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回
    “醒醒啊!”

     又来了,噩梦又来了.幻影若影若现,恶魔一般的耳语不时响起,弄得他快疯了.

     “醒醒!起来啦,听规夫人讲鬼故事了.”

     咦,看来不是幻觉?他脱离睡梦,迷惘的睁开眼,这才注意到房间里有不少的人,傻傻的发了半响的呆.“操!逗我呢?就算是讲什么鬼故事...为什么要跑到我的房间来讲?”

     “哈哈!人多才有气氛.”

     镇长附和,“对!年轻人就是要少睡觉,多劳作,多听故事.”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这个来自远北的异国姑娘.

     “鬼扯.”他似乎察觉到了某种的眼光,警戒的把身子缩在被子里.“我头有点晕,让我再睡一会.”

     纱璃将汤递到他身边,同时吹了几口,“规夫人替你熬了汤,她说你发烧了.来,喝吧.喝完再睡,好好调理.”

     “是吗?”云渺怪不好意思的,浑身不适,接过汤药.

     沮先生也在,他无奈的笑.“男人永远不懂女人.”感觉的出来,他也是被拉来的.

     “不要自作聪明,男人.”覃素馨不乐意.

     “不要自以为是,女人.”沮先生颇有意味的看着她.

     云渺笑了,“别闹,别闹!女人、男人.都是一家人.”说完又耸耸肩,很快进行了总结,“哈哈.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鬼扯什么.”

     “撒什么谎,一看你就是在瞎起哄.”瘸子正抽着烟杆子,木质的拐杖就放在右手边一旁.他这才注意到全屋弥漫着烟味.

     咦!等等!这声音...为什么瘸子也在这里.

     “芰音!这便是你不懂了.龙兄所言其实颇有道理.”说话的人躺在黑糊糊的阴影中.慢慢的道来.

     咦!等等!苍天啊!『黑眼圈』这伙人也在.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大家的关系已经如此融洽了?我睡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纱璃朝他们撅起来嘴.“别吵啦!”她满心期待地对规夫人起哄,“姐姐!讲嘛!讲嘛!”

     他仔细一看周围,黑大汉、瘦子、瘸子.还有几个眼熟的,唯独...没有灰春.

     原来如此,一切都是因为这小姑娘吗?太快了!他忽然觉得,纱璃非常的厉害.但仔细一想的确如此,善交际、直率的性格、极富亲和力的魅力.再加上这化敌为友的非凡能力.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规夫人刚开口.

     云渺笑了笑,“事实证明,只要是个故事,都发生在...很久以前.”

     “而且很容易和妖魔鬼怪扯上关系.”沮先生接道.

     瘸子接下,“魑魅魍魉,莫能逢之.”

     纱璃看了云渺一眼.“你别捣乱啦.”她的双眼仿如含笑,又继续对规夫人讲道,“继续嘛!”

     规夫人轻笑,“还是让云兄弟来吧.”

     “夫人,你这是在讲冷笑话吗?”云渺干笑一声.“哈哈!不错的玩笑.”接着他闷咳一声,“我讲完了.”

     ...

     “到我了?”规夫人态度坚决.“那便劳烦大家安静了.”

     原本有些嬉闹房间突然变得十分宁静,而宁静一直都是阴谋.

     纱璃怪笑着吹灭灯芯.

     黑暗中只有轻微的摩擦和宁谐亦或沉重的呼吸声,烟味依旧.

     女性恬静的声音像是月光下的湖水.

     沃野千里,山道险塞,绝峰山饶,云雾缠绵,天阴同时下雨.

     那是西境·曲折地一带.

     年少的乩童,逃离牢笼.他冒雨奔走,看见前方有一所破庙.庙门紧闭.因为太冷.他走到了门口,敲门高喊.却没有回应.他发现庙门未关,于是便推开了庙门.走了进去.他下意识的提高了嗓门.仍是没有回应.庙内灯光昏暗.而脏兮兮的帘子后面似乎有什么模糊不清的东西.他走近,却发现有什么东西猛地冒了来,他看见一个面目丑陋,身体萎缩瘦小的地穴人.已经掉光了所有的牙齿.压着他的身子,撕开他的衣物,贪婪的舐舔着他的湿露身子.并将活蹦乱跳的老鼠塞入他的嘴巴.玷污杀害了他.

     “然后呢?”沮先生的声音十分生硬.看来即使同床如他没听过这个故事.

     规夫人看着他的丈夫,微微笑道,“地穴人受到惩罚.”

     “恶行一定会受到公理的制裁?”镇长缓缓地道,“天日昭昭.”

     “不,原因不是这个.别忘了他是神灵附身的乩童.翌日夜晚,地穴人依旧在等过往的旅客,却等到了噩梦.乩童又来了,这是他死去的亡魂,他戴着面具,四肢因为水肿胀大,肌肤宛如白璧.衣物很是肥大,因为他将巨大的尾巴藏在衣服里.他不顾地穴人的求饶.将左手握成拳头,插进地穴人的嘴巴....”她顿了顿,没有继续讲下去.“乩童化身为仇恨,每当有这等不公他便会再执行他的复仇.”

     灯芯再次发光.紧张与沉默延续.

     “讲得不错.”瘸子鼓掌,“出处是?”

     他身边的人插嘴,“黑段子哪里来的什么出处.”那家伙是叫尹昌吧?

     规夫人略有笑容,“大概是听我出生西境·群峰地的老奶娘讲的.”

     大概?听到这云渺放起了迷糊.不过没人在意,他也就没有多加理财.

     这时沮先生干笑着离开了房间.

     纱璃似乎没了兴致,“好啦好啦!散啦!散啦!”她拍拍手,“夜深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散场了,

     但覃素馨的眼光依旧未曾离开,“那个沮先生...让我不舒服.”她的语调变得知性.“不知道为什么,他注视着我们的同时,我总感觉他的眼光里可能隐藏着什么意欲.”

     “姐姐,你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因为他打了孩子他娘?”

     云渺又笑了,“嗯.粗壮的女人、漂亮的男人,有趣,真有趣.二者之间一定有不得不说的故事.”

     “你怎能这么讲?”覃素馨指着他的额头,泛着莫名的笑容.“找死吗?”

     “嗯!死了.”云渺倒在床上,拉动被袄,将自己裹在其中.“睡觉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