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风一样的男子
    和往常一样,过了晚上十点,店里几乎就没什么客人了。

     胡小乐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拉过来一张板凳,坐在前厅的门口望着门外发呆,他没想到余小美会不辞而别,甚至去哪个城市也没告诉自己。

     或许她已经下定决心,努力尝试着忘掉身边的一切吧。

     再三犹豫之后,胡小乐还是硬着头皮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说余小美辞职不干了,可老板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根本就打不通。

     胡小乐眼皮一耷拉,冷笑了两下,既然你喜欢玩神秘,那就别怪兄弟我不厚道了。

     这么想着,胡小乐拉下卷帘门,返回男澡堂,准备简单收拾一下,好提前下班,可是当他吹着口哨看到趴在搓澡台上的白发苍苍的干瘦老头时,“妈呀”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珠子和舌头差点儿跟着拖鞋一起飞出去。

     “爷爷,你谁啊?咱不带这么吓人的好吗?”脸色煞白的胡小乐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确定那老头不是什么孤魂野鬼,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说来奇怪,每当夜幕降临他的月光感知会变的十分敏锐,即便不主动激活,遇到危险也会被动触发,可是趴在搓澡台上的白头发老头儿,不光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了进来,还脱光了衣服爬上了搓澡台,似乎已经等候自己多时了,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老头私密处竟然飘着一朵祥云,让胡小乐顿时感慨万分,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比马赛克更神秘的东西。

     “大师,别说话,快……先给老夫搓两下。”白发老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拂尘。

     胡小乐一脸错愕,惊讶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心中更是万分震惊,暗道这间澡堂难道连同三界?先是嫦娥仙子,后是财神的坐骑金蟾蜍,这回倒好,居然太上老君这种等级的神仙都找上门来了?

     “呃……爷爷,您是用澡巾还是毛巾?”胡小乐打着软腿,微笑着问道,生怕太上老君一个不满意,把自己扔进丹炉当柴火给烧了。

     “随便!”太上老君说着拂尘一扫,心中暗道倘若你真能搓掉我身上的霉运,治好老夫的失眠,我让你顿顿吃仙丹。想到这里,太上老君大袖一挥,取出几个玉瓶,随手抛给了胡小乐。

     胡小乐接过玉瓶,打眼扫了几下上面的名字,顿时热泪盈眶,没想到太上老君出手如此阔绰,这回狗熊那王八蛋有救了。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胡小乐围着太上老君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正准备用力的搓下去,就被太上老君闪电般的一脚踢中胸口,当胡小乐反应过来,自己的脊背已经重重摔在天花板上,然后以少儿不宜的镜头扑向太上老君。

     “不好意思,你刚才站的位置实在太帅,我就忍不住踹了一脚,大师,你还好吧?”

     太上老君充满歉意的声音传入耳中,胡小乐才惊慌失措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正悬停在太上老君上方,顿时又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似乎感受到这个位置有些尴尬,胡小乐提议能不能先把他放下来,万一被别的客人发现他被仙力定在半空中,只怕一时半会儿是解释不清楚了。

     “放心,在我出现的这段时间里,你只属于我,别的客人是不会看到你的。”太上老君笑的十分灿烂,要知道在仙界预约胡小乐搓澡可是要排队的。

     听到这样的解释,胡小乐顿时有些懵逼,万一老板在这段时间来了怎么办?如果他看不到自己,岂不是会怀疑自己旷工?

     别看太上老君仙风道骨,瘦骨嶙峋的,胡小乐冒着被踢的危险,足足给他搓了一个小时,他才意犹未尽的选择了离开。

     送走了太上老君,胡小乐拿着仙丹激动的连夜又跑了趟医院。

     狗熊见胡小乐冲进病房,翻了个身假装睡觉,显然还在为白天的事儿生胡小乐的气。

     “狗熊,别装睡了,赶紧的起来,我有好东西给你。”胡小乐掏出玉瓶在狗熊面前晃了晃。

     林闯眼皮一耷拉,没好气的说道:“可别告诉我,你在地摊上买到古董了。”

     “别废话,赶快把这丹药吃了,没准能治好你的双腿。”胡小乐拨开瓶塞,顿时丹香四溢,可是他把玉瓶送到林闯面前,却被一把推开了。

     “小乐,别闹了,医生都跟我说了,想让我的双腿恢复知觉,唯一的办法就是手术!!”林闯的眼眶有些发红,因为医生还说,即便手术,成功的概率也不到十分之一,一旦手术失败,则意味着他后半辈子都无法离开那该死的轮椅。

     “狗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这可是太上老君亲手炼制的仙丹。”胡小乐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可是不等他解释,林闯就抢走了他手中的几个玉瓶,一股脑的把丹药全都吃了下去。

     “这下你满意了吗?还太上老君亲手炼制的仙丹,你几岁小孩吗?江湖郎中这样的鬼话你也相信?”林闯说到这里,突然口吐白沫,两眼一翻昏了过去,胡小乐惊慌失措下,忙掐林闯的人中,心想太上老君不可能欺骗自己,一定是狗熊一次性服用丹药的计量太大了。

     砰!

     林闯妈推开病房的门见到这一幕后,手中的暖水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尖叫着跑到护士站叫大夫去了,林闯再次被推进了抢救室。

     “小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去打开水的时候,闯儿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这孩子就……”林闯妈坐如针毡,在抢救室的门口徘徊了无数趟后,老泪纵横声音沙哑着问道。

     胡小乐不知道怎么和林闯妈解释这件事情,只能安慰道:“阿姨,您别着急,林闯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儿的。”

     半小时后,抢救室的大门敞开,医生神色凝重的走了出来,对迎上来的胡小乐和林闯妈说道:“很奇怪,林闯的血糖浓度提升了400%,不过随着血糖浓度的下降,我们发现他双腿的筋骨发生距离的重组,甚至有些难以想象,他现在的双腿骨骼的韧性是正常人的七倍,不过还是恭喜你们,明天早上林闯的主治医生签字后,你们就可以办理出院了。”

     林闯妈没听明白:“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的儿子已经没救了吗?”

     医生微笑着摇了摇头:“不,阿姨,正相反,他的双腿已经恢复了健康。”

     听到林闯双腿恢复健康之后,胡小乐激动的差点儿跳起来,心想下次再见到太上老君,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他老人家。

     回到病房,狗熊高兴的非要请胡小乐出去大吃一顿,可是在没办理出院之前,没有主治医生的签字,狗熊根本走不出住院部的大门。

     “小乐,如果我以百米四秒的速度从病房跑到电梯门口,会不会被护士站的护士发现?”林闯一脸坏笑着问道。

     “百米四秒?”胡小乐摇了摇头,心想狗熊一定是兴奋过度了,这双腿才刚刚恢复知觉,他就百米四秒?

     胡小乐自然不会相信狗熊能跑出百米四秒的速度,可是弹射而出的林闯,掀起护士站上的几张A4表格,不等纸张落地,便出现在电梯口微笑着朝自己摆手时,胡小乐终于知道什么才叫做风一样的男子。

     从医院里逃出来后,两人找了家夜摊,点了几个小菜,一直喝到后半夜,两人才摇摇晃晃地翻墙跑回宿舍。

     舍友黎光和陈冬冬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起来,面对突然回来的林闯又惊又喜,尽管林闯瘫痪的消息并没有散播出去,但是瞒不住同住一个宿舍的舍友。

     “狗熊?你的腿……”黎光有些惊讶,可是随着林闯的一个酒嗝,踉跄倒地,他觉得困意瞬间笼罩全身,沉重的眼皮重新合在了一起,刚刚爬起的半个身躯,也软趴趴地倒回了床上。

     不光黎光如此,胡小乐和陈冬冬也随着林闯均匀的鼾声,同时昏睡了过去。