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信心
    看着孟欣滑稽的模样,杜云非忍不住眯眼笑了,季民雅见状,也跟着笑了。

     孟欣不乐意了,嘟嘴瞪着两人:“没想到你们也是会幸灾乐祸的人,我现在不跟你们计较,等到我考研结束以后,再跟你们好好算账。”

     不料杜云非十分郑重地点点头:“那我等着你来算账,不过到时候你要是没考上,那我可能还会继续对你幸灾乐祸。”

     “诶?!”孟欣睁大了眼睛:“你这人怎么……”

     然而还不等她说完,杜云非就绕过她们走了。孟欣急得瞪眼睛,不禁跟季民雅发起牢骚来:“师姐你看看,为什么我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人了啊?”

     季民雅笑而不语,愈发觉得孟欣实在是萌的可以。想来杜云非对孟欣也并无反感,相反的,可能杜云非还真想帮孟欣一把。如此一来,看似毫无可能的两个人,说不定还真的走到了一块去。

     --------

     数学辅导班上了有一个星期,孟欣就招架不住了。不是几个老师教的不好,而是因为她水平实在太差,每节课都像是在听天书。晕乎乎地听完,为了不让几个老师笑话她,她还不敢说自己没听懂,每次都是硬着头皮表示自己听懂了,明白了,但是等人家老师一走,她就立刻两眼冒星星。

     如此反复几次,孟欣自己受不了,授课的老师也看出来一些端倪,特意给她准备了一个小测验来检查一下她的学习效果,结果可想而知,她测出来的成绩很差,授课老师差点就被惊呆了,根本想不到自己一个多星期的授课,竟然没起到什么效果。

     孟欣自己也很委屈,她本来基础不好,白天的时候一直在赶进度,晚上再来听老师的课,根本没有办法消化,考不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授课老师一时间没办法接受孟欣这个情况,所以草草结束了这一次的课就走了。

     从数学学院回研究所的路上,孟欣走着走着就哭起来。不得不说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不是不想学好,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恐怕授课的老师,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蠢的学生吧,估计要不是看在她老爹是孟青山的份上,那几个老师肯定要斥责她而不是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孟欣越想越委屈,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不应该选择考研这条路。一腔热血早就被磨了个干净,剩下的只有茫然和疲惫。

     哭得实在难受,又不想被人看见,于是孟欣趁着夜色拐进了路边的灌木林里去。寻了一个长椅坐下,孟欣捂着脸痛哭起来。

     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哪里有过这些无所适从的时候?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不快活。然而现在,除了无力就是无力,她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块烂掉的木头,即便是有最好的工匠,也难以把她雕琢成型了。

     一瞬间,悔恨和失望涌上心头,孟欣把肩膀的书包狠狠地扔到了地上去。

     “让你白日做梦!让你不切实际!你就是一个大笨蛋!你以为考研跟吃饭一样简单么?你以为什么事情都能顺着你的意思么?!……”

     她哭喊着发泄,眼泪也汹涌不止,胸口隐隐作痛,她清楚地明白,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大写的loser。

     一番宣泄之后,孟欣呆滞空洞地看着远方,影影憧憧的建筑楼鳞次栉比,或是灯火万千,或是漆黑一片,她静静地望着,失落的心找不到停泊的港湾。也许这一次,她真的要放弃了么?

     起风了,灌木丛沙沙作响,摇曳的树影漂泊不定。凉风拂面,孟欣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抬手,用力抹掉脸上的眼泪,用力揉了揉脸。一整天的劳累,几乎让她的神经崩溃了。

     如果真的不行,那就放弃。她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但是心里又响起另一个声音,如果现在放弃了,那以后呢?有想过未来么?

     两个声音在心中碰撞,孟欣难以平静下来。

     忽然口袋里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孟欣愣了一下,紧接着掏出了手机。

     在看到屏幕上那个熟悉的照片的一瞬间,孟欣愣住了,捧着手机的手慢慢的凝固,她定定看着照片里的人,眼神平静而又充满愿景。铃声反复响了很多次,终于戛然而止。孟欣垂下去的嘴角,一点点地上扬。仿佛落下的风帆重新鼓满了风,孟欣又重新燃起了斗志。

     看着照片,她忍不住笑起来。她不能放弃,她不能放弃。

     ‘叮铃铃……’铃声再度响起,孟欣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点击了接听,“喂?佳佳,怎么啦?”

     ------------

     忙着考研复习的事情,孟欣连黎思佳生日的事情都忘记了,在接到黎思佳电话之后,她火速赶往学校附近的商场,买了一个学院风的包包。又火速赶往黎思佳的生日party现场。

     到玩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进了包厢,一群人就热热闹闹地跟孟欣打招呼。

     孟欣一边笑着回应,一边挨着黎思佳给她预留的位子坐了下来。

     魏铭也在场,看见她肩膀上背着个大书包,不禁打趣她:“你这是来真的呢?热乎劲还没过去?”

     孟欣瞪他一眼,不服气地说道:“什么叫来真的?我说要考研,那就是要考研,又不是闲的去玩。”

     她话音一落,周围响起一阵起哄声,几个与孟欣玩得开的女生立刻叽叽喳喳地叫开了:“小疯子都要转型了,世界真的是一天一个样!”

     “对啊对啊,当年谁要敢在她面前提考试二字,她准定能把人撅到姥姥家去。”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

     孟欣抱着胳膊听着大家的议论声,终于忍不住了,她用力拍拍桌子喊道:“你们也就别在那可劲聊了,我不是就坐在这呢么,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尽管招呼过来,我有一说一,绝对不让你们失望。”

     “噗嗤——”黎思佳憋不住笑了,然后搂住孟欣说道:“小欣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怪我,其实你没来之前,我就把你跟博士师兄的光辉事迹都给他们说了……”

     “诶?!”孟欣眼睛猛地一瞪,“我说你怎么二话没说就把我卖了呢?我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可别给我瞎说,要是落进了我师兄的耳朵里,我肯定削了你!”

     黎思佳吃吃笑起来:“我这不是忍不住嘛,她们又一个劲的问我,还有你自己朋友圈发的那个照片,只要不是傻子,应该都知道里面有不少事呢吧?”

     一说到朋友圈的照片,大家就又闹开了,你一言我一语迫不及待地跟孟欣打听男主角。

     “那照片里的男的长得不错啊,小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孟欣扁扁嘴:“他啊,长相也就一般吧,是我爸的一个博士生,就会读书,俗话说人丑就要多读书,他可能是觉得自己颜值不够,拿读书来凑吧。”

     众人听完立刻都大笑起来,黎思佳带头打趣她:“你别不知足了,你这会儿装模作样的嫌弃人家长得不好看,那你犯花痴那会儿,还不是对着人家的照片流口水……”

     “你——”孟欣气得要打黎思佳,“我说你能不能别总是拆我的台啊!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如此众人也不再开孟欣的玩笑,毕竟今天派对的主人是黎思佳。于是焦点回到黎思佳身上,大家齐齐送上各种祝福和礼物,孟欣也赶紧把准备的包包送给黎思佳。

     派对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多才结束,从玩咖出来之后,众人分道扬镳结伴离去,孟欣则与黎思佳和魏铭一道回了t大。

     一路上黎思佳和魏铭都在因为孟欣考研的事情而出谋划策,多了两人的鼓励与支持,孟欣更加有了信心。到了寝室楼下的时候,孟欣和黎思佳准备上楼,魏铭却叫住了孟欣。

     “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黎思佳看看两人,飞快地推了一把孟欣笑道:“你们好好聊,我先上去了。”说罢她就进了寝室楼里。

     孟欣不解,望向魏铭,“什么事情啊?”

     魏铭四下里看看,然后把孟欣往一旁的花坛边领了过去,压低了声音说道:“是关于之前那个借贷公司的事情。”

     听说是借贷公司,孟欣立刻紧张起来,小心翼翼问道:“怎么回事?最近有什么新动向么?”

     魏铭点头:“宏源的人已经被盯上了,听说公诉方已经做好了诉讼准备。届时你嫂子家里亏得钱,应该能追回一部分。”

     说到嫂子,孟欣笑了笑,“要是我哥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会很高兴。前段时间为了冰姐的事情,他忙得头发都快白了。东拼西凑地总算是熬过了最难的时候。”

     魏铭扯扯嘴角,“我还有个更重磅的消息,你要不要知道。”

     孟欣一听,立刻睁大了眼睛,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抬高了,“重磅消息?!”

     魏铭吓得赶紧把她往一边拉了拉,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你叫什么,我这都是内部消息,要是被人不小心听到了,会出乱子的。”

     孟欣方知鲁莽,立刻捂着嘴巴,拼命点头。

     魏铭这才放心把事情说给她听:“你还记得姚鲁威胁季民雅那件事吧?当时姚鲁说会让季民雅贷不到一分钱,我们不是还觉得很纳闷么?都想着姚鲁怎么能有本事控制借贷公司的人。结果最近我妈她们局子里查出来个大问题,说是有个高校行政领导涉足非法借贷,现在大家都在为查这个事情奔波着。”

     听着听着,孟欣就睁大了眼睛:“难道说……这个行政领导就是……姚院长?”

     乍一听见孟欣这样直截了当的把人名说出来,魏铭紧张了一下,四周看了看,发现无人在旁,他这才稍稍安心。“就是他。”

     “果然是重磅消息……”孟欣讶然,“我就想着,姚鲁之所以这么无法无天,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只是没想到……”孟欣自觉震惊,渐渐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沉默了一会儿,她看向魏铭,“没想到你消息倒还挺灵通的,怎么,你不是一直都在关注这件事吧?”

     魏铭闻言笑了笑,“你猜?”

     “咦?!”孟欣从他的笑容里读到了更深一层的意味,很快,她就惊叫起来:“难道说,是因为季师姐??!”

     “瞎说什么。”魏铭不肯承认,笑着拍了拍孟欣的肩膀,“不早了,你快上楼吧。”

     孟欣何其机灵,魏铭这种表现,若说是没什么猫腻,那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信的。因此她笑嘻嘻地凑上去八卦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帮忙牵牵线呀?”

     魏铭神色一僵,迟疑了一下,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来:“其实,也未尝不可。”

     “我的妈呀!姐弟恋呀!”孟欣忍不住笑起来:“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苗头也没发现呢?”

     魏铭敲了敲她的脑袋:“你整天为了考研复习,都快与世隔绝了,当然什么都不知道。话说回来,我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好好准备你的考试,你要是考不上,我肯定要揍你。”

     “诶?!”孟欣皱皱鼻子:“你这人,真不够意思,还藏着掖着。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每天都跟季师姐坐在一块儿,我这要是从旁边扇点风点些火,啧啧……”

     看着孟欣一脸地坏笑,魏铭扶额:“怕了你了好不好,你给我老实消停点,我自己有分寸。”

     话说到这个份上,孟欣知道自己也是敲不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于是只好作罢,瘪瘪嘴摇摇头,无奈说道:“那算了,你自己努力吧,不过我可提醒你啊,季师姐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追到手的人。”

     魏铭何尝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在季民雅眼里,说白了他也就是个毛头小子,倘若真的冒冒失失上去表白,恐怕只会遭人嫌。

     与孟欣分别之后,魏铭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了。想到明早还要去医院,他加快了步子,拦下了就近的出租车,驶向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