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秘密
    陆敏之在食堂门口等苏青桐,没事站着看了一会,又发现了几个像苏青桐一样肤白貌美长发及腰的穿学袍学生,难道他们也是女扮男装?不过看他们和一起的同学勾肩搭背的大方模样,又有些不像。会稽书院怎么这么多娘受?

     没等多久,陆敏之听到一声呼,就看到苏青桐跑过来了。看他跑路的模样,也不像是大家闺秀的扭捏小碎步模样,倒是迈开大步跑得甚是豪放,这又让陆敏之有些“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安能辩我是雌雄”的感觉。

     “学敏兄,你先去食堂占个位,我去打饭!”苏青桐人还没到就老远喊了起来。

     “我去占位,你怎么知道我坐在哪里?”陆敏之答。

     “放心,我找得到你的,食堂又不是什么大海。”苏青桐边跑边喊道。

     会稽书院的食堂不是很大,大概能容得下一千多人,陆敏之走进进去,只觉一片安静,基本听不到什么喧哗。经书中讲究“食不言,寝不语”,这里大家倒是比较遵守。而且,食堂里好像没凳子椅子,只有一张张的长桌案,大家都是饭盘放在桌案上,跪坐在案旁的席子上伏案吃饭。食堂的端头还有一个隔间,那里面好像有凳子,不过那里似乎是专门留给书院的教授、督导、教习吃饭用的。

     席已基本坐满,陆敏之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才找到一张空席,一张席可以坐两个人,陆敏之自己坐了一边,又把学服放到另一边上,算是占位了,也不知这样合不合规矩。后来没位的只有等先来的吃完,或是跪坐在一张大席上端着盘子吃了。

     陆敏之占了席位,一会儿就看到苏青桐端着两个盘子走过来了。盘子是陶的,上面分了几个菜饭隔间。两个盘其中一盘只有一些青菜,然后一点笋干和萝卜条,另一盘除了青菜笋干花生米萝卜条之外,还有几块红烧肉。苏青桐把那个有红烧肉的盘给了陆敏之。

     大家吃饭时都专心吃饭不说话,苏青桐也一样,只是他吃饭的模样倒是很秀气,小口小口的慢慢吃,用筷子夹菜扒饭的时候也不用筷子碰到嘴。和他一比,旁边一个同学的吃相简直就是狼吞虎咽了。陆敏之也陪他慢慢吃,只是那几块红烧肉,陆敏之虽然不喜欢吃肥肉,现在也只得狼吞下去了。同学们吃饭都吃得很干净,基本不留什么剩饭菜,那样被路过的督导教习看见了是要被拉去教训一番的。

     吃完了交还了盘子,陆敏之和苏青桐和走出食堂门口,向书院东南角一个花坛走去,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白衣身影。那花坛里有两株木芙蓉,正开得凌霜傲风,姹紫嫣红。那白影身影似在那里赏花,正是苏探花苏慕白。

     苏慕白赏着花,回头看着走过来的陆敏之和苏青桐两眼,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苏青桐白了苏慕白两眼:“看什么看,不认识了么?我身上没银子了,请客都请不起,借我一点银子。“

     苏慕白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了苏青桐:“省着点花,三个月之内都只能给你这张了。”陆敏之一晃眼,看到那银票上似写有壹百两的字样。

     苏青桐接过银票收好后,还想问些什么,苏慕白早已说一声你们好好玩我先走了就转而而去,也不管苏青桐在他身后如何用眼瞪他。

     陆敏之看到这里,似乎已明白些什么了,苏青桐估计就是苏慕白的妹妹了。哥哥一下就给妹妹一百两银子的零花钱,也真是够大方的啊!

     “苏探花是你哥?”陆敏之好奇地问。

     “嗯。”苏青桐点点头,“其实他本是我堂哥,九岁的时候被我大伯过继给了我爹,不过我当他亲哥一样的。我哥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很别扭很气人,又经常神秘兮兮让人不明不白的!”

     “学敏兄你说我哥那人傻不傻?”一边赏着花,苏青桐又忽然问了陆敏之一个问题。

     “不傻啊,他要是傻能十八岁就考上进士,中了探花郎?”陆敏之答。天下读书人不下百万,但每三年才录取三百多个进士,自古以来三十岁中进士都算是年轻的了。要说苏探花傻陆敏之也不敢苟同。

     “但是我听好多人议论都说他有些傻啊!”苏青桐弯下一枝芙蓉,隔近深嗅。

     “世俗之见,何必在意。”陆敏之不以为然道。

     “嘻嘻,你这话倒有些像他的口气。”苏青桐嗅着花,向陆敏之轻轻一笑,笑颜简直比芙蓉花更娇美,让陆敏之一时都看的有些呆了。

     “我觉得我哥也不傻,只是有些别扭。本来我爹是不想让他科举的,考个秀才就行,然后一心一意去打理我们家的生意,但他就是要别扭地考了举人和进士。然后你说那个皇帝吧,多年好色不上朝,别的大臣阁老都从不劝谏的,他偏偏要别扭地去直言谏诤,被皇帝打了大板子。幸亏他从小习武的,不然那板子不将他屁股打开花才怪。现在辞官不做了,爹爹要他去我们总商号做大掌柜,他却又别扭地说要先去书院教两年书……学敏兄你说他这个人是不是别扭?”

     “我还跟你讲一件他别扭的事,说起来简直太气人了。不过你可要替我保密,不要说出去。我看我哥今天亲自带你来找斋长许夫子,又送学服给你,我知道他跟你关系不错才跟你说这些的,不然我都不会跟学敏兄你讲的……”

     ……

     陆敏之听着苏青桐跟他讲他哥苏慕白的八卦,虽然也听得津津有味,但也是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其实陆敏之更关心的是苏青桐说他哥从小习武的那句话。自己不正要找个师父教武艺刀法么,不知苏慕白的武艺有多高,看能不能找个机会跟他讨教一下。然后陆敏之隐约感觉苏青桐他家的生意做得很大,什么总商号大掌柜的,要一个进士去专心打理,肯定不止几个连锁书店这么简单。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信息是,苏慕白是九岁时大伯儿子过继过来的,那时苏青桐虚岁应该也有三岁了吧。为什么有了苏青桐还要过继大伯的儿子,只有一个理由,苏青桐是女孩。想到这一层,再看到苏青桐那青丝长发,那般玉雪肌肤秀气貌美,陆敏之现在已基本确定苏青桐是借苏慕白之力女扮男装混进会稽书院的了。

     不过,这个秘密在苏青桐亲口对自己明说之前,陆敏之是不想戳穿她的。戳穿了可能让她难堪,或者从此她就要疏远自己了。不如就现在这样朦朦胧胧装糊涂,说不定还可以拍拍肩牵下小手什么的。

     苏青桐有关他哥的八卦终于说话,离下午课还有些时间,正要跟陆敏之去书院各处走走欣赏一下风景时,前面来了三个学生,拦住了去路,看样子是其他堂的学生。

     其中的中间一个,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颇为人高马大。他头插玉簪,腰系玉带,一副二世祖的吊儿郎当模样。另外两个站在他身边,一脸讨好谄媚为虎作伥的狗腿模样。苏青桐看到那三个人,皱了皱眉,转身就要往另一个方向走路,却又被拦住。

     “青桐兄,这么巧啊,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见了本世子好像害怕要躲似的,本世子又不是老虎有什么好怕的!”中间那个玉带少年拦住苏青桐笑嘻嘻的一脸纨绔模样。

     陆敏之见他口称本世子,又见他和张煜长得有几分相似,猜测他就是越王府的大公子了。会稽书院怎么这样的纨绔也收进来?他来这里到底是读书还是玩玩的?

     “张炜世子,我跟你一点都不熟好么?我要去哪儿干嘛要告诉你,请你不要挡我的路。”苏青桐冷哼了一声。

     “青桐兄,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世子不过仰慕你的才学琴艺,跟你探讨一下诗歌礼乐而已,你何必这样生气拒人千里之外的。”狗腿甲在一旁帮忙助攻。

     “子曰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世子明天下午要举办一个文会,诚邀青桐兄大驾光临为嘉宾,世子这番盛意青桐兄难道也不给面子?”狗腿乙也不甘落后。

     张炜双手抱胸,双眼盯着苏青桐看着,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一晃眼看到一旁陆敏之,也狠狠打量了几下,然后摸了摸下巴:“青桐同学,你旁边这位是谁,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眼光不赖哦,这小子的俊秀模样也仅比你差一点而已,不过你们两秀弱在一起不大好吧。”

     看到张炜那样的目光,又听了他这句话,陆敏之也大概明白了,这张炜并没有发现苏青桐女扮男装的秘密,他似乎有娈童爱好。

     都被注意到了,陆敏之想再藏几手多观察一下也不行了,走上前两步对着张炜道:“张世子,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还要去书斋上课,请你不要拦路打扰。”

     张炜看到陆敏之这样不冷不热,不卑不亢的模样,怔了一下后,摸了摸下巴道:“哈哈不错,有个性,你们两个都不错,本世子就是喜欢这样有个性的。”

     一旁的狗腿甲却有些气不忿了,怒道:“世子,他敢跟你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话,明显是不将你放在眼里,世子你太好脾气了。”

     张炜听了这话,又摸着下巴看向陆敏之道:“呵呵,是吗,他们说我脾气太好了,你怎么看?”

     这个纨绔,虽然有些讨厌,但现在也还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陆敏之毕竟也有些顾忌他的家世背景,自己势单力薄不宜与他结仇。但至少也得给几分厉害他看,让他也顾忌几分。

     想到这里,看到花坛边有一块大石头,又看到有七八个同学向这边走了过来,陆敏之目力极好,认出其中有两个就是宋运新和沈乐平,陆敏之就有了主意。

     “世子,我们来打个赌如何?那里有块大石头,我若不能一脚将其踢开,就随你处罚,我若能一脚踢开,你就从此不要再纠缠苏青桐如何?”陆敏之指着那块大石头,大声对张炜说道。

     张炜看向那块大石头,大概有三百多斤,不说一脚踢开,就让他自己俯身双手去搬,也未必能搬动。陆敏之看起来也不过十二岁的秀弱模样,他能一脚踢开,太痴人说梦了吧。

     而他,又岂知陆敏之五岁就能搬动一百斤石头的神力?现在已十岁,每年力气都在增加,又不间断勤练箭术腰腿力,现在五百斤石头都可以搬起没问题了。

     不仅张炜觉得不可能,就是苏青桐听了这话,也有些睁大眼睛了。

     围观过来的宋运新以及其他几个同学也都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只有沈乐平,看起来还是那样一贯的镇定淡然。

     “好,这个赌,本世子跟你打了。”张炜看见有人围了过来,他若不敢赌,让他的威名又如何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