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剖析
    “你这孩子怎么一回事啊!拜什么师拜什么师!要是我跟你妈再来晚一点,你是不是还要跟着你师父上山啊!”

     “你竟然还把家里的……给偷偷带出来了!”仲妈看到老头手里的枪吓了一大跳,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到外人手里?她连忙一把抢过来,然后再表达个歉意的笑容。

     老头不满了,一旦他生气起来,那面容就有些凶神恶煞,“你这家长怎么回事?人家虽是个小丫头片子,可你也不能不尊重她的选择!”

     仲妈典型的粗神经,却也隐约觉察出老头的身份可能不一般,她压下心中的怒火,好声好气的解释了老半天。

     老头站在一旁老神在在,旁边的仲佳人看的眼睛都亮了,她妈在家里可是说一不二的,她这还没捂热乎的师父竟然能让她妈吃瘪!这样的情形,再次坚定了仲佳人要跟着老头学本领的决心。

     仲爸仲妈原先没想着来找仲佳人的,他们是发现家里的真枪不见了!原先放着枪的位置正放着把假枪,仿佛在嘲笑他们敷衍女儿的行为一样。两人连忙从家里赶出来,刚好碰到匆忙找他俩的邻居,等听完邻居的话,两人都快急疯了!

     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老头等仲妈说完了,这才呵呵一笑,明显的皮笑肉不笑,他当着仲爸仲妈的面抬手揉了揉仲佳人毛茸茸的脑袋,笑眯眯地说了句:“佳儿乖,师父明天来接你放学。”

     开玩笑,几个小孩子堵他就算了,大人凑什么热闹?还想他给面子?做梦还差不多!

     仲爸仲妈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老头却不等他们再说什么,先走了一步。

     明明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走起路来却虎虎生风,没一会儿就不见了背影。

     仲妈盯着老头消失的地方皱紧了眉头,与仲爸交流了几个眼神,这才带着几个小孩回家,一路上小朋友多,仲爸仲妈不好意思对仲佳人动手。

     几个小伙伴之间却是心里有灵犀,他们知道等会儿仲佳人肯定会倒霉。

     夏海洋悄悄拉了拉萧腾的袖子,小声地说,“刚刚那把枪……是真的?”

     萧腾点点头,“所以仲叔叔仲阿姨才会找过来。”

     禹子琳:“仲叔叔仲阿姨给佳人买的枪跟真枪挺像的,刚刚看到那把枪,我还以为是上次他们买的假枪。”

     尚冉:“仿真的吧?那也应该挺沉的。”

     夏海洋摸摸鼻子,“真可惜,我一直以为是假的,都没摸过。”

     尚冉:“……小心被仲叔叔仲阿姨听见。”

     仲佳人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小伙伴,心里知道回去肯定是免不了一轮男女混合双打了,随即她又想到什么,十分灵动的转了转眼珠,不停向小伙伴们示意。心里面却在叹息,自己刚刚拜的师父太不负责了,竟然都不帮她求个情再走。

     眼见到了家,仲妈给仲爸递了个眼神,仲爸心里了然,他哈哈笑着让几个小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那番火烧眉毛的样子。

     班柔臻跟在后面,宓思曼牢牢地坐在她的肩膀上,还好她现在体型不大,坐在班柔臻肩膀上还挺萌挺可爱的。听到仲爸这么说,她的视线朝仲佳人看过去,只看到仲佳人使眼色使的眼睛都快抽筋了,又瞧见周围一圈小伙伴干巴巴望着仲爸考虑着该怎么挽留的样子,班柔臻心里哀叹一声,感觉以后团队的智商担当只能靠她了。

     她扬起小脸,脸上出现标志性人畜无害的笑容,“仲叔叔仲阿姨,我们跟佳人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商量,暂时就不陪你们了。”说完,不等仲爸仲妈的反应,她直接转身就朝外面走了,仲佳人很快反应过来,刺溜就跟在班柔臻身后也跑了。

     剩下五个小孩,眼珠一转,乖巧的道了声别就也跟着离开了。仲爸仲妈阻止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

     宓思曼:……高,实在是高!大拇指赞一个

     六个小孩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院子那里的一个凉亭子,大冷天的坐在那里怪冷的,宓思曼缩在班柔臻怀里,听他们讲如何帮助仲佳人逃脱晚上的“加餐”。

     几个小孩没有立刻提出对策,反而是不断指责仲佳人没有把枪是真的这件事告诉他们。

     仲佳人伸手顶了顶无镜片眼镜,眼神略显犀利,“我要是提前说了,怎么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众人:……是啊,出其不意的效果倒是出来了,后果你倒是没勇气承担了。

     仲佳人话锋一转,“不过是我没考虑清楚,当时我应该把假枪放到抽屉里的,不然不会被发现的这么快。”她才带了一次,还没用过呢。

     众人讨伐完仲佳人,就开始商量怎么帮对方避免晚上的遭遇。班柔臻坐的位置稍远一点,她将宓思曼放在自己的腿上,眼睛注视着宓思曼,似乎想要从宓思曼的目光中看出点什么,她嘴唇动了动,声音比较小,其余五个人讨论的音量完全将她的声音给压下去。

     “你是不是,觉得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很幼稚。”

     注意,这是个陈述句,宓思曼心里有种不太妙的感觉,她觉得眼前这货又要精分了!!有谁见过一个人类对一只猫讲话的?!——虽然这货经常干这种事,加上对方的目光也有些吓人,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你,多余的情绪一点都不肯泄露,宓思曼整只猫都僵硬住了!

     班柔臻被宓思曼的这个举动给取悦了,她勾起嘴唇,肉嘟嘟萌哒哒的脸上隐约泄露出笑意,她满是趣味地盯着宓思曼,然后一点一点将自己行为告诉了宓思曼……这只猫。

     声音软糯糯的,就像是在撒娇一样,可内容一点都不可爱也不让人感到温暖好吗!!!

     班柔臻从遇到老头那里开始讲,比如,班柔臻其实从一开始就看出老头是个成分很复杂的人物,她当时说的那句破绽百出的话,就是为了降低对方的防备而已。

     宓思曼:=皿=太、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班柔臻如果表现的太过完美,对方不会觉得她是天才,反而会起疑心,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孩怎么会表现出成年人才有的淡定气魄呢?反而是露出一点点破绽,才会让人觉得正常。

     “大人在小孩面前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好像他们无所不知一样,所以刚刚在楼梯间,我才会那样‘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因为他们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甚至会拿出‘大人的气派’原谅我们的不懂事,而且,我这样的举动会愉悦到他们,因为他们就是爱看我们的‘笑话’。”

     宓思曼:=皿=好、好有道理,她竟然无法反驳。

     班柔臻说到这里,她笑了下,显得可爱又稚嫩,“应该就跟老婆你一样,大家总以为你什么都不懂,实际上……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得出来,你什么都懂。”

     宓思曼:妖怪!!!这货绝壁是妖怪!!!

     班柔臻:“老婆别怕,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说着,她双手捧住已经整只僵硬住的宓思曼的脸,嘟起嘴亲了亲宓思曼的鼻头。

     宓思曼:流氓衮开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