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30.31
    “嘿,你还真把猫抓过来了啊!”

     宓思曼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这么说,刚刚她被捂得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一阵窒息感,等她重新回过神来,就闻到一股尿骚味,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在厕所里,面前还有几张脸凑在面前,其中有个熟人——周其。

     看到是周其,宓思曼松了一口气,随即心又被提起来了,虽然不是什么虐猫狂,可小孩子也不能忽视,光是对方摸猫的手法就不对,那手劲大的能把毛给拽下来。

     其余几个小学生看着不太眼熟,不知道跟班柔臻他们一个班的。

     宓思曼翻身试图站起来,结果刚爬起来就觉得四爪痛得厉害,她软软地“喵”了一声,围着她的几个小学生眼睛睁得大大的。

     反正猫都抓过来,直接上手摸,一群小孩伸出手就去拽宓思曼身上的猫,还有人好奇地扯了扯宓思曼的胡须,宓思曼忍了忍没有叫出声来,她现在感觉浑身都没力气,而这群小孩子力气又大,疼地眼泪都出来了。

     “上次我让班柔臻把猫借我玩会儿,死活不肯借,哼,这次我就不把猫还给她了,急死她!”周其恶狠狠道,大概是想起了上次给老师打小报告结果被冤枉的事,“不过得把猫藏好了。”

     “藏哪儿啊?这儿又没笼子。”

     “玩会儿就把猫还回去吧,不然班柔臻告诉老师怎么办?”

     “怕什么?班柔臻肯定不敢跟老师说,学校规定了不准人带动物到学校,”周其看了看手上被猫抓的痕迹,皱起眉毛,眼睛里全是厌恶,“这猫真讨厌。”

     “其实……也挺可爱的。”其中一人一边说着,一边上手给宓思曼顺毛。

     宓思曼可怜巴巴地躺在一件衣服上,爪子软趴趴的,跟断了一样,身上的毛被揉的乱糟糟的,还被拽下去不少毛,眼睛都睁不开,看上去像是要死了一样。有人不安道:“它这个样子是不是要死了啊?如果被班柔臻知道,万一她告家长怎么办?……要不,我们把它扔了吧?”

     厕所旁边就是学校围墙了,直接把猫给朝那边一扔就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还没死呢,怕什么?”周其说着,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我们先给它洗个澡呗?”

     现在都十月下旬了,天气冷的都要穿三件衣服,这学校只有冷水,这猫看着这么小一只,真拿去用冷水“洗一洗”,不死都要去半条命了。

     有人犹豫起来,拉了拉周其袖子,“算了,一只猫而已……”

     “猫又怎么了?你们还是不是兄弟了?不跟我一起就算了!”周其生气地喊了几声,抬手抓住宓思曼的后颈肉,大概还是因为之前被宓思曼抓了的缘故,他提着宓思曼放在水槽里,拧开水龙头,冷水哗啦啦地泼了下来,不到一两秒的时间,就把宓思曼淋透。

     蓬松的猫毛贴在宓思曼的身体上,没了蓬松的毛遮挡,宓思曼就变成了一只瘦巴巴的小猫,冷水还在往下流,狠狠砸在宓思曼的身上,冷的宓思曼直打哆嗦,她还以为,这群小孩摸够了就会把她放回去。

     眼看着面前几个男声哈哈笑起来的模样,她知道……今天肯定没那么容易就过去,她想了想,干脆慢慢躺倒在水槽里,叫也不叫——虽然前面也没叫,故意做出虚弱的样子,冷水不断往身上淌,而且水没有马上流向下水道,反而是在水槽的凹陷处汇聚成“小溪”,宓思曼就相当于是泡在冷水里一样。

     好在没有淹过鼻子,不然宓思曼就装不成了,她只觉得脑子一阵迷糊,浑身冷地她像是下一秒就死掉。

     “这猫是不是死了啊?”

     “不会吧?”

     周其跟其余几人对视一眼,他咽了咽口水,“李亮,你去摸摸看?”

     李亮立马叫出声来,“凭什么我去啊!要去你去,说要抓猫的是你,洗澡的也是你,你自己去!”

     周其没办法,硬着头皮去摸了一把,一手的水,心里估摸着可能死了吧。不过,摸了之后他就没那么害怕了,毕竟这就是只猫,又不是人,周其心想着,就算被班柔臻发现了,她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我去把猫扔外面去。”他让人找了个蓝色的塑料袋子,伸手将宓思曼从水槽里提溜出来放进去,提了提,觉得还有点沉。

     几个人走到围墙旁边,还另外让两个人望风,周其将袋子转了几圈增加力度,然后猛地一撒手,口袋没能飞出去,发出“砰”的一声,直接装在了围墙上。其他人看到哈哈笑出声来,嘲笑周其没用。

     宓思曼就想不了那么多了,刚刚那么一撞,撞地脑袋都要炸了,一口血硬是涌上喉头,咬咬牙才没有叫出来。又冷又疼,冷风飕飕,脑子跟浆糊一样,什么也思考不了。

     周其开玩笑一样踢了旁边人几脚,然后才上前捡起地上的袋子,重新甩了起来,瞄准高度后撒手,袋子顺顺利利地扔了出去。

     围墙后面是一条小巷子,地是水泥地,可小巷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宓思曼被扔过去,撞到了另一边住宅的墙上,然后再一弹掉在地上的。被这么一通折腾,宓思曼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她什么都思考不了,对外界却能隐隐约约听到什么,甚至能听到那几个小学生的欢呼——为周其把她扔出学校,然后还感受到有人骑着自行车碾过她身上,察觉到碾到东西,那人停下车看了眼,以为是宓思曼是只耗子,骂了一句“晦气”又走了。

     之后又遇到几个人或踩到或踢到她,宓思曼没办法,挣扎着爬到路边的一个角落躲起来,也不出口袋了,就缩在里面躺着,她现在就冷的要命,估计出去,浑身湿冷再被风一吹,也别想活啦。

     宓思曼一边躺着,一边想,重生成猫,好歹过上了不愁吃喝的日子,只是偶尔需要担心下自己的节操,谁会想到变成只猫都这么凶险?也是之前日子过的太舒坦了,忘记了这世界还有不少虐猫虐狗的人。

     周其的这群同学,大部分都是外班和高年级的,只有李亮跟他一个年级,他跟李亮对好口供,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回了教室,这会儿班柔臻和她几个同伴竟然都不在。周其眼睛里流露出疑惑的神色,李亮也是一头雾水的。

     班里女生不是很多,周其和李亮是同桌,也是因此,两人才会玩的比较好。还没弄清班柔臻几个人怎么不在班里,就听到前座两人在说话,正好说到班柔臻身上。

     周其前面的女生转过头来,看着两人,“班柔臻的猫丢了,你们知道吗?他们现在在外面找呢,都快找疯了。”

     周其嘴角不可控制的上扬起来,他笑了下,“活该!”旁边李亮拉了一把他,他皱了皱眉,“我说错了吗?谁让她不肯把猫借给我玩的?我说活该,就是活该!”

     刚好这个时候班柔臻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来,仲佳人嘴里还说着安慰的话,“……别太担心了,说不定班九自己先回去了呢?”

     班柔臻抿唇,朝周其看过来,明显是听到了周其的话。

     周其被班柔臻看的愣了愣,毕竟弄死了对方的猫,还是有些心虚的,随即又想到,对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于是听了挺胸膛,“看我干什么?找不着猫?活该!”

     没料到,班柔臻只是皱了皱眉,什么话都没说就回了座位上,手里还拿着一件外套,这是之前裹着宓思曼的那件外套。

     “哼,要我说,这种土猫哪儿都买得到,一点都不值钱,送我我都不稀罕。”见班柔臻没有理,周其气焰更嚣张了,一脸鄙夷地贬低宓思曼。

     前面的程娇生气了,埋怨了一句,“你怎么能这样啊?还有没有爱心啊!”

     周其也火了,冷嘲热讽道:“说不定早就死了呢!”

     班柔臻听到,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凳子被掀翻倒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她扭头看着周其,直接将两人中间的凳子桌子全部掀开。因为找不到宓思曼,她心里憋得闷火,偏偏周其还在旁边不停挑衅。

     周其被班柔臻盯得发慌,想到对方是女生也没什么好怕的,也跟着站起来,站在原地等着。班柔臻快走到周其面前,她拿起根凳子就朝周其砸了过去,周其也不会就这么等着被砸,他抬手握住凳子,用力甩开,也跟着拿各种书包文具盒凳子扔了过去。

     一喵堂成员见了,抄起旁边的东西跟着加入混战中,李亮看到,心想也不能让自家兄弟吃亏,顿时几个人打了起来。李亮前座江又劝了几句结果被误伤,也火了,加入混战。

     顿时,教室里一片混乱,有人去叫了老师,直到支恩如过来才把他们分开,因为马上要上课了,支恩如只能把人都叫过去,一连带走十来个人,全部罚着站在办公室外面——办公室里面窄,站不了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