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醉酒
    孟欣和杜云非回到了研究所之后,就开始着手写论文。而杜云非则在一旁给她指导。

     写了一会儿,孟欣有些累了,就提议出去走一走。

     于是两个人就逛到了信息楼后面的凉亭里。四月的天气,晚风习习,吹动附近的竹林婆娑作响。孟欣和杜云非并肩而坐,相互依偎着,于静谧得夜色中,倾听虫鸣鸟唱。

     静默许久,孟欣想起一事来,于是问杜云非:“你觉得谭师兄怎么样啊?”

     杜云非愣了一下,“还好吧。”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不过我跟他也不熟,对他也并不怎么了解。”

     孟欣就不说话了,两个人沉默着,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谭启瑜这个人。孟欣对谭启瑜的印象还不错,毕竟先前受了他的帮助而且又收了他不少礼物,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其实是很不错的。但是对于杜云非而言,他下意识地有些排斥与谭启瑜深交,其实不只是对于谭启瑜,杜云非在交际上,总是不大热情的,如果今天不是有孟青山在场,而谭启瑜又过于热情,他大概是不怎么想要与谭启瑜有什么交流的。

     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也并不是因为讨厌谭启瑜。只是觉得,这些不必要的交际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

     坐了一会儿,孟欣又说道:“魏铭好像不喜欢谭师兄,说他为人十分的狡诈。是个小人。可是我并没有看出来。”

     杜云非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这种背地里议论别人的事情,他是不大乐意去做的,因此他不作声。继续听着孟欣说话。

     “说到魏铭,我就又想起了季师姐,现在她也不常来研究所了,我都不怎么见到她了。”孟欣说着就开始叹气:“以前我和师姐关系那么好,还说要认她做姐姐,可是现在她都不肯同我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你也不要因为这件事烦心了。”杜云非拍了拍孟欣的脊背,说道:“她现在应该还在调整自己,等她调整好了,应该也就没事了。”

     孟欣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魏铭和季师姐的关系怎么样了。”

     “应该……还好吧。”杜云非淡淡地说道。然后他抬头去看远处重叠的树影,黑暗中,有个人影踉踉跄跄地往凉亭走了过来。杜云非皱起眉头,然后护着孟欣站了起来。

     “是有人过来了?”孟欣也看到了那个黑影,只不过让她十分奇怪的是,那个黑影走路的姿势十分滑稽,东倒西歪好像个不倒翁似的。

     “我们走吧,我看那是个喝醉的人。”杜云非紧紧揽住了孟欣,然后小心翼翼地打算从那个人旁边绕过去。

     与那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借着凉亭外的灯光,孟欣这才看见,那个喝醉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魏铭。

     顺着孟欣的目光,杜云非也瞥见了魏铭,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状态的魏铭,简直可以用烂醉如泥来形容他。

     “魏铭?!”孟欣冲着魏铭脱口叫出声来。

     她的声音惊动了魏铭,他佝偻着身子,两手扶在栏杆上,扭头看了一眼孟欣。紧接着他目光又转移到了杜云非身上,接着他就盯着杜云非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孟欣上前一步,摁住了魏铭的肩膀。

     “我来。”杜云非皱眉,把孟欣拉到了一边去,然后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魏铭。

     孟欣愣了一下,只听杜云非说道:“他喝醉了,脑子昏着呢,你离远一点。”

     原来是担心她会被误伤……孟欣心里一暖,然后笑嘻嘻地说道:“没事儿,我跟他熟……”

     然而不等她说完,杜云非就不容置疑地说道:“说了让你躲远一点。”

     这一下孟欣被他唬住了,也不敢胡来了。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看着杜云非把魏铭扶到石凳上坐下。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看着醉成一滩烂泥的魏铭,孟欣纳闷极了:“难不成也是毕业论文写不完,所以借酒浇愁?”

     “我看不是。”杜云非头也不抬地说道。然后他就用力把魏铭的两条胳膊扶到石桌上放下,于是魏铭就顺势趴在了石桌上。

     “他会不会着凉啊?这个桌子挺冷的吧?”孟欣看着魏铭身上薄薄的t恤,不免有一点担心。

     不料杜云非脸色又拉下来:“他自己都不担心自己,你就别替他瞎操心了。”

     “啊?!”孟欣不明所以,“还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么。我总不能这么没良心吧。”

     “这不干你的事。”杜云非抬头,不大高兴地看了孟欣一眼,“给他家里人打电话,让他家人来接他回去。”

     “别……”魏铭忽然说话了,虽然声音极为微弱,但是也能听出来是使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的。

     “原来还不是很醉。”杜云非皱了皱眉头,“那你要怎么办?”

     “睡……睡觉……”魏铭咕咕噜噜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想睡觉可以,但是总不能在这种地方吧?”孟欣有些担心,“这里有点冷,你不怕冻着啊?”

     魏铭不说话,整张脸都趴在石桌上,好似已经昏睡过去了一般。

     “我们走。”杜云非冷眼看了一眼魏铭,颇为倔强地摇头:“我们管不了。”

     “哎……”孟欣却站在那里不肯走,“好歹都是朋友,就这么把他丢在这里……”

     杜云非抬手,扶在孟欣的肩膀上:“摆明了他不想让我们管他。咱们还是别在这多管闲事了。”

     魏铭还是不说话,整个人都瘫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孟欣不忍心走,想了想,以前魏铭总归是帮过自己很多忙。她要是现在走了,就太不够意思了。但是杜云非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好像是已经开始生气了。哎,她这就搞不懂了,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想了想,孟欣觉得还是不能把魏铭仍在这里,很快,她就想起来一个人来,“我给季师姐打个电话,说下现在这个情况吧,让季师姐过来帮个忙。”

     杜云非愣了一下,继而脸色缓和了很多,“也好。”

     不知道是听到了孟欣说得话,还是因为醉酒难受,魏铭忽然支起了身子,然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顿时一阵酸味袭来,孟欣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我的天……这都是喝了多少酒,也不怕把自己给折腾死。”

     杜云非忙把她往身后护了一下,然后对着魏铭说道:“需要叫急救车么?”

     魏铭清醒了一些,终于能够坐起来一些,他背对着孟欣和杜云非,半晌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头又垂了下去,瓮声道:“不用。”

     听着他的声音比刚才清楚了很多,应该是酒醒了一些。孟欣也就没那么担忧了。但是保险起见,她还是暗中拨通了季民雅的电话。

     “喂……”孟欣小心翼翼地开口,“季师姐,你现在在学校么?”

     季民雅没有料到孟欣会给她打电话,先是愣了很久,继而才心不在焉地回答:“我在。”

     “那……”孟欣斟酌了一下,“那你能不能到信息楼的凉亭这边一下?”

     季民雅皱起了眉头,“我为什么要去哪里?”

     “那个……那个……”孟欣不知道该怎么跟季民雅开这个口,难道要说魏铭现在喝醉了,需要她过来一趟么?怎么都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在强人所难,倘若魏铭和季民雅的关系并不是十分融洽,那么这样的请求,对于季民雅来说,就是一种情感绑架。

     所以孟欣犹豫了很久也都没有说出口来,她不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就在季民雅等得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孟欣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师姐,没什么事,我就是刚才有点事要问问你,现在不需要了,我已经找别人问过了。”

     季民雅愣住了,良久没有说话。

     孟欣知道自己的这个借口找的十分拙劣。也许聪明如季民雅,早就听出来她在撒谎。然后有什么办法呢?

     “师姐……我,我还有点事,先挂了……以后,以后再聊。”说完不等季民雅回应,孟欣就很快地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季民雅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然而直觉告诉她。孟欣不会无缘无故地给她打电话。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让她去信息楼的楼下?

     季民雅的目光转向梳妆台,一个阳光大男孩的照片正摆在梳妆台上。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仿佛男孩就在看着自己微笑。她微微发怔,然后伸手把相框取了下来。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事情来。然后猛地翻开了自己的枕头,枕头下面的加密笔记本,不知道何时忘了上锁。她心头突然雷声大作,下一刻,她跌跌撞撞地起身,抓起床上的咖啡色外套,仓皇地奔出了门外。

     不知何时开始落雨了,毛毛雨打在脸上,开出破碎的花瓣。跑出了很远,季民雅的眼泪忽然喷薄而出。

     夜色凉薄,她脚下的路湿滑又模糊。雨渐渐大起来,斑驳的雨点砸向她,凉意浸透了全身。深一脚浅一脚,她跌跌撞撞地跑进了t大,又摸索着跑到了信息楼下。

     整个学校都陷在雨幕中,夜色倾覆,几欲崩塌。

     她摇摇晃晃地走向凉亭,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凉亭。她目光涣散地走进凉亭,一张雨帘将她与外面的暴雨隔绝开来。

     然后凉亭里空无一人,唯有隐约的秽气,暗示着不久前曾有人来过这里。

     季民雅嚎啕出声,雨声隆隆,将她的哭声,撕裂在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