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探病
    手术之后的两天之内,都不能进食喝水,全靠吊营养液。

     彼时孟青山和孟母已经各自回了研究所,两个人只能趁着吃饭的功夫回来照看一下孟欣,因此就请了一个护工代为料理孟欣的起居。

     因为麻醉的效果刚过没多久,伤口隐隐作痛,孟欣丝毫也动不得,百无聊赖之际就开始打电话骚扰黎思佳。

     “呜……我好可怜啊!都两天没吃饭了!”

     刚接通电话,孟欣就开始卖惨。

     黎思佳却不吃她这一套,啧了几声说道:“让你天天不忌嘴,这就是教训。说着要坑我周末一顿饭钱呢,结果就得了阑尾炎,可见你这是有多天怒人怨了。”

     “黎思佳!!”孟欣朝着话筒吼了起来,“还有没有一点人性,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黎思佳却哈哈大笑起来:“我也就这个时候可以欺负欺负你了,你就让我嘴上得些乐子还不行啊?”

     孟欣牙齿咬的咯咯响,极尽威胁地怒道:“你完了,黎思佳,趁着我还没好利索,你赶紧潜逃吧,等我东山再起,你可就难逃我的手掌心儿了。”

     “啧……病中不能动气呀小公举~”黎思佳坏笑了起来。

     孟欣翻了个白眼,“你知道就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回去就削你……”

     “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要削别人?”

     突如其来的一声,打断了孟欣和黎思佳的谈话。

     她躺在床上,即便没法抬头看来人是谁,但是从他阴阳怪气的声音中,孟欣也猜的出来。

     她撇撇嘴,不搭理走到床边的人,举着手机继续聊天:“佳佳,孟狗子来了,我先不跟你聊了啊!”

     挂断了电话,黎思佳哭笑不得,这孟狗子不是别人,正是孟欣的哥哥……

     孟天权不是头一回听见孟欣这样称呼他了,但是每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他都有忍不住暴起砍人的冲动。

     狠狠把购物袋往旁边桌上一丢,孟天权一手叉腰就嚷起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

     孟欣不以为然地做了个鬼脸:“不信。”

     孟天权就差没跺脚了,他无可奈何的指了指孟欣,“你就在那得瑟吧,我收拾不了你,总有人能收拾你。”

     说完他傲娇地往小板凳上一坐,开始跟孟欣大眼瞪小眼。

     孟欣不乐意了:“你过来就是跟我吵架的?你要真就这么打算的,还是趁早快走,老头子老太太要是看见你,非得把你腿打折在这!”

     孟天权跳起来:“小兔崽子,动不动就拿他们来压我……!”

     孟欣挑挑眉毛:“不是我压你,你也不看看自己办得那叫什么事儿,要不是我在爸妈面前给你美言,你早被从户口本上除名了。”

     孟天权被呛得哑口无言,捂着胸口大喘气,垂丧着脑袋想了想,还是别在这待着找气受了。

     “小爷不爱搭理你,你自己玩去吧。”孟天权掸了掸手指上并不存在的灰,抬着眼皮看了看孟欣。

     孟欣撅嘴瞥着他,一副巴不得他快点走的样子。

     孟天权气得咬咬牙,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听说对方是院长侄子?”

     孟欣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来:“怎么?你打算替我教训他?”

     孟天权嘁了一声,哂了哂,“跟我有半毛钱关系。”说完他瞥一眼孟欣,嘴上不饶人:“老大不小了,你也让人省点心。”

     孟欣看着他出门的背影,忍不住摇头叹气:“还不知道要谁省心呢。”

     ---------

     吃过午饭回到办公室,经过孟欣空荡荡的桌子的时候,杜云非有些愣神,不过很快,他就收回了视线。

     回到座位坐下,他拿了一本最近看的文献出来。

     翻了几页,不知怎的却不在状态,他不由得又向着孟欣的座位望去。

     “杜师兄!”

     头顶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立刻躲闪了一下,忙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季民雅微笑的眼神。

     “你、有什么事么?”杜云非扶了扶眼镜。

     “听说孟欣手术住院了,”季民雅温声细语道:“我们这些孟老师的学生正商量着去医院探望她的事情,毕竟她也算是所里的一份子。”

     杜云非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应该的。”

     季民雅抿抿嘴,低头道:“大家的意思是,选两个代表过去。”

     杜云非哦了一声,“也对的,也没必要去那么多人,再说了,大家也都有任务在手上,不可能专门空出时间过去。”

     季民雅听完不作声,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杜云非。

     “其实……”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想到之前同学们商量出来的结果,让她和杜云非一道过去,毕竟单方面看来,孟欣与他们两人最为相熟。可是面对着杜云非,她总觉得不好意思说出这样的提议来。

     她支支吾吾的样子让杜云非有些着急,“其实什么?”

     季民雅吞了一口气,“其实,大家的意思是,让我们俩一起过去。”

     杜云非很意外地愣了下,“这样啊……”他翻了翻手上的书,书页哗哗作响。

     季民雅的视线落在他手上,不知怎么心里就有了一些波澜。是她太敏感了么?

     她微微抬起视线,只听杜云非说道:“那好,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就,今天晚饭后吧。我们吃了饭就买了水果和花篮带过去,正好校医院顺路。”

     季民雅飞快地一口气说完,心中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

     果然杜云非点点头:“那好,那晚饭后我在信息楼下等你。”

     季民雅的眼神忽然暗了暗,不过很快她就微笑着抬起头来:“那就这样吧。”

     她原以为,杜云非会想到与她一起吃饭然后一起去买东西……罢了罢了,不想这些了……

     季民雅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杜云非默默地低头,看向手臂上被孟欣抓出来的红印子。

     那是孟欣痛得要命的时候抓出来的,两道红印子,在沁出血以后,杜云非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敛眉,移开了视线,翻开了笔记本。

     ----------

     晚饭后,杜云非如约前往信息楼,季民雅已经等在了那里,手里还提着水果和花篮。

     他上前一步接过季民雅手里的水果和花篮,“不好意思让你等我。”他赶紧道了歉,然后抬头看一眼楼顶的时钟,“7点了。”

     季民雅嗯了一声,“走吧。”

     一路上两人都无话,唯有微风轻轻吹过,带走缭绕的暑气。

     季民雅走在杜云非身后半步,时不时抬头看他挺拔宽阔的脊背。时而有路灯的光芒笼罩下来,两人身上都是斑斓的星辉。

     她下意识地抿嘴笑了笑,眼神越发的温和起来。

     这样的场景呵,竟像假的似的。

     就这么沉默着,两人走到了校医院。与护士打听了孟欣的病房,两个人静悄悄地摸了过去。

     还未进门,就听到里头有说话的声音,杜云非听着声音有几分耳熟。

     抬手敲了敲门,孟欣那豪爽的嗓音就传了出来:“进!”

     杜云非提了水果和花篮走在前头,率先接受了孟欣的惊叹:“你怎么来了!”

     紧接着是季民雅,等她微笑着进门来,孟欣倒抽一口气,转而盛放灿烂的微笑:“女神师姐!!”

     季民雅有些不好意思,“哪里敢称得起这样的称呼。”

     “才不是!姐姐你就是女神,不止在我眼里你是女神,在其他人眼里,你也是,不信你问他们!”

     孟欣大手一挥指向杜云非和魏铭。

     季民雅飞快地低下头去,脸颊一寸寸地烧了起来。

     杜云非也有些尴尬,看了看季民雅又看了看孟欣,不作声。

     魏铭则怔怔地看着季民雅,微张着嘴,惊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孟欣说得没错,季民雅就是妥妥的女神!

     “快把你口水擦擦!都掉到下巴了!”

     孟欣的一句玩笑话把魏铭从怔愣中拉了回来。他不自在地抓了抓耳朵,结结巴巴道:“对,是,女神。”

     孟欣闻言坏笑着剜了他一眼,“出息。”然后转头看向季民雅,“师姐,你看吧,我就说你是女神!”

     季民雅微微抬起头来,脸色绯红,却是很快地瞟了一眼杜云非,他神色淡淡的,季民雅不由得心头一窒。然后讷讷地转过头来看向孟欣,“不扯我了。小欣,我们是来看你的。”

     魏铭闻言局促地往旁边让了让,“来,你站到这边来,这个位置跟孟欣说话不累。”

     话是对着季民雅说的。这个时候季民雅才正式看了一眼魏铭,高高的个子,清爽的一身阿迪达斯运动装,一脸的朝气蓬勃。

     魏铭也看向她,厚脸皮的他这个时候忽然觉得脸有些发烫。

     季民雅仿佛注意到了他的失措,忙移开了视线,笑着走了过去:“你有心了。”

     杜云非却没有上前,他个子高,从站的位置看过去,正好看清楚孟欣。

     许是刚做完手术的缘故,她脸色不似之前那样的红润。

     孟欣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粲然一笑,俏皮问道:“师兄想我了么?”

     杜云非忽然心头猛地一跳,极为不自然地低下头去。

     孟欣不禁笑得更厉害了:“跟你开玩笑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