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洗澡
    支老师拿了个湿巾纸把脸擦了擦,打开门对班柔臻温温柔柔笑了笑,“班同学来找小九吗?”

     听到“小九”两个字,班柔臻本来看着宓思曼的目光移到了支老师脸上,看到对方脸上不太明显的猫爪印,她笑了起来,一派天真无邪,声音脆脆地说:“是啊,吃完饭小九就跑了,我跟小伙伴们一起去外面找她,都没找到呢。”

     支老师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刚刚出门放垃圾,就看到小九了,就抱进来待了一会儿,不知道你们在找它,刚想说把它送回去呢。”

     班柔臻脸上笑容不变,眼神却变了,她一字一顿慢慢道:“待了一会儿?”

     “是啊,”支老师完全没察觉到,“大概六七点的样子吧,还给它吃了一点其他食物,没关系吧?”说到这里她有些担忧了,有些猫咪肠胃比较脆弱,她这样喂也不知道好不好。

     班柔臻嘴角笑意加深,“支老师还给她吃了东西?”

     “嗯,看样子好像还挺喜欢的。”支老师笑了笑,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挺有信心的。

     “哦……小九一般不吃外面的东西。”班柔臻淡淡说道,语气里还带着一丝苦恼。

     宓思曼:qaq她什么时候表现过她不喜欢吃别人给的东西?!虽然……她的确是没有吃过,可班柔臻这样淡淡语气说这样的话让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吗?”支老师有些疑惑,她当时喂班九的时候,对方可是没有一点反抗的想法啊,她还想说什么就被班柔臻给打断了。

     班柔臻肯定地点头,“对了,支老师还喂了她什么?”

     “呃,没喂什么了,就是逗它玩了一会儿。”支老师不太确定地说。

     班柔臻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确定支老师的话,正当支老师有些不安的时候,她突然扬起笑脸,“支老师也知道,都快半年了小九还是这么小,所以我才会比较担心,毕竟越小的动物,肠胃就越娇贵。”

     支老师松了口气,也不觉得被冒犯了,“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给它喂其他的了。”她心中暗暗下了决定,以后最多摸摸毛就够了,万一这小不点出点什么情况,按照班柔臻对猫咪的喜爱程度,肯定会很伤心的。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对待班柔臻一点都不像是对待一个普通小孩的态度。

     “小九,过来。”班柔臻张开双手,蹲下-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宓思曼。

     支老师没想太多,直接弯腰双手掐着宓思曼的前肢提起,想要递到班柔臻的怀里。

     宓思曼下意识的就张开四肢扒住了支老师的整张脸,当然她也没敢伸爪子,完全处于本能地抱住了支老师的脸。

     宓思曼:qaq不要把我丢给班仆人啊!!

     支老师毫无防备地被猫毛糊了一脸,别说,这毛还挺舒服的……她想要将猫拉开,小猫的力道远不如一个人的力量大,想要拉开轻而易举,只是对方抱得太“死”,她实在“拉”不开……

     “班九。”

     宓思曼:!!

     班柔臻淡淡地喊了一声,宓思曼整只猫都快吓尿了,这才松开。支老师不情不愿地把抱递给了班柔臻。

     班柔臻:“老师,我就先下去了,拜拜。”

     支老师回以笑脸:“拜拜,小九拜拜。”

     宓思曼:……

     “小九,给老师说拜拜。”班柔臻像个小大人一样叮嘱宓思曼,宓思曼抬起左爪敷衍地挥了挥,然后就在支老师惊奇地目光下被班柔臻抱下楼。

     下楼刚好遇见从外面回来的禹子琳一群人,禹子琳看到班柔臻怀里的宓思曼,问了句哪儿找到的。

     班柔臻说是楼上支老师家找到的。

     站在后面的夏海洋眼神顿时变了,他看着班柔臻,“你得好好管管她,不然等她长大了,性格会更野,像这样随便跑到别人家,你要好好教育她。”

     宓思曼:凸!!!!!蛇精病吧这货!

     仲佳人也点头,她一边将枪塞进腰带里,一边责备地对宓思曼说,“下次不要再乱跑了,我们找你都找了好久,我这把枪要是被我上司看到,会直接没收的,知道吗?”

     禹子琳捅了捅尚冉,“上司?”

     尚冉小声道:“就是佳人的爸妈。”

     “那枪……”

     “是真的。”

     听到了这段对话的宓思曼:……为什么她有一种这群人都是蛇精病的感觉?是错觉吗?

     “我会的,谢谢你们今天帮我。”班柔臻一脸认真严肃。

     宓思曼:到底是我不正常,还是这群人不正常?

     众人准备散伙,各自回家的时候,禹子琳突然又冒了句,“明天有一件事要一起商量下,就是关于我们大家的帮名。”

     帮名??

     “好歹我们有六个人,可以成立一个帮派了。”

     “喵?”是我听错了吗?

     众人点头,“对,必须得有个正经帮派名字。”

     宓思曼: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的地方,一群六岁小屁孩要成立一个帮派??

     “班九还是挺支持你的事业嘛,”禹子琳看着一脸懵逼的班九,拍了拍班柔臻的肩膀,老怀大慰,“虽然是任性了点,但心还是向着你的。”

     宓思曼:呵呵

     回了家,班妈问了句作业做完了吗,班柔臻嗯了一声,就道:“小九在外面滚了一圈,我去给她洗洗。”

     “不是才洗过吗?怎么又脏了?洗过澡晚上就不要带它出去了。”班妈叮嘱一声,就回了房间。

     班柔臻提着宓思曼去了卫生间。

     直到卫生间的门关上的那一刻,宓思曼心里暗道一声,来了!

     怎么说好歹她也是一名大学生,怎么能怕一个六岁小孩呢?

     班柔臻将她提进来以后,一句话没说,直接打开花洒往宓思曼身上浇水,将毛打湿后,挤了宠物香波揉在宓思曼身上,然后开始尽职尽责地给宓思曼刷毛。她拿的小刷子,一下一下给宓思曼全身都刷了一遍。

     再用清水洗掉,两次以后她才用宠物毛巾将没什么裹住,再用吹风将毛吹的蓬松又柔软。

     班柔臻将宓思曼抱在怀里,她深深地吸了一下宓思曼身上的香味,好一会儿,她才抬起脑袋,弯了弯眼睛,勾起小小的弧度,“终于没有别人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