迹地退开,对于黄氏的亲近只生出万般怪异,面上却是不显,谦笑的虚与委蛇。“倒是婳儿的不是了。”

     黄氏倒也不是真来追究这个的,反而一招手这才让人看清楚身后丫鬟提着一雕花金漆的食盒。

     “今儿也没别个事,就是想妹妹了,来瞧瞧,顺道府上来了一位江南的糕点师傅,让做了些点心让妹妹尝尝家乡味儿。”黄氏说罢,就让丫鬟取了一碟一碟搁在了桌上。

     红豆糕轻薄得如同几片红叶,可以从半透明的凝膏中清晰地看见暗藏其中的每一颗红豆馅料。香甜硬脆的枣泥麻饼,色彩纷呈的一品玉带糕,核桃,翡翠青梅,如同珍珠玛瑙的莲子和桔饼,四周再有米粉镶成的白边,与名字极其相似……

     “嫂嫂?对婳儿真是太好了。”沈婳作是感激,一眨眼竟有雾气朦胧。论起府里属黄氏温婉可亲,若是刻意相亲,当真没几个能拒绝得了,只怕会交出心去。

     “说什么傻话,喏,尝尝。”黄氏笑语晏晏,拈了一块红豆糕递向她嘴边。

     沈婳亦是笑着一口咬住,捧着吃了起来,大抵是家乡的东西勾起了往日,“唔,师傅的手艺可真好,跟我以前吃的一样。”

     “是么,说起来这还是大叔伯特意从江南百花楼那挖来的厨子,妹妹喜欢吃就好。”黄氏话虽如此,心里却是生了紧张的,萧绎弄来江南厨子就怕是为的沈婳这口,若二人发展出点感情……黄氏眼眸一黯,打定主意趁萧绎不在将事情办了。

     她在糕点里放了从哥哥那讨来的春香露,只不过用量考究了些,到了晚上那才是真真的磨人。

     沈婳故作没瞧见她眼眸中一闪而逝的戾色,只做不知的吃着糕点,毕竟是难得一尝的家乡味,不知不觉竟吃了不少,还直道好吃。

     黄氏在旁边瞧着暗生高兴,又是闲扯了几句家常,方才让丫鬟拎着空食盒回去。

     “妹妹随我去寻芳苑吧?我给你看个荷包的新花样?”

     “这时候去,是不是有些晚了?我怕叨扰了嫂嫂和表哥。”

     “他今日在弘文馆当值,不回来的,就算妹妹在我那睡下都不碍事。”

     沈婳笑了笑,“那行,不过煜哥儿还在苑子里玩,怕找不见我着急,我去说一声,随后就去找嫂嫂,可好?”

     “自然是好的。”

     待出了麒麟居,黄氏再掩不住欢欣,几乎是快步回了自个院子,方能不露于人前。

     沈婳收拾妥当后,就带着木葵去了。黄氏果真拿出了花样给沈婳过目,二人聊了许久,黄氏借着雨水漂泊,越下越大,便劝着沈婳留宿寻芳苑。沈婳绣丽的眉目缓缓抬起来,用一种古怪的神色盯着黄氏瞧,黄氏还以为沈婳发现了什么,刚神色一紧,便是听对面之人咦了一声,“嫂嫂这屋子里怎么的这般热。”

     黄氏听完松出一口气,先吩咐了下人去拿冰块过来,又让人去给表小姐收拾床铺,“今晚我们姐妹俩好好谈谈心。”

     沈婳面上神色微动,弯眉化作感激,就像黄氏期许的那样,一无依无靠的少女得了厚待般诚惶诚恐。

     “表嫂待我真好。”

     ……

     是夜,雨疏风骤,门扇被撞得咯吱响,偏偏屋里头传出□□,叫守在外头的丫鬟不敢进门去关,谁敢打搅世子好事。守门的丫鬟是黄氏心腹,早早服侍世子歇下,没过一会儿又等世子侍卫抱了一名少女前来,还给遮掩了一番,如今好事大成,等明个世子醒来少不了封口哦不——嘉奖罢!

     屋子里红烛摇曳,冉冉熏香带着一丝甜腻气息弥漫,鲛绡薄纱随风荡漾,整张床都在摇晃。地上衣衫凌乱堆着,夹杂着男人的青色玉腰带和女子的裙衫,似乎揭露最初的急不可耐。

     此时一只藕白的胳膊露在外面,紧紧扒着了锦缎褥子,细白一截布了香汗,伴着低低吟哦声叫伏在她后背的男子愈发经不住心神荡漾,喃喃着莘儿愈发激烈挺动。

     底下女子几乎要受不住那冲撞力道,一直唤着萧郎慢些,偏偏这声音绵软无力,反而十足香艳叫萧瑞眼中血腥翻涌,直想将人紧紧占据。

     直至男子低喝一声在她身子里面泄出,紧紧圈固住女子伏着,竟是描绘起她耳廓来,仿佛是一尝心愿,身下女子自己朝思暮想求而不得,那股念想化作渴求,又一次使得还深埋在里面的*苏醒。

     而女子嘤咛一声,早被那密密亲吻撩拨得不行,体内始终有一团火在烧似的,细白胳膊环住男子精瘦后背,拼命依近,仿佛能缓解那股燥热般。

     “喝——”男子再不打算隐忍,双眸转为幽沉暗色,此刻眼中只有女子攀附着自己那抹娇艳,那容貌映在眼中,与沈婳相差无二,深深扣住女子的身体,又是一番强而有力的占有。

     可大概是狠了,女子几次承受下来竟隐隐生出腹痛,脑海中两股神念撕扯,偶尔挣扎恢复一抹意识,几乎是惊慌失色,“萧郎,萧郎不要——”这话恳求竟还染上了哭腔。

     孰知听在萧瑞耳中更起暴虐,不管不顾地冲撞,而她的躲闪更是激怒,动作也愈发粗暴起来。

     “不要——啊!”最后一声伴着凄厉惨叫,几乎传出苑外。

     守门的丫鬟掏了掏耳朵,心底忍不住暗暗生了埋怨,世子有那方面的毛病她是知晓,偶有几回的*也用不着这般罢,又不由缩远了点,不想再听那扰乱心房的声音。

     “铃儿,世子夫人可在?”忽然一道声音传来,丫鬟瞧去,竟瞧见侯府夫人身边的婆子来了。

     铃儿眨了眨眼,紧忙把面上慌乱掩去,“宋妈妈您怎么来了,夫人,夫人……”说着就往那紧闭的门那看了一眼,里头声音仍是能叫人听出是一副怎样光景。

     婆子皱了皱眉,倒对夫妻行房一事没什么意见,可那黄氏明明叫自己过来,眼下待着也不是个事儿,遂道,“那我晚些再过来。”

     铃儿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正要恭送却忽然听得门嘭地一声被甩在墙上,诧异看去,门板震颤中,萧瑞一脸慌乱地站在那,亵衣上殷红鲜血浸染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