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家宴
    侯爷和世子要回来,府中上上下下早就做足了准备,陈氏自然是思念久久未归家的丈夫,带了儿媳黄氏和一众仆妇在内院门口迎着二人。

     但瞧今日的陈氏妆容细致,穿着新制的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衫,下身着了暗花细丝褶锻裙,头面是一套镶嵌暗红玛瑙圆珠乌银扁钗,陈氏的容貌虽不算上乘,也是端庄,这些年又因着萧景舟的疼爱,倒是不怎么见脸上生了褶子。

     从站在内院口陈氏已经数次捋了发鬓,扶了又扶那毫无半点歪斜的发饰,面上难掩紧张与喜悦,但她毕竟是侯府的女主人,站在那里背影倒是故作了沉稳庄重的姿态。

     身后的一众婆子丫鬟即便瞧不见夫人脸上的神色,心底也是明了,碍着两位主子不敢交头接耳的私语,自然是知道侯府夫人的心情,夫人年近四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思念三月不见的丈夫也是人之常情。

     陈氏这般站着,天色都已经侵染了墨意,久等不见丈夫回来她心内也是焦急,便想做些事情分分神,于是低语问道儿媳黄氏,“府里近日来事多,道忘了问问你沈婳那边如何?”

     黄氏眉头蹙着,如同所有府宅的媳妇对陈氏恭敬回道:“补品都送去了,吃没吃媳妇倒是不知,问过一次,说是平日都吃了。母亲也知现在的麒麟居都是大叔伯的人,丝毫探不出口风,而媳妇与沈婳这十来日的接触,待她也是如同亲妹儿一般,倒是没瞧出来她有半分与我疏远的意思,若是以后想也是好劝说的。”

     陈氏满意的点头,“我倒是不担心她,这般好的出路想那过惯苦日子的丫头也不是个蠢的,岂有不接受的道理,能入了侯府过上正经小姐的生活那是她因我修的福气,将来我更会为她寻上个门当户对的好亲事,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

     “母亲思虑的周全,若是顺当倒也好了,可大叔伯这般强势让沈婳入了麒麟居,不知是不是大叔伯觉察到了什么?还有……”

     想到萧绎这根刺陈氏便浑身的不舒坦,赵氏生的这个孩儿简直是她人生中的不完美,萧绎与她那美貌的娘亲相貌是一模一样,尤其是每次他那双冷冷的眸子望着自个儿时,她便觉得赵氏阴魂不散的横在她和侯爷之间。

     再说萧绎从小又性情孤僻,长大后就愈发像是个威胁,和自个儿瑞儿一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老夫人疼嫡长孙,侯爷也器重长子,瑞儿道成了一个可怜的,连这世子的位置都是他赵氏的儿子让出来的,若是有一天他兴致起来再想要当世子,便是谁都拦不住的。

     她根本猜不透这个继子心里在想什么,世子的让位便不说了,可就拿沈婳来说,也不知他那日为何突然有这种要求,当时她因着那小混世魔王被毒的一事露了短处,竟是半句辩驳不得,日后总的想个法子将沈婳从麒麟居弄出来才是稳妥。

     而儿媳最后的犹豫,她也知晓是何意思。沈婳这边虽然不愁,倒是他的瑞儿固执的很,想了想道:“这事可先缓缓,瞧瞧瑞儿见了沈婳是何心思?而且妤儿月底便要成婚,我要忙的事情还有许多,正好趁此瑞儿回来你好好劝着些,是关瑞儿能否稳坐世子之位,你且用些心思。”

     “是,母亲您放心,儿媳都知晓轻重的。”黄氏垂眸应声,低语的一瞬间眼角眉梢尽是遮掩不住的郁郁苦涩。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小厮终于急匆匆的跑过来禀告,“夫人,侯爷和二位公子们到了。”

     说着陈氏便露了明显喜色,再整了整妆容,让下人都掌灯分立两侧,将这地儿照的明晃晃的白亮,好让她仔细瞧瞧侯爷和儿子,自个儿则不自觉得又往前走了两步,灯晕随着她的步子晃动,远处忽而出现了三个身影。

     萧侯爷在最前面,一袭紫红绣鸟纹鹤兽官服,身子挺拔宽厚,虽是文官却是器宇轩昂,难得冷面的脸上露着一丝笑意,身后跟着的两个儿子皆是同样的官服打扮。

     萧绎是麒麟武服,萧瑞是青绿鸟兽文服,两个儿子同承袭了家中好相貌,只不过萧绎长的像赵氏,而萧瑞则更像侯爷一些,父子三人站一块萧瑞除了相貌不俗,道与父兄比显得纤瘦单薄,缺了些男儿气概。

     “侯爷一路劳顿辛苦,快快换下衣服,府中已经备了晚宴,母亲也从别苑回来甚是思念侯爷您和瑞儿。”陈氏上前,打量久违见面的丈夫,话语温柔体贴,待瞥见自个儿子的时候,更是慈目般柔光,独独的掠过萧绎时淡了神色,不闻不问。

     不过萧将军也不甚在意陈氏,要不是碍着父亲的面子,他便早早离开去麒麟居,与小表妹和煜哥儿许久不见,不知二人要如何思念自个儿呢,想着想着便愈发想赶紧去了家宴,清冷的面上不自觉露着一丝不耐烦。

     萧侯爷的话语不多,简单让两个儿子都回各自的院子去准备下,便跨步离开了,陈氏随在身后给了儿媳一个眼神示意,黄氏恭顺的点头,柔声细语让萧瑞他也移步换洗。

     萧瑞置若罔闻,却走到大哥的跟前,俊雅的面上显出一丝尴尬局促,“大哥,刚才母亲她许是太思念父亲了,才会对大哥那般态度,望大哥别介意。”

     萧绎眉梢一挑,嘴角噙着淡笑,抬手用力拍了拍弟弟单薄的肩膀,昂昂下巴,“赶快随弟妹回去,我这便要也回将军府了。”

     萧瑞被大哥的手劲捏的一阵酸痛,便是勉强挤着笑容点头,一脸的敬重姿态,“大哥回了,便快些来侯府,我与大哥今日不醉不归。”

     萧将军别有深意瞥了一眼黄氏,“今日可不行,二弟还是要清醒些的好!”萧将军话是这么说,心里可不想喝的醉醺醺的见小表妹,姑娘家的哪个喜欢近身带着酒气的,倒是自律起来,反正今日便是不喝。

     风尘仆仆回来的三人难得着家,都是舒舒服服的洗干净了身子,换了便服才赶去老夫人的蘅芜苑请安,厅堂里聚集家中所以人,连三房的四个娇妾都隐在三爷和三夫人身后站着。

     另一边上小姐堆儿里的墨兰左等右等,屁股都坐不住了,才盼到萧绎过来,当那昕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墨衣白玉,墨兰差点激动的将手里的茶盏摔在地上。

     引的萧静敏对这点调侃了许久直接都喊了声大嫂子,墨兰画了极美的妆容,双颊本就红扑扑的,这会儿更是红透了却掩不住的高兴也不否认羞涩的垂着头让静敏小声些才好,说来也是奇怪,陈氏不喜长子萧绎,倒是她生的三个孩儿都是十分敬重这位大哥,不曾有半分疏离。

     陈氏对这点儿也是心塞不已,就连与自己最亲近的二女还曾因她对大哥态度不好而闹过几天别扭,陈氏拍着胸脯心痛,倒真是觉得上辈子定是欠了赵氏母子什么,今生他生的孩儿才都围着她的儿子转,时间久了陈氏便是当做不知,任由她们心意罢了。

     “孙儿给祖母请安。”萧将军朝坐上的萧老夫人行礼,老夫人怀中的小麒麟咧嘴扭动身子,问问祖母可以去找爹爹么,老夫人摸了摸煜哥儿头发,笑容早就说明了一切。

     就算曾祖母不舍得小麒麟,他那小身子也早就不管不顾的蹦下来了,跑到爹爹跟前,萧绎将小猴抱在怀中,萧老夫人最疼的两个,自然是赶紧让丫鬟上了椅子给她的心肝宝贝孙子坐下歇着。

     小麒麟扒着爹爹的脖子开始说这几日有趣的事情,萧将军边听着,凤眸微眯,毫无遮掩的转向墨兰的那边,似乎在寻找什么,萧静敏瞧见了赶紧拽着墨兰的手道:“墨兰,墨兰,快点,大哥在找你呢!”

     墨兰微微抿唇,脸蛋羞的更红,但她今日足足一个时辰坐在妆镜前悉心打扮,头上的每一个珠钗都是她反复甄选出来的,无不可谓用心,墨兰对自个儿的容貌也是有信心的,可不想错过让表哥瞧见她的美丽。

     抬了如水的眸子,娇滴滴的向着萧将军也瞧过去,表哥身材颀长高大,英俊不凡,便是在哪里都是人中龙凤,只一眼就让人璀璨的移不开眸子。

     可当她望过去时,萧将军却忽而收了目光,不知煜哥儿说了句什么,表哥的脸上就沉了下来。

     因为是静敏起哄惹的,旁边姐妹都在瞧他们这位冷面的大哥,因为萧绎先前在南疆带兵,回来又自立府邸,也有好些年没见了,墨兰长的出众被大哥瞧上算是人之常情,却不想……原来是在自作多情。

     墨兰一时好不尴尬,绞着手中的牡丹帕子,微咬了娇艳欲滴的红唇,萧静敏扭头呵呵干笑了两声,谁能知道大哥就只是随便瞧瞧而已,坐在一旁向来高冷的萧静妤却不这么想,大哥哪里是随便瞧瞧,分明是在瞧那不曾过来的。

     有人不肯过来,陈氏和黄氏这会儿的也是恼着无奈,让萧瑞顺理成章的瞧见沈婳,这般是多好的机会,却都被一个麒麟居隔着变数,若是沈婳没搬入麒麟居,病了,就算快要死了,她也要将人架着过来。

     既然人都到齐了,陈氏便让人开了家宴,原本已经很晚了,这家宴再一吃,便是早过了休憩的常规时辰。

     萧将军坐在其中想着儿子刚才的话——婳姑母她病了,不能来家宴了。他便吃的毫无兴致,虽然很晚了,她也应该已经睡了,但小表妹病了,做表哥的总该去瞧瞧的,他还给她带了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