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女孩
    大概是真的被伤害到了,夏海洋抱着小孩在草丛里哭的撕心裂肺,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几个小伙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才好,纷纷坐在他旁边想要安慰。

     班柔臻眼尖的看到小海被吓了一跳,想要逃走的样子,她还没来得及提醒,就眼睁睁地看着小海离开,看着夏海洋伤心的模样,班柔臻抿唇,最终没有说出来。

     旁边的宓思曼严肃着一张猫脸,实际上她好想笑,咩哈哈哈……

     “老婆,你说夏海洋的爸爸妈妈是不是很过分啊?”班柔臻给宓思曼顺毛,不知道为什么,她也开始担心起自家老婆会偷偷溜走,所以她一边讨好的给宓思曼挠下巴,一边用手圈住宓思曼。

     宓思曼:……还真当她傻了?班仆人手放在哪里她又不是不知道!

     不过班仆人对她还算不错,只要不扯她毛,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于是宓思曼装作没有看到班柔臻的动作,甚至抬起爪子拍了拍班柔臻的大腿,轻轻地喵了一声。

     阳光被大树的枝桠剪碎成斑点的细碎光芒洒下来,班柔臻弯了弯如漆黑点墨的眼睛,形状姣好的鼻尖被一抹阳光晒着,略微有些滑稽,却因班柔臻年龄小,还透着一点童趣。

     睫毛卷翘又疏散,从宓思曼的角度看过去,对方就像是个限量版的可爱bjd娃娃。

     嗯……是加厚版的bjd娃娃,对方穿的衣服很厚。

     小海跑了,宓思曼就是其中唯一的一只猫咪,她这么一叫,就算声音再小也会被人注意到,何况她这声音还不算小。其他几个小孩见了也不觉得有什么,顶多脑子里会出现个想法——啊,班柔臻和她家老婆关系真好。

     这样的想法,夏海洋当然也有,于是他哭的更惨了。

     孩子没了,就连老婆也跑了!还有比他更惨的吗?!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再怎么哭嚎也没用。大家陪夏海洋在外面待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班柔臻担心宓思曼在这里看夏海洋哭会觉得无聊,所以早就带着宓思曼去散步了,夏海洋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干嚎的声音更大了。

     班柔臻不担心宓思曼会跑,因为宓思曼从买回来以后,几乎就没怎么捣乱,有时候宓妈觉得拘着宓思曼不太好,有时候也会把她放出去。宓思曼再怎么宅,到了新环境还是会好奇的。

     万一以后走丢了……好歹还能记个路什么的。

     这片老小区时间很长了,因为靠近市中心的缘故,所以想要拆迁估计得等很久以后去了。穿过几条街就有两个小学,至于初高中她还没看到,倒是挨着小学没多远的另外几条街人流挺多的。

     宓思曼没来过c市,她出生在一个三线城市g市,比起这些一二线城市,她的家乡也就算是个山清水秀,十分具有人文关怀,甚至每年还会出一些活动,算是华国的一大旅游景点吧。

     不过,这也意味着……c市离g市很远,没穿过来之前,她从没来过这里,甚至没出过g市,除了……大学考到了b市以外。

     脚下还有一层雪,猫爪子踏在上面怪冷的,班柔臻担心她冻坏,把她抱在怀里,“老婆乖,柔臻抱着你。”

     为了充分取悦宓思曼,班柔臻还带她去看了被冰住的小湖,湖面已经结成冰,班柔臻蹲下-身,将宓思曼的身体放低,想让宓思曼能看到湖底。

     “老婆你快看。”

     宓思曼睁大猫眼,啥也没看清,觉得有些没意思,刚准备勾住班柔臻的衣服向上爬,以此表达自己不想看的意思,就听到班柔臻有些叹气的说:“如果我能听懂老婆在说什么就好了,我真担心,有一天我会像夏海洋那样,妻离子散……”

     宓思曼:=皿=妻离子散什么鬼!!脑洞不要太大好吗?!夏海洋他妈明显是在骗他啊!!……噢,对,班爸班妈也在骗班仆人她自己,凸!

     “老婆你看!”

     宓思曼死猫眼的看过去,就见到小湖冰面下有几条白色鱼尾游过,似乎还翻了个身的样子,那优哉游哉的模样让人觉得它们现在似乎十分愉快。

     也许是变成喵星人后的本能,宓思曼的爪子动了动,下一秒,她就像是森林中潜伏的王者,矫健、流畅的身姿跃然而起,从班柔臻的怀里飞快地扑出,只留下一道残影。

     那种捕猎的姿态,像极了动物世界里赵忠祥口里介绍的草原猎豹、狞猫猞猁等等,她眼中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让水中的鱼儿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它们四散逃开,殊不知,已经被宓思曼给牢牢锁定了。

     伴随着班柔臻的惊呼,宓思曼……黏……在了冰面上。

     黏住的宓·生无可恋·悲愤欲绝·思曼:……

     从小生长在南方的宓思曼从来不知道,原来肉垫踩在湖面上也会被黏住!!!

     “老婆!老婆!老婆你怎么样了!”班柔臻焦急的站在岸边,她试图去拽宓思曼。

     宓思曼被班柔臻的力道拽得觉得四只肉垫都疼了,估计真要被班柔臻这力道拽起来,肉皮都得掉下去吧……于是她毫不迟疑地开始凄厉惨叫起来!

     这样惨绝人寰的叫声顿时吸引了过来的路人,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有人在虐待小动物,结果走过来就看到——一个小孩子正焦急地围在一直站在湖泊冰面上的猫,那只猫站在上面一动不动,小孩急的眼泪都快掉了。

     这一幕实在没什么好笑的,甚至让路人有些心疼,她走上前刚想安慰小孩,就看到对方冲着她张嘴嚎起来。

     “大姐姐拜托你帮帮我老婆……呜呜……她、她好可怜……呜呜……”班柔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那可怜的小模样……路人差点笑出声来,又听到对方把一只猫喊做自己老婆,她差点就憋不住了。

     抱着自身的善意,她没有笑出来,而是揉揉班柔臻毛茸茸的脑袋,“先别着急,我这里刚好有温水。”

     班柔臻稍微放下心来,可还是在嚎,旁边的宓思曼恨不得拿爪子捂住自己的脸,真是太丢人了。

     “可、可是她怎么会粘在上面呢?呜呜……”

     路人温柔笑了笑,将自己的保温杯拿出来,将盖子拧开,“猫猫的爪子很暖和啊,这个冰面太冷了,所以被冻住了。来,你把猫咪抱住,我会把热水倒下去,对猫咪来说这个温度会比较高。”

     班柔臻听到她这么说,擦了擦眼泪,然后抱住宓思曼,嘴里还在自责,“都怪我不好……”

     宓思曼:……对,都是你的错!

     热水倒在冰面上,很快与宓思曼的爪子相遇。没几秒宓思曼的爪子终于可以挪开了,她四只肉垫都快被冻得没了感觉,连忙整只猫都缩进班柔臻的怀里,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

     班柔臻大眼睛里满是心疼,欲哭无泪地望着路人,可怜巴巴地说,“谢谢大姐姐。”

     “没事,我见过你啊,我们同一栋楼,我在六楼,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啊。”路人笑眯眯地说,还说了自己叫支恩如。

     班柔臻目送支恩如离开后,她突然抬手掐住宓思曼的后颈的软肉,整张脸突然变得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有一点点肃杀的感觉。班柔臻另外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宓思曼的毛,只听到她阴测测地说——

     “老婆乖,你可千万不能喜欢上任何人,知道吗?”

     宓思曼:=皿=!什么情况?这是小孩子突然黑化转病娇了吗?喂,这剧情发展的也太快了吧!!

     宓思曼面无表情一张猫脸,班柔臻摸了两把,表情又恢复正常,又是那个蠢蠢的小孩子模样,仿佛刚才宓思曼听到、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宓思曼:=皿=!所以这不仅是黑化转病娇,还特么会精分是吗?!!!这特么还是一个五岁小孩吗?!该不会是被穿了吧!

     她仔细回想了刚刚的那一幕,怎么也想不透到底是哪里触发了班柔臻的敏感神经。

     班柔臻也猜不到她在想什么,直接带着她回去了。

     一个月后,本来以为可能只是单纯路人的支恩如,原来是班柔臻所在的幼儿园大班的老师。

     班柔臻看到支恩如的瞬间,小脸上的笑容垮掉了,她抓了抓怀里的宓思曼,声音冷飕飕地说,“老婆,还记得一个月前我跟你说的话吗?你要是敢喜欢上别人……”

     宓·好想去死·思曼:她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班仆人阴晴不定的性格了,所以……班仆人一定是被穿了吧?嗯?

     这个时候报道队伍刚好轮到班柔臻了,班柔臻上前扬起小脸对着支恩如笑眯眯地打招呼,“老师好,我是班柔臻。”

     旁边的仲佳人推了推眼镜,凉凉地对着身边的小伙伴说道:“看来柔臻是把新老师当成假想敌了。”

     宓思曼:=皿=!等等,什么叫假想敌?所以班仆人突然黑化完全是因为把这个幼儿园老师当成了假想敌吗?!什么鬼啊!掀桌,班仆人不会真的喜欢上了她吧?!他喵的她现在是只猫好吗!!简直禽-兽啊!!连一只喵都不放过!!

     ……还有,为什么她一直没想明白的事这群小孩先明白了?!这几个真的是五岁小孩子吗?嗯?!

     对,其余五个小孩子跟班柔臻在同一个班级上!

     夏海洋噘嘴没说话,他家小海对他爱理不理的,他想,小海一定是怪他没有保护好他俩的孩子。

     禹子琳和尚冉早就偷偷摸摸结伴去玩了,旁边剪着短发的小腾抬起下巴,有些高傲地说,“班柔臻也太没自信了。”

     班柔臻哼了一声,“这叫防患于未来。”

     宓思曼:……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