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37.38.39
    支恩如看了眼叼着报纸的猫,最后又说:“算了,今天晚上你来我家吧,嗯……把你家小主人也带上吧。”

     然后就离开了,也没说晚上几点,宓思曼对着支恩如的背影呜咽了一声:那是我的仆人,才不是什么主人!

     将报纸拿给班爸,班爸夸了一句,过了一会儿就跟班妈去逛商场了,期间班妈询问还在赖床的班柔臻要不要去,班柔臻眼睛都没睁开地说了声不去,说要陪小九玩。

     班妈哼了一声,说:“是你自己想去吧!”

     班柔臻“嗯”了一声,班妈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去,最后和班爸出去了。没一会儿班柔臻就起床了,洗漱吃完饭就带着宓思曼出去玩了,依旧是一喵堂的几个人,几个人出去在外面街道旁买了几盒炮仗,手里还拿着一炷香,夏海洋看了眼,“我们去炸冰面吧?”

     萧敬腾斜斜地看了她一眼,“难得有个有趣的提议。”

     夏海洋蓦地脸红了下,随后恼羞成怒地嚷嚷:“我是唯一的一个男生,有趣不有趣当然是我说了算。”

     仲佳人瞟了他一眼,旁边小美人尚冉眨巴下眼睛,“哦”了一声,夏海洋顿时焉了。几个人去到上次的湖面,将上面雪扫开,隐约还能看到下面游动的鱼尾,宓思曼看的口水都憋不住了,她爪子上套着猫鞋,急不可耐地从班柔臻怀里跳下去,直接一扑扑到冰面上,因为猫鞋的缘故,她直接四肢滑开,大张着贴在冰面上。

     “小九真可爱。”尚冉感慨了一句。

     几人看到冰面,想了想又让夏海洋跑腿去买了“鱼雷”,点燃直接扔在水里也不会哑火,一只大小有拇指粗,也比一般的炮仗贵上几毛钱。

     等夏海洋买回来了,几个人找了个位置,拿石块在上面砸出个洞来,宓思曼靠近洞口,嘴唇碰了碰冰面,一阵冰凉,嘴唇都快给她洞紫了,干脆就扑在班柔臻怀里,准备暖一阵再去看。

     几个小孩先点燃一只然后连忙扔了进去,几秒之后就听见一阵闷响,洞口的水都溅起来了,然后就开始欢呼,嚷嚷着再扔几个。

     宓思曼全程围观,心想怎么那么无聊?有啥好玩的?

     几个人把一盒鱼雷放完,就跑去路边上吓人,一人拿着根香,将炮仗可以点燃的一面在香想嗞一下,然后猛地扔出去,仲佳人趁着众人没注意地情况扔了个在夏海洋脚底,炸响后,几人连忙散开,然后又报复回去。

     班柔臻将香凑到宓思曼面前,“你要玩会儿吗?”

     宓思曼:蠢货,她现在是只猫要怎么玩?

     班柔臻像是看出了她的窘境,建议道:“要不你叼着火炮,嗞完你就扔。”

     宓思曼:呵呵……深怕炸不到我嘴巴是吗?

     班柔臻轻笑出声,白皙的小脸蛋上带着一丝红霞,“那你咬着香?”

     宓思曼给了她一拳头。

     晚上吃完饭,宓思曼就往外面跑,班柔臻连忙将碗底最后一点饭刨完,抽了张纸随便抹了抹嘴,道:“我跟小九出去玩了!”

     班妈啧啧两声,“看这样子,我还以为小九是主子呢。”

     班爸咳嗽两声,心道:主子?你把她俩关系换成夫妻你就明白了。

     班柔臻跟在宓思曼身后,还以为宓思曼想要出去玩,结果看到宓思曼往楼上跑,脸色顿时沉下来,“你要上去找谁?”

     平时一喵堂的人要联系,就在楼下吼几声就可以了,平时有班柔臻在,宓思曼也用不着去叫。现在自家猫猫往楼上跑,想来想去也只有是去找支恩如了,如果是找其他人……那么班柔臻有必要想想,小九到底又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别人。

     宓思曼一脸黑线,“喵喵。”支恩如说有事找你来着。

     班柔臻怀疑地看过去,“是吗?”说完后也不再逼问了,直接带着宓思曼上楼了,恰巧禹子琳出门看见了,她随口一问,“去哪儿?”

     班柔臻指了指楼上,“支老师家。”

     “你要问老师问题?”禹子琳一脸奇怪,“你平常不是都不做作业的嘛?”

     班柔臻没有回答,禹子琳也没问,反正都是去玩,去哪儿都行。

     有了禹子琳这个大大咧咧的人在,本来班柔臻准备带着宓思曼单独去找老师的,结果上楼的这个过程倒是把一喵堂的人给聚齐了。当支恩如看到他们六个人的时候,表情瞬间僵滞,然后换上职业性微笑,“你们怎么一起来了?来看老师的吗?快进来吧。”

     禹子琳回答:“柔臻来请假寒假作业问题。”

     班柔臻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是吗?班同学真是……”很用功啊,支恩如把最后几个字吞掉了,她想起班柔臻常常不交作业的事了,期末考试还有几科都没几个,她按了按嘴角,“看来班同学是想要认真学习了,现在的课业也不是很难,寒假多复习还是能补上来的。”

     “嗯,谢谢老师。”班柔臻甜甜回答。

     支老师有些不自在了,她本来只是想跟猫咪倾诉一下来着,突然多了六个自己的学生,顿时有些尴尬,但她毕竟是老师,所以她尽量找话题,恰巧烤箱叮的一声响了,她连忙站起身来,“老师今天做了蔓越莓饼干,来尝尝吧。”

     尚冉小美人坐在沙发上,十分客气道:“谢谢老师。”

     支老师连忙摆手把饼干拿出来,圆形饼干上面放着几颗漂亮紫色的蔓越莓,她将盘子往前一递,禹子琳几个小孩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不客气地拿起来,吃了一块就夸赞说好吃。支老师放松了点。

     “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小九说老师您找我。”班柔臻瞅准时机问道。

     支老师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恰巧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这个时候来找她的……她心里“咯噔”一声,正想说点什么让班柔臻几个人赶紧离开,就看到门锁转动了几下,一道纤细人影走进来。

     支老师:=皿=!

     “支老师,您不是说做了蔓越莓饼干要给我尝尝吗?”对方身上穿着居家服,一头长发披散下来,表情有些懒散,眼睛略有些迷离地盯着支恩如。

     “咳,饼干……”支老师支支吾吾,六个脑袋加一个猫头齐齐看向她,脸顿时红成一片,“那个,你们出去玩吧?明天老师给你们做好吃的。”

     一喵堂脑子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有问题!

     “这些都是老师的学生?”蔡珂毓问。

     支老师满脸尴尬地把一喵堂的人送走,宓思曼被抱着,她朝后面看了眼,发现支老师和蔡同学靠的很近,支老师整个人像是被蔡同学给抱住了。

     “你们……觉不觉得,支老师和蔡姐姐有点奇怪?”禹子琳一脸严肃道。

     宓思曼:……你这是想八卦吧!

     班柔臻摸了摸宓思曼脑袋,“别去管。”如果宓思曼没在的话,也许她会感到好奇。

     几个小孩下来,又在外面逗留了一阵才回家。

     第二天,几个小孩就跟约好了一样去找支老师了,门敲响以后没有马上打开,几个人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了一阵乱乱的声响,好一会儿,蔡同学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回了自己房间,身上还是昨天的那一身。

     她出门的时候还朝几人抬了抬手,“哈喽,同学们,今天支老师不适合长时间的劳累,注意分寸哦。”

     宓思曼一阵惊吓,什么情况?!是她想的那样吗!蔡同学把支老师给“吃”了?我勒个去!真的假的?

     支老师脸颊绯红,神色慌张,她将蔡珂毓推了出去,然后将一喵堂几个小孩迎进来,让大家坐在沙发上。蔡珂毓还杵在门口,正当支老师要关门的时候,她一手撑在门上,另一只手一伸,将支老师揽进怀里,嘴凑在支老师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声,这才笑眯眯地离开。

     宓思曼将自己脑袋埋在沙发缝隙里,她刚刚隐约好像看见……蔡珂毓兜里揣着的是……一条内裤。

     刚开始她只是觉得眼熟,然后才想起她曾经在支老师阳台上看到过那条内裤。

     所以,为什么蔡同学要把支老师的一条内裤带走?为什么蔡同学说完话以后,支老师脸更红了?

     宓思曼: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小。

     旁边尚冉小声道:“为什么支老师和蔡姐姐说话靠那么近?”其实她想问的是,为什么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怪怪的。

     禹子琳想了下,捅了捅班柔臻,“你觉不觉得她俩怪怪的?”

     班柔臻点头,“小九都羞的脑袋都埋下去了。”

     仲佳人却在旁边嗅了嗅,嘀咕道:“怎么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关好门朝客厅走来的支老师听见,身子一僵,真是要命了,昨天两人在一起都忘记整理床单被子什么的了!她嗅了嗅,心道:不会真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