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落雨
    谭启瑜的动作十分快,还没到两天的时间,他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事情基本上已经办妥了,违规操作的女警官被带走调查,被她包庇的两个涉案青年,也就是当晚袭击孟欣的人,也被逮捕归案。

     最后案件究竟要怎么定性,还是要看受害人一方的意思。

     对于这件事情,孟欣自然是一点犹豫也没有,就按照法律走流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是不能简简单单地就算了。

     嫌疑人家属本来还胸有成熟趾高气昂的,但是没有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事情全被谭启瑜的叔叔给搅和了,这下子那边的人着急了,急忙忙地托人找到了孟家和黎家,千方百计地想要取得受害人的谅解。

     但是孟家和黎家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人,两家人本来就打定了注意不会动摇,所以不管对方如何闹如何求,两家人都不肯答应谅解嫌疑人。因此也就没有了减刑和缓刑的可能性。虽然受害人受到的伤害不是十分严重,但是考虑到两个嫌疑人作案动机十分恶劣,而且并没有自动终止犯罪的意图,因此两人双双获罪锒铛入狱。

     如此袭击案的事情也就算是告一段落。最终的处理结果还算令人满意,当然在孟青山看来,这都是归功于谭启瑜帮了大忙。所以等到事情的风声一过,孟青山就特意邀请谭启瑜和他在xx派出所工作的叔叔一起吃了饭。

     在席上,孟青山对谭启瑜褒奖有加,对他叔叔自然也是各种感谢。谭启瑜在中间为两人互相引荐,如此几个人也就此相熟了。

     自这件事后,谭启瑜也渐渐热络起来,时不时去t大附近的时候,还要专程去拜访孟青山。当然他每次也都不忘带着礼物,有时候也顺带着给孟欣带一些小玩意,孟青山本来一直推辞不收,但是每次都拗不过谭启瑜的热情,因此都只好照单收下。

     就这样很快就到了三月份,天气回暖的时候,t大考研复试的通知也都发放到了每个考生手里。虽然已经知道自己进了复试,但是在收到招生办发来的复试短信的时候,孟欣还是小小的激动了一把。紧接着就是开始为复试做着最后的准备。

     前有孟庆山给她画重点,后有杜云非全方位教学,孟欣的准备一直进行得十分顺利。

     转眼也就到了复试的这一天,复试分为面试和笔试,上午的笔试结束之后,孟欣的心情很不错,拉着杜云非去风味餐厅吃了海鲜锅。

     到了下午面试的时候,几个面试官都对孟欣十分眼熟,相谈甚欢之后,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都给孟欣打了优秀。复试结束的很顺利,一个星期后考研的总成绩就发布了,随后拟录取名单也在学院的网站上进行公示。

     孟欣看着自己在名单上的顺序,有点小小的惊讶,因为像她这样的学渣,竟然也靠近了前十名里去,可见印证了那么一句话,天道酬勤。倘若人生的头十几年她就能像复习考研那么认真,恐怕会跟现在大不一样吧!

     不过真正让孟欣高兴的是,她总算是实现了进入研究所,与杜云非朝夕相处的梦想。

     得知自己被录取之后,孟欣就做好了在研究所占一席之地的打算,因为按照每年的惯例,所有确认考取了研究生的人,一般都会提前找好导师,并且提前进入研究所熟悉研究生学习生活的节奏。

     孟欣为这个事情已经计划了很久,但是让她郁闷的是,杜云非旁边的那个座位,一直都堆满了东西。因为就在当初不知道是谁把东西堆放在上面之后,其他的人也都时不时堆一些杂物在上面,久而久之,那张桌子就被大家当成了杂物料理桌。而杜云非的座位,则仿佛被那座小山隔绝于人世之外,显得格外孤零零。

     孟欣想要把那个桌子收拾出去,但是放眼望整个办公室,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可以堆放这些杂物,因此孟欣只能另外转战场地,寻找其他的空位子。

     彼时季民雅旁边的位子已经被另一个博士师兄占了去,因为那个位子靠近窗户透气性比较好,所以最后只剩下那个被博士师兄抛弃的座位,一个靠在墙角,与杜云非隔了一个对角线的位子。

     看到这个位子的时候,孟欣十分不开心。说好的进了研究所就能每天与男神腻歪,两个人离得远,还怎么腻歪啊?连说话都成问题吧?!

     然而再郁闷也没有办法,孟欣不情不愿地坐在了角落里,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杜云非的座位,“好远啊!”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杜云非站在她旁边,也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座位,情不自禁地也感叹:“是挺远的,而且我的桌子又被那堆东西堵得严严实实。”

     孟欣托腮皱眉,“我要跟我爸要一个储物箱,把那些杂物通通扔掉,正好省心。”

     其实杜云非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他还没好意思跟孟青山开口,不过,这种事情即便是不告诉孟青山,也没有什么妨碍。他已经自己有了主意,于是就安慰孟欣说道:“这个座位你先凑合坐着,等过几天,兴许就有别的位子空出来了。”

     孟欣只好无奈地认了。回想起以前在研究所的时候,要么是跟杜云非坐邻桌,要么是坐在季民雅旁边,那个时候,还是比较舒心的。

     想到季民雅,孟欣这才意识到,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与季民雅联系了。她下意识地去看季民雅的座位,这才发现她位子上也是空着的。

     孟欣于是问杜云非:“我季师姐去哪了?我记得她以前每天都来研究所的。”

     杜云非沉默了一下,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因为她妈妈的病情加重了吧。”

     听到杜云非这样说,孟欣忽然心头一跳。是了,最近每天很多琐事,她都快要忘记了这件事情。犹记得当初魏铭说,季民雅的母亲病情十分严重,可能连春节都熬不过去的,然而转眼已经是三月份了,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呢。

     这种事情总是不好直接问当事人的,因为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状况。

     孟欣只能给魏铭打电话。

     结果孟欣刚跟魏铭打听季民雅,他立刻就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语气十分淡然地说道:“上周五的时候,她母亲去世了。医生说,这已经是病人的极限了,她走了,反而比承受着每天的疼痛,更好一些。”

     孟欣听了之后默然不语,虽然她对季母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想到那是季民雅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儿。距离上周五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季民雅不知道要承受了多少痛苦,而她从来都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不知她还好不好。

     想到这,孟欣小心翼翼地问魏铭:“季师姐还好么?你有陪着她么?”

     魏铭愣了一下,继而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他叹气,“她知道了我花钱给她妈妈看病的事情。然后她一个劲地哭着跟我道谢,感觉她都已经崩溃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怕她一个人想不开,就一直都在陪着她。”

     魏铭说着,看了一眼因为疲惫而趴在桌上睡着的季民雅。自从季母去世那天,季民雅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她的无助,他全都看在眼里,虽然她一个劲地请求自己的离开,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办法让自己这时候离开她。

     思绪万千,魏铭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孟欣说这事情,末了,他只能叹着气说道:“我只能尽力而为,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孟欣听完之后,鼻子隐隐发酸,“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你直接告诉我……季师姐,就拜托你了。”

     “好……”魏铭喑哑地挂断了电话。

     彼时季民雅也从梦中惊醒了,她抬头,眼神空洞地看向空荡荡的床铺,呢喃道:“那个时候我跟我妈就一起睡在这张床上,她晚上睡觉总是不停地翻身,我被她吵醒过很多次,有时候心情很差了,就会因为这个埋怨她。然后她就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不能让我过上好日子。我当时不知道,她之所以那么频繁的翻身,是因为癌细胞扩散,导致她身上很痛很痛,她痛得睡不着觉,只要安静地躺一会儿,就觉得痛得恶心,所以她就只能不停地翻身翻身……后来,她索性买了一个二手的单人折叠床,她把大床留给我睡,自己睡在折叠床上……”

     季民雅一边说着,一边泪水滂沱而下。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沉默着看向那张木板床,忽然失声道:“我没有妈妈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魏铭鼻子猛地一酸,眼泪也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他再没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上前一步把季民雅摁进了怀里。

     她正处在崩溃的边缘,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又被谁拥进怀中。她的世界,落满了大雨,仿佛从今往后,再也没有晴天。

     魏铭沉默着,颤抖着抱着季民雅,只希望,这阴霾,快一点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