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萧静妤的一品诰命夫人是裴琰用三十万两银子买来的,国库近来空虚,急需白花花的银子填补,一个毫无实职的诰命夫人就能换三十万两银子对于现在打着算盘都能哭的户部来说是何等的及时雨。

     皇上要求的一百万两赈灾款勒紧裤腰带算一算终于可以支出来了。

     而这赈灾款的用处,便要从江南的几场大暴雨说起来,因为暴雨连下了几日,洪水泛滥不决,冲垮了大坝,淹没了数万亩农田,流民一时四窜,盗匪横生,淮州贡米又被抢,这里面尤为淮州、杭州受灾最严重,所以皇上即刻颁下圣旨,命太子带着一百万两赈灾款银,偕同三位官员亲自前往杭州地界安置灾民,重修大坝。

     太子出发之时,一封信也从京城太傅府递出,一直送至淮州驿站,可信笺的亲启之人却已经在去杭州的路上了。

     萧将军的马车还有一天的脚程就能到杭州地界了,偏偏天公实在不作美,兀的下起了瓢泼大雨,天上黑云翻滚,地下被雨水冲刷的泥泞不堪,马车深陷坭坑里,如何也推不出来,硬拉了几次,不仅马儿疲惫不堪,被雨水拍打的马眼都睁不开了,马车被拉上来时,屋漏偏逢连夜雨,车轮的横梁竟然又咔吧一声折断。

     裘勇唉声叹气,不得不请表小姐和小公子撑着纸伞先下车,那车顶上飞溅的雨珠子越积越多,只怕再下一会儿,马车就要成一个漏塞子,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煜哥儿被萧绎抱出来时兴奋极了,他早就在马车里憋的坐不住了,将小猴一般扭动的煜哥儿交给一个侍卫,萧将军再去接小表妹,莫说小儿在马车里坐的乏闷了,就连沈婳也觉得在雨中呆着都比在马车里舒服。

     她迫不及待的钻出身子,只是脚都还未沾地,就被一只大掌紧紧的握住,沈婳一抬眸,见是一双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握着她的脚踝,他的手掌是热乎的,慢慢送她又回了马车,虽然旁的有裘勇在给将军撑伞,可雨水飘摇,还是无情的洒在他英挺的面上,愈发显的眉眼深邃了。

     “表妹莫急!”萧绎一向冷冽的声音此刻充满了宠溺,他将身上穿着的大氅伸手一把展开罩住雨水,沈婳承情,微微弯腰再次钻出马车躲进他的大氅下,嘴角轻弯,只是这回脚又一次未沾着地,他却顺势一把打横将她抱在怀中,大氅严严实实包裹住她的身子,只露出一张惊鸿端丽的小脸,原本因为突来的雨水还有些微凉的身子,此刻紧贴着结实的胸膛也暖和了不少。

     马车旁的裘勇不得不感慨,战场上的冷面阎王私下里可真是温柔的狠,只是刚这么一想,一道锋利的视线就扫过来,裘勇脖子一缩,竟是忘记了自个儿现在手撑着纸扇呢,赶紧罩在将军和表小姐的头上送去一棵长势茂盛的大树下。

     萧绎一个眼神示意,裘勇笨的还未看懂,倒是其中一个侍卫机灵,赶紧脱了自个儿身上的褂子,铺在地上,萧绎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裴勇这才明白过来,讪讪的摸摸鼻子,见将军将表小姐放在褂子上。

     那双玉足上穿着的精致绣花鞋并未因为雨水而沾上半点污泥,他又将大氅脱下来直接披在沈婳的身上,又为她系好绳子,沈婳向小麒麟招了招手,煜哥儿欢欢喜喜的蹦跳过来,两人默契越来越足了,他半是玩耍,半是怕冷的钻进大氅里,就像唱大戏时每次跑进幕帘子里,自个儿探出脑袋,再缩回去,玩了一会儿可怜兮兮的说道:“爹爹,小娘亲,煜哥儿饿了”

     眼见着天就要黑了,雨水却愈下愈大,且毫无收敛的架势,在这棵大树下避雨呆一夜更是不可能的,萧绎已经派人去附近查看是否有庄村,沈婳现在只能安抚小麒麟情绪,“煜哥儿等等哦,小娘亲也饿着呢,爹爹也饿着呢,裘将军也饿着呢,大家都一起饿肚子呢。”

     既然大家都一起饿肚子,他也要忍一忍的,他的小嘴一闭,安静下来像个小男子汉。

     萧绎抱臂,瞧着相处融洽的二人,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暖意。

     沈婳在大氅包裹下露着一张如花般的美人脸,煜哥儿也是,平日里裘勇没怎么注意过,也不敢真的仔细去看表小姐,今日放一块被好奇心吸引,如此仔细一比对,也是稀奇了,竟然觉得小公子眉眼似乎哪里与表小姐有几分相似。

     若是说二人是真正的母子,恐怕也会有人信的。

     只是裘勇瞧着瞧着就忽感觉背脊冷飕飕的,他紧了紧褂子,一抬眼正好看到萧将军锋利如刀的视线刮过自个儿身上,裘勇这下子不仅觉得背脊冷飕飕了,更觉脖颈一紧,眼珠子赶紧胡乱溜达,看树,看地,看雨,只要不看表小姐就行。

     这么一看,就在雨中瞥见出去找村子的侍卫回来了,并且他还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就在前面的不远处有几户农家。

     沈婳心里大喜,今日不用在这里听着雨声过夜了,煜哥儿也是拍掌欢呼,一会儿就可以吃到热乎乎的肉包子了。

     萧将军赶紧做了吩咐,“裘勇,你抱着煜哥去农家,你留下来看管马车和马匹。”

     裘勇立刻站直身子称是,拉小公子一起。

     煜哥儿嚷嚷着,“爹爹你要保护好小娘亲哦,小娘亲怕黑。”

     沈婳哭笑不得,明明是他自个儿怕黑。

     “小公子,我们走吧。”裘勇已经蹲下来,小麒麟原本是不想离开爹爹和小娘亲的,只是他最喜欢骑马儿了,尤其是人马,一下子跳到裘勇背上,奶声奶气的的声音充满了兴奋,“还想雨夜偷袭,瞧我麒麟大将军如何杀他个片甲不留,驾……”

     裘勇也不甚在意,欢乐的陪小公子玩耍,“小公子坐稳了,战马要跑了。”

     “你现在是马,不能说话,要是这回杀敌表现好,我回去就将我的小厨娘赏给你做媳妇。”煜哥儿学着他爹的样子,装着一本正经道。

     裘勇听完这一声动力更足了,“好嘞,小公子坐好,我们现在就去杀敌。”

     “不许吭,追风。”

     裘勇,“……”为了媳妇只能沉默了!

     沈婳瞧着这一幕,笑的肚子都有些酸了,真是委屈裘勇堂堂一个将军,却要变成牲畜给一个小儿当马儿使唤。

     “上来。”沈婳正隐隐的笑着,被这低沉的一声拉回思绪,转回目光见萧绎也学裘勇一般半撑着身子。

     她怔了怔,望着他宽阔的背,犹豫了下终是爬上去,这时候还有什么好讲究的。

     “表妹抱紧了。”萧绎柔声提醒她。

     “嗯。”她轻轻哼了一声,乖乖的将撑着的手搂住他的脖颈,“抱紧了。”

     萧绎稳稳的直起身子,“伞也打好了,不要管我。”

     “嗯。”

     走起路来,沈婳才知道现在是有多么尴尬,比之上回在魏家马场与萧将军同乘一匹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路上泥泞,萧绎深一脚浅一脚的颠簸着,她的重量又都压在他宽阔的背上,某处柔软被摩挲着,沈婳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萧绎又怎么会感觉不出,嘴角兴奋的笑着,她小表妹看着纤瘦,实则是玲珑有致,他一直觉得都是,如今感受着最真实的柔软,那鼓鼓的香软贴合他的背,萧绎只感觉浑身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似的,天上雨水哗啦啦的下着,他英挺的鼻孔中也哗啦啦的下着殷红。

     裘勇在前面走着,被小公子拍着肩膀叫停,直说后面爹爹流血了,这不上战场的,将军怎么会流血,他脑洞补到十分八千里,不会是后面有刺客吧?裘勇神色陡然一紧,已经做好了要与歹人徒手搏斗的准备,这刚一扭头,看到的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裘勇没娶过媳妇,但是却在军营里听那些糙汉子说起来过,这男人见了想上的女人,血脉喷张时就会流鼻血。

     就因为话糙,没有含蓄,没有拐弯,裘勇才一点就透的听明白。

     他颠颠小公子,憨憨的一笑,“没事,将军只是太喜欢咱们表小姐了。”

     “喜欢就要流血?那爹爹血流干了还怎么喜欢小娘亲?”

     裘勇一愣,认真的想了想这个问题,“那我们赶快到农家,让那家的大娘杀一只老母鸡,给将军做一盆儿补血益气的炖汤。”

     小麒麟觉得这个主意十分不错,他还能蹭点肉吃,再次拍了拍“马儿”的肩膀,“驾,快点追风,却给爹爹杀老母鸡去。”

     “好嘞,小公子坐稳了。”裘勇立即加快了脚步。

     萧绎这边血真的快要流尽了,他身上背的就是一块大豆腐,要多软有多软,而他自己现在就是一块烙铁,要多硬有多硬,哪里都是硬的。

     “婳儿,你给我唱首你们江南曲子吧。”萧绎腾出手摸净了鼻血。

     沈婳也是无事,便听话的哼了一曲江南侬语的小调子,萧绎笑着说雨声太大听不清,让小表妹贴近了耳朵唱,她也未多想,轻轻动了动身子,只是刚歪着头凑上去,萧绎却也同样扭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的樱唇上啄吻一口。

     终于吃到这口折磨人的嫩豆腐了,萧绎心里顿时乐呵呵的,继续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