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补课
    在回学校的路上,杜云非沉默着,孟欣也跟着沉默。然而杜云非的沉默可以持续很久,而孟欣的沉默仅仅能持续十几分钟,所以十几分钟后,孟欣忍不住搭讪了。

     “师兄,你刚才为什么要让我把辅导班退了?听说这个辅导班是t大附近最好的了,我现在的专业课,不补一补不行。”

     杜云非听完,喉咙动了动,然后垂眸看向孟欣,“就冲他们工作的态度,也不难联想到他们辅导班的质量如何了。无非是会打广告一些,但是辅导的水平不见得有多高。”

     孟欣一知半解地点头,复又好奇地看向杜云非:“既然这一家不好,那师兄有给我推荐的辅导班么?”

     杜云非顿了一下,似乎在做思考,不过很快,他就给出了答案:“我建议你不要报任何辅导班。”

     “啊?!”孟欣有些吃惊,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再往下问,就被杜云非给打断了。

     “我给你补。”

     “啊?!”孟欣又是一声惊呼,这一次,她是的的确确被杜云非惊到了,一时半会都没想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愣了好一会儿,孟欣才猛得一拍脑门:“天哪,有师兄给我补课,我准定能考上研究生了!”

     杜云非听了不由得侧目看她,“这都是什么逻辑?就算是我现在上阵考研,都不一定能考得上。你又如何保证自己一定考上?”

     一句话说得孟欣面红耳赤,羞愧不已,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讪笑道:“哎呀,我这不是高兴嘛!既剩了补课的费用,又找到了最好的老师,可不是一举两得么!”

     实际上孟欣心里想得更多,于她而言,这不仅仅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更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想来总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她本不敢找杜云非给她补课呢,却料不到他竟然主动提了出来,这不是上天给她的缘分,还能是什么?

     想到这,孟欣不由得喜滋滋地笑起来。

     杜云非扭头看一眼她笑得忘乎所以的模样,叹息着摇摇头,然而轻咳两声以示提醒。

     孟欣这才如梦初醒,笑嘻嘻地对着杜云非说道:“师兄,你自己的学业任务不是很忙么?给我补课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啊?”

     杜云非轻笑一声,“有什么耽误的,我早就达到了毕业要求,现在做的这些,不过是处于兴趣爱好罢了。”

     孟欣愕然不已,“不是吧?!你现在才博二吧?怎么这么快就能毕业了?既然达到了毕业要求,你怎么不申请毕业啊?”

     杜云非又侧目看向孟欣,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一时间有些好奇为什么她的头脑竟是如此简单。

     “我不想那么早毕业,再说了,毕业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自己能做决定的,不论是学院还是老师那里,都有固定安排的年限,我暂时还没有打破规定的打算。”

     孟欣恍然大悟的同时,也露出了敬佩不已的神色,“师兄,你真的好厉害,你就是我的偶像!”

     杜云非扶额,“算了吧,都是纸上谈兵而已,任何一个能读上博士的人,都不是笨蛋,之所以有些人取得了比较出色的成果,不是因为他真的智商上有什么突破,而是因为他付出的时间比别人要多许多而已,在中国当下的科研环境之下,还没有到达拼智力的程度。”

     孟欣似懂非懂,但还是乖乖点点头,“那也就是说,只要我能考上研究生,那就证明我不是笨蛋对不对?”

     杜云非被她这样可笑的问题逗乐了,忍俊不禁地盯着她笑了笑,“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吧。”

     孟欣顿时欣喜不已,“那我不论如何也要考上,至少证明我不是个废柴。”

     她这样壮志满满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可爱,杜云非看了几眼,忍不住嘴角上扬,虽然他不说话,但是从他的表情上,也能够看出他其实心情不错。

     趁着路灯,孟欣偷偷摸摸地看了杜云非好几眼,发现他笑起来的样子既生涩又透着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果然是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男人呵……孟欣偷偷笑了起来,越发满意自己的眼光了。

     *****

     因为要补专业课的缘故,孟欣另外在图书馆的交流区找到了一处自习的地方。因为这里更方便交流。因此除了平时她自由做题复习的时间,还要额外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让杜云非给她补习专业课。

     由于考得是孟青山的研究生,因此很方便的就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份专业课大纲,照着这个大纲,孟欣买了不少专业课的书籍,后来孟青山又给她准备一份五年真题作为模拟试卷。听说杜云非要为孟欣辅导专业课,孟青山更是热情地把杜云非请到家里吃了好几顿饭以示感谢。

     如此孟欣复习专业课的进程也拉开了序幕。

     平时辅导的时间不固定,因为杜云非的空闲时间不怎么固定的缘故。对此孟欣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正杜云非不在的时间,她就自己复习数学和英语,时间也一直利用得很充分。

     到了十一月下旬的时候,辅导的时间突然固定了下来,一开始孟欣还没有注意到,直到接连一个星期杜云非都很准时地在晚上七点露面,她这才渐渐发觉时间固定了下来。

     孟欣觉得好奇,就问杜云非:“你现在是没什么任务了么?”

     “是。”杜云非答得简洁,孟欣也就没有再问,想着大约是接近寒假的时间,学术任务渐渐也少了吧。

     直到有一天与季民雅一起吃饭,听她偶然说起了最近一次的学术交流年会本应该由杜云非主持,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却固执地推辞掉了,因此主持的名额就落在了另外一个研究所博士身上。

     说到这事的时候季民雅还有些忿忿不平,“每年的学术交流年会都是杜云非主持的,其他人根本没有达到主持人的水平。如果不是他执意推辞的话,也不会让别的研究所的人把这个名额拿走了。”

     关于学术交流年会,孟欣有些耳闻,据说是学院里一年一度的学术论文交流盛会,届时会有很多的研究生和博士生上台演说,汇报现阶段的优秀学术成果,这样一场盛会,少不了一个学术出色的主持人来作为顶梁柱,杜云非自进信息科学研究所硕博连读开始,就一直担任着主持人,可想而知他的学术荣誉在整个学院都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由此孟欣也隐隐约约明白杜云非之所以推掉了主持人的名额,多半是因为不想耽误为她补习专业课。想到这,孟欣心里暖洋洋甜腻腻的,整个人都开心得仿佛找不到方向。

     季民雅却不明所以,好奇地问她:“是杜师兄的名额被人抢了,你不应该很生气么?”

     孟欣神秘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师兄之所以推掉了名额,都是因为要给我补课啦!”

     季民雅猛得一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孟欣,过了会儿,她才缓了过来,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这样啊……那……还挺好的……”

     其实她不觉得哪里好,也不明白到底哪里好。此时此刻,她心里唯有苦涩和寂寥。便也无心再与孟欣聊下去。孟欣因为着急回去复习的缘故,倒也没有觉察季民雅情绪不对,因此愉快地与季民雅分别,开开心心地往图书馆去了。

     、、、、、、、、、、

     有了杜云非的助攻,专业课复习得异常顺利,只不过半个月的功夫,孟欣就把大纲知识掌握了差不多,唯有关于统计学和运筹学的有些内容掌握得不是十分透彻,因此杜云非就针对这两项给孟欣来了一次专项辅导。

     为了加深记忆,杜云非特意抽出了一整天的时间进行‘魔鬼训练’,从早上8点开始巩固理论知识,一直到下午两点的时候再开始做历年真题,如此做到了晚上8点钟,孟欣已然疲累不已,杜云非则开始就她做过的题目逐一讲解逐一归纳。

     “这里整数规划,是必考内容,记住画表的规则……”

     “这里需要用到动态规划,寻找最优路径,也是必考题……”

     “这里是假设检验,看清楚题目要求用的是哪个统计量……”

     如此杜云非一边指导,孟欣则随着他的讲解奋笔疾书,生怕漏掉了什么重点内容。

     一场酣畅淋漓的讲解下来,杜云非额头微微有些冒汗,嗓子也隐隐有些上火,而孟欣则更凄惨,因为奋笔疾书导致的手腕酸疼不说,脸一双眼睛都有些花了。

     看着厚厚的笔记,孟欣既欢喜,又忧愁,她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哭丧着脸说道:“好多知识点,我感觉自己都记不住这么多。”

     杜云非喝了一口水,拉过她的笔记本看了看,“笔记记得不错,别看内容多,其实每一题都有套路,你把套路掌握了,也就不用怕做不出题目了。”

     说着杜云非又掏出了红颜色的笔,特意在孟欣做的笔记上勾画了一些。然后重新把笔记本递给她。“这样,条理可能更加清晰一些。”

     孟欣接过来看了看,果然是框架已经显现出来,她不禁十分兴奋,捧着笔记本笑道:“这本子至关重要,将来我要把它作为传家之宝。”

     杜云非被她逗笑了,摇摇头说道:“这样的传家之宝,恐怕会被嫌弃吧。”

     “啧……”孟欣吃吃笑了,然后伸了个懒腰,“好累啊,总算是弄完了,可以回去休息啦!”

     杜云非这才想到去看一眼时间,当视线定格在表盘上的时候,他惊住了,竟然已经是凌晨了。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周围已经不剩一人,唯有他与孟欣对坐在促狭的一方小桌上,半盏橘色的小灯亮着,分外静谧。

     孟欣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此刻的情形。她有些慌张,站起身来绕着交流区走了一圈,有些凄惨地发现,确实整个图书馆只剩他们两人,而且很糟糕的是,他们被封闭在了交流区里,四个出入口已经全部上了锁。

     “管理员走的时候怎么忘了我们?”孟欣被惊得目瞪口呆,“就这么把人给锁里面了?”

     杜云非额头微有薄汗,脸色也有些尴尬,“可能是我们做的那个位置太不显眼,他没有看到吧。不过现在……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