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回
    冬日苍茫的天际,玄黄色的山峦,弥漫雾气的山林小镇街道两边稀稀拉拉几个杂货铺.

     老者停下了脚步,“那位...你们便叫他沮先生吧.我是的亲侄子,这所老宅很大,容得下你们,你们几位就暂住在这吧.等祭典一过,我随时可以带你们离开.”他激动的握着恩人的手.惹得覃素馨颇不自在.

     云渺环顾四周,这所大院的围墙都是一色青砖砌起,好气派!

     那位先生含笑点头.“舅舅,这几位是你的客人吗?”

     “这可是我的恩人,你可要好生招待.”

     纱璃在前,一声惊呼,“天呐!真是...太漂亮啦...”

     云渺在后,摇摇头,“太明显了!你难道就不能自然一点吗?”

     嗯?男人漂亮?云渺不太明白,他顺着目光看了过去,直到他仔细见得那人的面容,才足以让他大吃一惊.那种美貌,绝对是他从未见过的.不,或者说.一个男人能长得一副女人的美貌.的确是他从未见过的.

     沮先生走近,迷惑地微笑,“姑娘真是有趣,若比起漂亮我又哪里及得上姑娘.”

     纱璃发出了轻铃般的笑容.

     ——别蠢了!他只是客套.

     云渺管住了嘴巴继续看着,站在一旁那位大概便是他的夫人吧?呵呵...也是个十足的美人,唇若桃瓣,比纱璃还要高挑一点,丰满的体态,穿着一声合身的黑色服饰.像是水味十足的桃蜜,有着这个年龄独特的艳嫩.

     当湿雾浓重,云渺正想着呢.却瞧见那位夫人朝着他微笑点头.出于礼貌,云渺便回了礼.

     来到房间,他放好包袱,轻松的躺在床上.

     纱璃却不知何时冒了出来,“走!村长要带我们去镇里逛逛,大家一起去泡热水潭啦!”

     云渺耸耸肩:“抱歉,我累了.可不要算上我哦!”

     纱璃靠了过来,“为什么啦?至少去看看啦?”

     “捕猎的弓、耕田的牛...对农民而言也不过只是劳作的工具.”云渺只想着在繁忙之中偷闲,好好休息.

     纱璃一声叹息,不做声响.

     “哈.”他笑了,“你没听懂?是不是?哈哈!!你听不懂!”

     “但即使这样,大家也都是为此而努力.不是吗?”覃素馨给了云渺一个意味深长的凝视,“一个人就算没有优点也要活下去.”

     ——扯淡.

     “这个我认同.”云渺一直以为,她不是那种会谈理哲论的女人.看来是错了...不过可惜,想要教育的对象是他.这种言论对自己来说,也只是谈在嘴上.云渺猜想自己也能一下子讲出许多哲论,隔上一天也就忘得精光了.

     “哎!”纱璃没了兴致,踢了下门槛,“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啦?”

     “容我想想.”他想了想,忽然发现那个对身边事物都充满期待的男孩,不知何时转了个弯,变成如今这幅颓废模样.

     他还在想着,纱璃的话又来了,“这几天接触下来,我感觉你似乎不太喜欢说话.”

     云渺吸吸鼻子,“我装作冷漠,是生怕别人觉得我不够冷酷.”不,其实是你的废话太多了.

     “我有一个朋友,他和你一样不喜欢说话啦.”

     “是吗?”这……好像不关我的事……

     她的神情变得奇特,“对.和你相比,他比较英俊.不过你比他有趣的多啦.”

     “呵呵.”我又没见过他,这关我屁事!

     “哦!不对啦.光启族的木又寸人天生就比较高大英俊.我一直觉得他们特别神秘,踪迹难寻.在帝国的古老的故事里他们总是在海岸的另一边,过着美丽、长生、欢笑的生活...曾经文明非常辉煌.”

     “对,曾经优势的族种.”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最终,他拗不过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受不了她在房间里断断续续的讲话.他妥协了,还是跟着他们去了.

     天空同乌暗,带着一丝寒意.光影被无声淹没,白色的雾潮让万物陷入模糊的朦胧.街道上不时有人走过,但感觉却异常平静.和躺在雨中没什么区别!

     然后...云渺已经死死地泡在淡绿色的热泉里了.

     狭小的后院像是寂静的花园.湿气迷目,高大枯干的树影依稀可见.

     热泉...的确舒服...

     在此之前,

     那个和蔼的镇长一直在和女老板勃勃兴致的寒暄.还是自己搬凳子的那般亲切...

     他一直沉寂在热泉的一角.将金砂色的浴巾覆在胸口,尽量不让胸口触到热水.周围有人,但他试着不去注意.也不与众人之间发生言语.

     不得不承认,比起有人作伴,无人相识实在是有点寂寞.

     ...

     ......

     他已经泡得不大舒服了.『啧.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是不是该走了?』

     ...

     ......

     他有些受不了了.『该死的,怎么还没有人过来叫我走?』

     ...

     ......

     身上起皱了.『在等一等!在等一等!会来的,他们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

     ......

     他站了起来,却依旧捂住着胸口的浴巾.

     ——已经...被丢弃了吗?唉,回去吧.

     ——可我住哪啊?

     他躲在角落里,迅速穿上衣物,再慢吞吞的上了个如厕.因为怕那胸前的浴巾会沾上什么东西,又趁着空闲将其洗洗.接着在前厅坐了一会.顺便饮了一杯热茶.

     难喝,太热,不解渴.真不懂茶有什么好喝的!他如是点评.

     他刚要离去.等等!云渺猛地想了起来,『麻烦了...我不认得路啊!来的时候是老头子带路,这会没人该怎么办?』

     这时,他绕开过道上一身酒气的醉鬼,注意到了一个人,正无神的看着他,早先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那家伙,一直慵懒地坐在门边,直至现在仍是这幅模样.

     那人头发秃了大半.只有两鬓的灰发和和后脑的长发一齐梳在脑后.未留胡须,肩膀宽阔,似乎是跛子,因为木质的拐杖就放在右手边一旁.

     云渺皱着眉头走了过去,“额...大哥!你有看见我的恋人吗?”话一说完,云渺就觉得自己应该补充一下内容,“就是那个之前和我一起来的异国人,漂亮点的、黄头发的.”

     该死的瘸子一幅臭不要脸的样子.“撒什么谎,一看你就知道没有恋人,而且是二十多年都来没有恋人.”

     云渺瞪大眼睛,“你是什么意思!?咦?为什么你会连我的年龄都知道?好吧!其实那个女孩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啊,唉,说来也丢人!她有病.她居然喜欢女人.我的父母告诉我,在事态变得更严重之前,我一定不能让她错下去.”

     “撒什么谎,一看你的衰样就知道你全家都死得早.”

     “你为什么会知道啊?为什么你全都知道啊!”云渺咬着下唇,“其实...”他骂了一句,“算了!我编不下去了!”

     “撒什么谎,一看你的这副样子就知道你还想让我接下去!你还想和我玩下去!”

     这时候,那个女孩出现了.

     “嘿!小鸟!你所说的那个漂亮女孩是我吗?哥哥?用你的们的话说,还是该叫孩儿他爹?搞得我都分不清楚啦!”

     覃素馨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打趣道:“什么孩儿他爹?叫官人或者相公..”

     云渺对着覃素馨笑,“孩儿,来,磕头见过这位大哥.”

     与此同时,云渺注意到瘸子直愣愣的看着纱璃,看起来颇有些错愕.

     也难怪!她现在看起来的确迷人——她的美貌秀美绝伦,湿漉漉的头发和浅浅的笑容无不散发着青春的活力,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她的脸.她真的好年轻,不,不对,是年轻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